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春野樱 > 红颜送行者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一


  “是,就是她。”区得静目光凝沉的直视着祖母,语气和缓却又强势。“祖母,赢儿她现在正在帮区家远离这场风暴,希望祖母听孙儿一次劝,在她走出房门之前,都不要进静轩一步,也不要试图或冲动得去干扰她。”说罢,他旋身拉着周学贤走了出去。

  区太夫人一脸错愕,咀嚼着他刚才的那番话,也回想着他面上的神情,他是那么的认真、严肃且焊然。

  要是以前,她哪里管得了他说了什么,必定在他前脚一出潇湘苑,她便杀到静轩将那晦星撵走。

  可现在,她还坐在这儿。

  不只因为他的警告,也因为在她知道夏就赢的善举后,对她有了不一样的感受,再加上孙子刚才说她正在帮区家远离风暴,光听这句话,她便明白自己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

  “瀞玉。”她唤了媳妇一声。

  “是,娘。”赵瀞玉答应着。

  “记得叫人给那晦……姑娘送膳。”

  赵瀞玉先是一愣,旋即微笑点头,“媳妇知道。”

  夏就赢念专科的时候是学服装设计的,她的毕业展作品便是一件日本宫廷仕女的和服长外褂。

  她还记得当时是个穷学生的她根本买不起昂贵的日本布,只买了一块仿日本花鸟图样的国产印花布。

  样子是有了,但质感跟气势却怎么都撑不起来。

  她没想到自己能有机会碰到这些美丽的古织品及染品,它们美得让人惊叹,美得让人忍不住凑近去细细品味着它的华美艳丽。

  布已被裁下型版,因此她必须做一些改变,但这对她来说并不困难。

  念书时有缝纫机,作业速度飞快,可眼下她只有针线剪刀,得一针一针细缝。

  为了能尽快完成,送来的饭菜她都用最快的速度吃完,也不敢躺上床睡,顶多趴在桌上打个盹又起来继续赶工。

  期间,有时是区府奴婢送膳,有时是区得静。

  区得静进来的机会是少的,在她赶工的这段时间,他也有许多事情必须去处理,偶尔进来也不敢打扰她,只是关怀几句,要她累了便先稍事休息。

  她哪敢休息?她多怕一休息就睡得昏天暗地。

  虽说这批贡品是无心误买,但在古代这可是重罪,弄不好杀头也是可能的,若要帮助区家躲过这场灾祸,她必须尽快完成三件和服长外褂。

  第一天,她的精神还不错,也拚命的完成了一件。

  第二天,她觉得疲惫,常常一不小心就扎破了手,怕血弄脏了布料,还用纱布缠着伤口。

  第三天,她开始觉得身体不属于自己,偶尔会出现灵魂出窍的情形。

  她知道自己需要休息,她的生理及心理都已经在快要举白旗投降的边缘,她甚至几度失去意识,不知道自己是如何继续进行手上的工作。

  她一心只想着能帮上区得静的忙。

  如此纯粹、如此明白的知道……这一切都是因为她喜欢他,无法自拔的喜欢着他。

  因着这单纯的爱恋,她撑过了三天三夜,完成了三件华丽的和服长外褂。

  看着案桌边缘的那个揺铃,那是区得静给她的,只要她需要唤人来便可揺铃,门外总有人不分昼夜的轮班守着。

  于是,她拿起揺铃晃了两下。

  听到铃响,门外一名婢女问道:“夏姑娘,有什么吩咐?”

  “完成了,请告诉他完成了……”夏就赢只剩下说话的力气,连站起来都办不到了。

  她的脑袋恍恍惚惚,不时出现空白,她想,她真的太累太累了。

  “是吗?”门外的婢女难掩惊喜,“奴婢立刻去通知爷。”

  说完,婢女快步来到正在潇湘苑跟太夫人商讨面见特使张初事情的区得静。区得静一听完婢女的通报,立刻起身赶回静轩。

  “赢儿!”他一把推开门扉,只看见夏就赢坐在案桌旁,已将三件和服长外褂折妥,“都完成了?”

  她看着他,脸上是笑,眼神却已经涣散。“嗯,完成了……”

  看她疲惫得连话都说得不清不楚,他一阵心疼。“谢谢你。”

  她揺头微笑,随即失去了意识,纤细的身子像柳絮般晃晃悠悠地倒下。

  区得静一个箭步上前,稳稳地接住了她,唤道:“赢儿?”

  可她的心神已经进到很深很深的地方,任何声音都听不到了。

  他将她拦腰抱起,走出房外。

  这时,赵瀞玉陪着区太夫人来到,见儿子抱着夏就赢走出来,两人都是一惊。

  “静儿,夏姑娘没事吧?”赵瀞玉担忧地问道。

  区得静抿唇一笑,“她没事,只是累坏了,让她好好睡一下吧。”说完,他便要将她带回自己房里睡下。

  见状,区太夫人喊住他,“慢着。”

  “祖母,”区得静眉心一拧,“别在此时跟我提晦气不晦气的事。”

  区太夫人蹙眉一叹,“你真是糊涂,人家是未嫁的闺女,抱进你房里成何体统?这要是传出去,她还要做人吗?!”

  闻言,区得静一怔,狐疑的看着她,“祖母?”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