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春野樱 > 红颜送行者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二


  “把她送到秋草阁的客房去吧。”她说。

  “是啊,静儿,你祖母说的对,夏姑娘可是未嫁的姑娘,就算日后要嫁进咱们区府,还是得按着规矩来。”赵瀞玉趁这机会帮了儿子一把。

  区太夫人一听,斜瞥了媳妇一记,嘴硬地道:“谁说要让她嫁进区府了?”紧接着她又看向孙子,催促道:“快把她送去歇着吧。”

  区得静感觉到祖母的态度已有所软化,心里很是欣喜。“孙儿明白。”

  城中,特使行馆。

  有人通报赤石城巨贾区得静求见,正在接待齐浩天的张初感到疑惑。

  “世子,你的身分特殊,恐怕要请你暂时……”

  “张大人,”齐浩天一笑,“我与区得静有点交情,见面无妨。”

  闻言,张初一怔,“你认识区得静“是的,我与他相识已有五年,偶尔经过赤石城便会拜访他。”齐浩天说道:“他突然求见张大人,看来是有要事,大人赶紧传他一见。”

  张初颔首,便要人传区得静入内。

  过了一会儿,外面传来喀啦喀啦的木轮滚动声,张初疑惑的望向厅口,只见一名身形伟岸、风釆翩翩的男子领着两名仆役,推着一辆板车到了厅外停下,车上摆了三只大木箱。

  “草民区得静参见张大人。”区得静恭谨一揖。

  “免礼。”张初看他见到齐浩天在场,脸上没有一丝讶异,不禁心想难道他早知齐浩天在此?他不动声色地问道:“区当家,本使初来乍到便听闻区当家大名,不知这当家今天前来所有何事?”

  “启禀大人,”区得静不疾不徐,不卑不亢,“草民前不久听闻有贡品遭劫,来自东瀛的贡品全数失踪,朝廷便派大人担任特使查办此事。”

  区得静是怎么知道的?不过张初很快就想到了答案,定是齐浩天告诉他的。

  “本官确实是为了遭劫的贡品来的。”张初说。

  “草民做的是买卖,经常经手及接触南北奇货及商贾,前两天,有三人到布庄兜售一批稀有罕见的织品及布疋,草民察觉有异,便将其买下。”

  张初眉心一拧,“这三人如今何在?”

  “张大人放心,草民担心他们就是劫走朝贡的匪徙,便拖住三人的脚步,将他们留在城中的金风客栈。”

  “你如何留住他们?”

  “草民表明还想多买点奇货,跟他们维持长期的买卖关系,这么一来就能以交朋友的理由款待他们。”区得静一笑,“草民包办他们在城中的食宿,又差人天天带他们到釆花楼花天酒地,稍早据差去盯稍的人回报,他们三人昨晚在釆花楼喝得烂醉,现下还在客栈里呼呼大睡。”

  张初听完,深深一笑。“区当家还真不简单。”

  “若这些真是贡品,那便是国家之事,草民只是尽棉薄之力罢了。”区得静再度一揖。

  “张大人,你手中可有东赢朝贡的清单?”一旁的齐浩天问道。

  “当然。”张初点点头。

  “要不大人先清点一下这些布疋数量是否符合?”齐浩天提议。

  “也是。”张初命人取来清单,打开三只装有布疋的箱子进行清点。

  清点过后,他发现织物少了三疋,却多出三件样式特殊、不曾见过的华丽衣裳“数量似乎有所出入。”张初说。

  “多了还是少了?”齐浩天问。

  “有多了,也有少了。”张初说道:“织物少了三疋,却多了三件衣物。”

  齐浩天上前,与区得静对上一眼,神情严肃地道:“张大人,东瀛与我朝有着全然不同的风土人文,会不会在他们的认知,三件衣物也算是织物?”

  张初的眉心微微一揪,“世子是说……”

  “这三件衣物瑰丽华美,看来不似寻常之物,织工及图版也与其他织物十分相近……”齐浩天摩挲着下巴,“不知究竟是何物件?”

  区得静神情自若地道:“张大人,就草民的了解,这三件衣物是和服外褂,是东瀛皇室或贵族女子所穿的衣物。”

  张初微顿,“想不到当家的如此多闻。”

  “不,草民并不懂。”区得静谦逊地道:“是草民认识的一位姑娘说的。”

  “噢?”张初一脸好奇,“真不知道是哪位姑娘如此博学?”

  “那位姑娘正是赤石城夏家的夏就赢姑娘。”区得静续道:“就是她告诉草民这些稀有布疋是为东瀛之物,例如这几正是鹤菱文样唐织,这三疋是花菱文样佐贺锦,这些是西阵织,而这些的图案则是用友禅染的方式染出来的”

  张初越听越惊奇,“想来这位姑娘的出身绝非一般,她府上是……”

  “启禀大人,夏姑娘家里做的是丧葬的行当。”区得静回道。

  张初一听,好一会儿说不出话来,而后他突然哈哈大笑,“有趣,真是有趣!”

  “张大人,”齐浩天提醒道:“既然已知那三人是盗匪,我们就赶紧赶到金风客栈擒住他们,直捣他们的藏身处,将这盗匪集团一网打尽。”

  “正是。”张初自嘲道:“瞧我多糊涂,都忘了正事了。”

  “大人哪里是糊涂,应是胸有成竹,十拿九稳,所以不慌不忙。”齐浩天吹捧道,“不知可有在下效力之处?”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