梦远书城 > 春野樱 > 红颜送行者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八


  区得静的大手揉抚着她柔软的娇躯,然后停留在那峰上的蓓蕾处,她的身体因此轻轻颤悸着,她无法形容这是什么感觉,只觉得脑袋像是被挖空了,什么都不能思考,他的身体像是一团烈灭,焚烧着她的身躯、她的神智。

  她在他身下不安的扭动着,嘴里不断逸出细碎的呻吟。原来被他爱着是如此幸福、欢愉且舒服的事。

  夏就赢有点生气,他居然为了那毫无意义的克妻之说,忍到现在才碰她,似是为了给他一点教训,她抬起双手勾住他的后颈,将自己的身子迎上了他。

  她相信,这会是个缠绵悱恻的夜晚。

  心情好,什么事都顺了。

  自从终于圆房后,区得静跟夏就赢的感情更加和谐甜蜜了。

  夏就赢的葬仪事业做得有声有色,区得静的新茶楼也客似云来,门庭若市。接下来,她将娘家的葬仪事业跟区家的布庄及茶楼做异业结合,在寿衣及供品方面釆客制化作业,满足特定族群。

  她又以区家女主人的身分接触一些富家或官家夫人及千金,鼓励她们行善,捐赠棺木或寿衣等物品帮助贫苦人家,当她们捐钱或捐棺后,她会开给她扪一张表扬状,持表扬状到茶楼或布庄消费,又享有折扣或小礼物。

  她也经常以福全及区家的名义,捐物施粥给那些孤寡残弱者。

  他们夫妻联手同心,互惠互利,不只赚饱了银子,也获得了好名声。

  原想着她的晦气会克到区得静,让他诸事不顺,没想到他们不只感情融洽,还事业兴隆,周适才急了。

  他一方面催着儿子跟媳妇多在区太夫人跟前奉承巴结,一方面则计划着将女儿嫁给富家之子柯霸,以巩固自己的地位及势力。

  柯霸是个不学无术,仗着家里有权势便嚣张跋扈的大少爷,跟邵三德也颇有交情。

  柯家财雄势大,虽不能与区家匹敌,但也是赤石城数一数二的富商,若能将女儿嫁给柯霸,定能拉拢岳家势力成为他来日另起炉灶的助力。

  于是,他私下去找了柯霸,试探之下,知道柯霸对刚满十七的女儿亦有兴趣,便兴匆匆的回家跟妻女说了这个好消息。

  “柯霸?”区碧岚眉头一蹙,“他是个粗鄙之人,听说还曾经在釆花楼打了一位不肯屈从他的姑娘,这种人……”

  “欸,你懂什么?釆花楼的那种姑娘能跟咱们女儿比吗?他对釆花楼的姑娘动粗,那是因为那里的姑娘本就低贱。”他一脸“你一个妇道人家懂什么”的表情,“要是慕曦,他一定会非常怜惜疼爱的“爹——”周慕曦哭丧着脸,幽怨地道:“女儿不要。”

  “自古哪个女子的婚事不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爹难道会害你,给你找个不好的人吗?”他态度强硬。

  周慕曦自小饱读诗书,又能抚琴作画,喜欢的是有学识涵养的文人,可是柯霸粗野无礼,她哪里肯屈就?再说,她早已有了心上人费东鹏。

  费东鹏出身书香门第,家境虽不富有,但一家三代都是清白的读书人。

  她跟他半年前在秋节的灯谜大会上认识,后来虽然只见了三次面,却对彼此都有好感,她早已打定主意在下次见他的时候,要大胆的请他到区府提亲,没想到父亲居然盘算着将她嫁给柯霸。

  “爹,我不喜欢柯霸。”她的眼眶泛着委屈的泪。

  “两个人只要生活在一起,有了孩子,自然就会产生感情。”周适才势在必行,哪里管得了女儿肯是不肯。

  “爹已经跟柯霸说了,他近日便会登门提亲。”

  区碧岚也觉得不妥,“孩子的爹,这事是不是要再考虑斟酌一下?”

  “好亲事是不能犹豫的,这事我作主,就这么定了。”

  周慕曦一听,哇的一声哭了出来。“爹,女儿恨你!”她掩着脸,哭着跑出去。

  周适才对着女儿的背影没好气地吼道:“恨?以后你会感激我的!”

  夏就赢急急忙忙小跑步,只想赶紧回到静轩。

  她答应过区得静今天会早点回府,结果临时来了一位委任人,又把她给泮住了。

  这要是在二十一世纪,她只消打个电话跟他说一声便好,只可惜在这儿什么都没有。

  穿过内院的花园,她忽地听见低泣声,她猛地停下脚步,四处张望,却没看见任何人,正以为自己是累到幻听之际,一抹纤细身影自梧桐树后飘了出来。

  要不是她胆子够大,还真会被吓死。

  “谁?”她喊了一声,看着应是个女子。“谁在那里?!”

  “是我……”树下女子幽幽的应了一声。

  虽然那声音显得哽咽沙哑,但夏就赢还是认出了声音的主人是周慕曦。

  “慕曦?”她走了过去,看见站在树下的周慕曦哭得梨花带雨,好生可怜,“你怎么了?”

  管不了等一下回到静轩是否会让区得静打屁股了,身为表嫂,她不能不关心一下。

  “表嫂,我、我……不想活了!”周慕曦说完又掩脸哭泣。

  “什么不想活了?”夏就赢眉心一蹙,搭着她的肩,“瞧你这小姑娘,动不动说什么不想活了,想活却活不成的人那么多,你还想着死?”

  “表嫂,你不知道……”周慕曦抽抽噎噎地道。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