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春野樱 > 红颜送行者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三


  张初笑叹一记,“世子真是折煞张某,若世子愿意相助,张某万分感激。

  “那好,咱们即刻带齐人马出发。

  “正有此意。”张初忽而想起一事看看齐浩天,再看看区得静,笑问道“区当家这件事,世子一直都知情吧今日来访,应也是……”

  齐浩天微微勾起唇打断道:“这事,咱们就心照不宣了。”

  张初微顿,与两人对上一眼,展眉而笑。

  张初在齐浩天及区得静的协助下,在金风客找逮到那三名醉得不省人事的盗匪,并顺利找到他们在离赤石城约十里路的小村里的巢穴,找回所有失物。

  张初带着遭劫贡品返回京城,并奏请圣上赐匾以奖励区家。

  皇上得知区家的新茶楼即将开幕,赐了两块黑底金字的贺匾给区得静,上头分别写着“骏丛肇兴”及“大业永昌”。

  贺匾送抵赤石城时,城官率区得静等人亲自接匾,并接下圣诏,此事成了赤石城民众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寻获贡品并逮到劫贡匪帮,区家立下功劳还得到御赐金箔匾额,此等彰功显名之事对区太夫人来说必然不是寻常事情。

  不说别的,这天下有哪家茶楼能高挂着圣上御赐的贺匾呢?冲着这两块匾而上门的客人可是络绎不绝啊!

  区家得以化险为夷,夏就赢是最为关键的人物,为此,区太夫人十分欢喜,对她的好感又增加了不少。

  她想,女儿说的对,夏就赢不是晦星,而是福星,而且是区家的福星。

  于是由她做东设宴,邀请夏就赢过府做客。夏就赢真是受宠若惊,想当初区太夫人发现她在区得静房里时,气得彷佛想拿扫帚把她打出去,如今她却成了区府的座上宾。

  那日她苦撑三天三夜赶出三件长褂,完成后便累得昏倒,再醒来时区得静已经出门,在床边照顾她的是潇湘苑的婢女迎春。

  迎春对她十分客气,还立刻去请来区太夫人。

  区太夫人对她其实并没有比较热情,但感觉得出来比往常都还要客气,区太夫人跟她道了谢,并说明区得静的去向,便差人驾车送她回家。

  她原以为也就是这样了,没想到接到了区太夫人的邀帖。

  这天掌灯时分,区府派来了马车,将夏就赢接往区府。

  她被迎进大花厅内,区家所有人都位列席中。

  夏就赢被安排坐在客座,与区得静正面相对着。

  区府众人有些拘谨,区太夫人不开口也没人说话。

  “传膳吧。”区太夫人吩咐道。

  “是!”管事答应一声,大伙儿全动了起来。

  绣户微启,湘帘半卷,那些仆婢们在门里门外来来往往穿梭着,他们手上托着银盘,将一盅一盅热气腾腾的山珍海味送上桌,然后大家便安安静静的用起膳来。

  这样的吃饭气氛让夏就赢好不习惯,想她在家里,她和黄娘、夏全赢围着那一张小方桌,虽然吃着粗茶淡饭,可三人有说有笑,好不欢乐,但是在区家,明明桌上摆着的是各式珍馐,可每个人都面无表情,好像是在吃毒饲料一样。

  夏就赢差点憋不住,想开口划破这让人如坐针毡的沉默,但又担心这么做会让区太夫人对她好不容易升起的微微好感又瞬间归零。

  就在她犹疑之际,两岁的周晁光放了一个连环屁,众人一怔,随即很有默契地看向坐在他身边的傅传玉。

  傅传玉一阵尴尬,连忙低声斥道:“晁光,你真没礼貌。”

  “娘,晁光忍不住。”周晁光委屈的瘪着小嘴。

  “今天有客人来,你实在失礼。”傅传玉说。

  周晁光小小的脸蛋一皱,眼见着就要哭出来了。

  见状,夏就赢将两只手放在桌下交握,用力将掌心中的空气挤压而出,发出噗的一声。

  大伙儿一愣,十几只眼睛瞬间全都看向她。

  夏就赢故作害羞地道:“不好意思,我也没能忍住……许是这些菜着太美味了。”

  正要哭出来的周晁光瞪大眼睛看着她她对他眨眼一笑,“别哭,排气是因为你身体健康,不是丢脸的事。”

  周晁光一听,眼泪收住了。

  突地,区得静忍不住笑了,比起放屁这件事不雅之事,他的笑更教所有人吃惊其实区府上下每个人都发现了一件事,那就是自从区得静遇上夏就赢后,从来不笑的他有了笑容。

  “祖母,还记得您先前因为不排气不打嗝,胃胀得难受吧?”他笑视着祖母。

  区太夫人先是一愣,然后木然的点头。

  “赢儿说的一点都没错。”区得静亳不避讳的在众人面前叫她赢儿,目的就是让所有人知道她在他心中有着相当重要的地位。“排气是健康的事,不必觉得丢脸。”接着他望向周晁光,“晁光身体健康,大家要觉得局兴才是。”

  原本因为儿子失礼而觉得尴尬懊恼的傅传玉,终于露出放心轻松的表情,她下意识的看向夏就赢,像是在感谢她为他们母子俩解围。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