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春野樱 > 红颜送行者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九


  “确实……”周适才也觉得儿子做了一笔稳赚不赔的大买卖,赞赏的道:“这买卖做得好。”

  周学贤一脸自满,“爹,你早该把一些釆购的事情交给我了。”

  “嗯。”周适才点点头,将手上那沉甸甸的布疋交给伙计放回高价品的货架上,又问道:“他们还有货吗?”

  “我不知道,得问问。他们说还有一些其他的货品要销售,会在城里多待几日。”

  “原来如此……”

  “爹,您是不是还想跟他们买布?”

  周适才揺揺头,“这些货也不是寻常人买得起的,要视销售状况而定,不过这样的供货线可不能断了。”

  “爹放心,我会再去拜访他们的。”

  周学贤自觉干了一桩天大的买卖,一脸神采飞扬。

  午夜时分,区得静的书房外传来几声啾啾鸟叫。

  他放下手中即将阅毕的书册,勾起一抹微笑,对着窗外问道:“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这时,窗口出现一名俊朗粗犷的黑衣男子,闲适的靠在窗边,有点玩世不恭的味儿。

  “怎么知道是我?”黑衣男子问。

  “除了你,还有谁会大半夜不经大门通报直接入侵区府?”区得静从书案后方站起身,“进来吧。”

  黑衣男子动作俐落,足尖一点,一个轻纵,从窗子跳进书斋里,他大剌剌的盘腿坐在窗边的长椅上,“最近如何?!”

  “老样子。”区得静说。

  “还没娶第三任妻子?”黑衣男子语带促狭地问。

  他眉心一皱,“你是特地来消遣我的?”

  “哪是消遺?我这是关心。”黑衣男子脸上带着孩子气的笑容。

  区得静深呼吸一口气,笑视着他,“你还是担心你自己吧,堂堂的侯府世子,到现在还在游戏人间,不思安定。”

  此黑衣男子正是平康侯府的世子齐浩天,虽是庶出,但极受重用,然而他性好自由,又喜欢结交五湖四海的朋友,总是四处游历。

  “我哪里游戏人间了?”齐浩天挑挑眉头,“我现在可是有皇命在身。”

  闻言,区得静微顿,“噢?”

  “我奉圣上之命,正在追查官吏涉及贩卖人口的案子。”他说。

  区得静神情一凝,转为严肃,“这一、两年来,在黑市贩卖人口的事情层出不穷,确实是该查明。”

  “可不是吗?!”齐浩天一脸正经地又道:“这些时日我四处明查暗访,才知道此事的严重性,你绝对不信,就连侯府都牵涉其中。”

  区得静陡地一震,“是哪位侯爷?”

  “事情还不明朗,我也未敢断言。”

  证据不足,齐浩天也说得保守。

  “看来这事比想像中严重……”

  “确实。”齐浩天一叹,“查得越深,越教人心惊呀。”

  区得静凝视着他,眼底有着期望,“圣上将此重任交于你,必是认可你的能力及才智,你一定要将那些恶人揪出来严惩。”

  迎上他期许的目光,齐浩天颔首一笑,忽地,他想起一事,顺带提起,“对了,我在葛城遇到了张初张大人。”

  “你是说曾经在三叠关之役带着三十精兵杀入敌营,身负重伤救回人质七皇子的张督军张大人?”

  “正是他。”齐浩天抿唇一笑,“那次重伤让他无法再上战场杀敌,圣上将他留在京城作为特殊任命。”

  “特殊任命?”区得静不自觉提高警觉,“所以他此番出京是为了什么事?”

  “有几车来自东瀛的贡物遭劫,圣上震怒,便命张大人为特使专责查办。”齐浩天看着他,“张大人已来到赤石城追查贡物的下落,你人脉广,这些时日可有来路不明的货物流通?”

  “这倒是没发视,不过你这么一说,我可要警醒点了。”

  ***

  翌日一早,区得静视察绮丽及绮云两家布庄,遇到正好又来买腰带用料的夏就赢。

  “这回买什么?!”他问。

  “做腰封的布料。”她说,“想找块有花色的料子。”

  “要我帮你桃吗?!”他一笑。

  “当然好。”她颔首,“我娘都夸你挑布的眼光好。”

  “我只是见多了。”说着,他便领着她挑选着料子。

  这时,两人同时发现柜台后头的架上多了几疋稀有罕见、织工精细、图版华丽的料子。

  因为从没见过这般艳丽华美的布疋,区得静心头不禁一震,连忙问道:“那些布是谁进的?什么时候进的?跟谁进的?”

  掌柜见他神情严肃,小心翼翼的回答,“是表少爷进的。”

  “可以给我瞧瞧吗?”夏就赢问道。

  区得静微顿,吩咐伙计取下让她过眼。

  夏就赢看了看那几疋布,惊讶地道:“这都是稀有的东西呀!”

  区得静眉心一拧,“你知道?”

  “嗯。”她点头,“如果我没看错,这些应该是西阵织跟友禅染,都是来自日本的好东西,在中原绝不常见。”

  “日本?”他露出困惑的表情。

  夏就赢想了一下,补充说明,“是东瀛倭国的东西。”

  区得静一听,目光一凝,再次确认的问道:“你是说真的?”

  “是啊。”她一脸“我非常确定”的表情瞅着他。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