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春野樱 > 红颜送行者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五


  区得静跟夏就赢赶至大花厅前的庭院,只见大家围着倒地的区太夫人,个个哭丧着脸,哀凄的声声叫唤——

  “娘……”

  “外袓母……”

  看到两人赶来,周适才破口大骂,“夏就赢,你果真是晦星,太夫人被你克死此话一出,大家都看着她,眼底有着嫌恶及惊惶,像是害怕她也会克到他们似的。

  “姑丈,休得胡说。”区得静沉声警告。

  夏就赢根本管不了别人怎么说她、怎么看她,她只想着一件事,就是把区太夫人救活,要是区太夫人真的死去,那她就真成了晦星了。

  “太夫人为什么会倒下?”她问赵瀞玉。“娘刚才突然脸色发白,按着胸口说疼,没一会儿便倒下了。”赵瀞玉颤抖着嗓音回道。

  夏就赢大胆推测区太夫人可能是心脏病发,大声喝道:“大家都让开!”接着她跪在区太夫人身侧,为区太夫人施行心肺复苏术。

  看见她奇怪的举动,大家惊惶不已。

  “你做什么?”

  “你快住手!你在对娘做什么?”

  区碧岚跟周适才惊慌的喊着,甚至想上前拉开她。

  区得静像是意识到什么,沉声一喝,“都不准动手,让赢儿做事!”

  区碧岚又急又气,“静儿,你怎能由着她?她这是……”

  “姑母,等着,冷静。”区得静眼底有着一抹坚定,他对夏就赢有十足的把握及信任。

  夏就赢完全不理会旁人的反应,她一次又一次的做着心肺复苏术,即使很累,即使几度觉得没希望了,却还是不愿放弃。

  约莫一刻钟的时间,区太夫人的胸口慢慢地又有了起伏。

  看见这一幕,所有人都傻了。

  “老天爷,太夫人活了……”

  “她居然把太夫人从鬼门关前救回来了?”

  “果然是去过阴曹地府的人,居然有把人从阴曹地府带回来的本事……”大家议论纷纷,窃窃私语,无不对夏就赢的“特异功能”感到惊叹。

  区太夫人慢慢的恢复意识,看到众人都围在身边,她一脸迷惘,虚弱地问道:“发……发生什么事了?”

  “娘,您刚才差点死了。”赵瀞玉脸上又是泪又是笑,“真是吓坏大家了。”

  “我……”区太夫人还没弄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外祖母,方才您突然昏倒,刹时便没了呼吸心跳……”周慕曦抹去焦急害怕的眼泪,笑道:“是夏姊姊把您救回来的。”

  区太夫人狐疑的看着夏就赢,“你“祖母,”区得静紧紧握着祖母的手,“没事了,大夫正在来的路上。”

  区太夫人难以置信的看着夏就赢,“真是你?”

  夏就赢蹙眉一笑,谦逊地道:“太夫人,没什么的,我只是会一点急救术罢了。”

  区太夫人脸上严肃的线条顿时柔和了,她慢慢的伸出手,轻轻拉着夏就赢的手夏就赢感到惊喜又困惑。

  区太夫人用慈爱又带着欢喜的眸光瞅着她,“你不是晦气,不是煞星,我向你道歉……”

  夏就赢心头一颤,眼眶瞬间湿热,她摇摇头,却说不出话来。

  区家正式向夏家提亲,夏就赢当然答应了婚事,不过她可是有条件的。

  她的条件不是要多少聘金,而是婚后要继续打理家业,直到弟弟有能力足以接管福全葬仪。

  区得静一口答应,区太夫人亦无意见。

  于是两个月后,夏就赢风风光光的嫁进区府,成了区得静的第三任妻子。

  新婚之夜,无人闹洞房,更没有听墙根的老嬷嬷。

  这已经不是区得静第一次成亲了,许多礼俗跟旧习他一概拒绝。

  夏就赢全无意见,她本来就是个简单的人,要是古代也能够登记结婚,她也懒得搞这些烦死人的繁文缛节。

  婚宴结束后,尽管外头仆婢们仍在忙着收拾,来来往往的还挺喧闹的,可静轩里却静得连一根针落地都听得见。

  夏就赢坐在床沿,区得静温柔的取下她的红盖头。

  她娇怯的看着他,心跳得厉害。她从来不知道,原来洞房花烛夜是这般对心脏造成负担的事。

  他再取下她的凤冠及霞帔,妥当的安放在一旁,然后坐到她身旁,温柔的牵过她的手。“很累吧?”

  “还行。”为了平复紧张的心情,夏就赢乱开玩笑,“你结了三次才累吧?”

  话一出口,她马上暗骂自己是猪头,懊恼得想捶自己脑袋两下。

  区得静不以为意的一笑,将她的手握得更紧。“这一切像作梦一样。”

  她疑惑的看着他。“梦?”

  “嗯,美梦,美得让人无法置信,也美得令人心惊害怕。”

  瞥见他眼底闪过的愁郁,她意识到他心惊害怕的是什么,她紧紧地反握住他的大手。

  “放心,你害怕的事都不会发生。”

  夏就赢嫣然一笑,抬手轻抚着他的脸,与他深情对望。

  她主动迎上自己的唇,给了他一记温柔又充满爱意的吻。

  区得静先是一顿,然后回应着她。

  她的吻温柔又细致,教他胸口喧腾不已,他化被动为主动,双臂紧紧环住她,热切的汲取着她口中的芬芳。

  他轻轻解开她的腰带,松开她的衣襟,褪下了她的外衣。

  她感到害羞不安,却一点都不忸怩,而是主动的拥抱他、抚摸他。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