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春野樱 > 红颜送行者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八


  “我在想,就劝太夫人让得静娶那晦星吧。”

  她不可思议的瞅着他,“这怎么行?她是晦星,家里又是做那门行当,肯定带着晦气,她若嫁给静儿,诸事不顺事小,要是静儿有什么三长两短,母亲还怎么活?”

  “娘子,”周适才神情严肃的道:“你这么孝顺,可母亲是怎么待你的?想想她之前说的那些话吧,在她心里,你、我,还有学贤他们都只是外人。”

  区碧岚顿时沉默下来,想到母亲是这样的想法,她的心就微微刺痛着。

  “母亲一心想给得静娶妻,无非就是为了区家有后。”他续道:“学贤跟传玉也生下晁光这个儿子了,别说传玉,学贤好歹身上也流着区家一半的血吧,难道学贤称不上是区家人?”

  区碧岚想起自己的儿孙,是啊,他们都是男丁,可在她母亲眼里,他们都是外人。

  “你自己想想吧。”见她似是有所动揺,周适才继续发挥他那舌粲莲花的功力,“自我与你成亲后,便一直在区家做事,学贤成年后,我们父子俩又一起为区家尽心尽力,可我们得到了什么?要不是偶尔在帐上动一点手脚,恐怕我们连一点让人安心的积蓄都没有。”

  区碧岚斜瞥了他一眼,“在帐上动手脚有什么好说嘴的?”

  “要不是母亲苛待咱们,我会冒险做假帐吗?”周适才将自己的作为合理化,“你看咱们竭尽心力,到头来母亲还是觉得咱们是外人,咱们一家几口寄人篱下,仰人鼻息,连自己的宅子都没有,跟区家养的几条狗无异。”

  他的这些话可真的都说到区碧岚心里去了,她垂眉敛目,苦恼不已。

  “孩子的娘,”周适才一叹,“咱们老了,也就算了,可你不能不为学贤跟晁光打算,如今得静还未有后,咱们在区家就已经是这种光景了,若他有后,你想咱们的日子还过得下去吗?”

  “可是……”区碧岚还是有些不安,“可静儿毕竟是我的亲侄儿,要是夏家女儿真带来晦气害了他,那我……”

  “唉呀,你真是多虑了。”他好笑地道:“你忘了得静是克妻的命吗?一个克妻,一个晦气,他顶多身体不好或诸事不顺罢了,绝不会出什么大事的。”

  她顾虑着儿子的前途,终于松口了,“好吧,你说的也有几分理。”

  “当然有理。”周适才笑搂着她的肩,“再说了,得静这么喜欢夏家女儿,咱们这还算是在帮他的忙呢!”

  区碧岚点点头,“嗯,我会想办法在母亲跟前说些夏家女儿的好话。”

  就这样,区碧岚开始在母亲面前把握机会说夏就赢的好话,并赞扬她那些义举善行,说她是积阴德的人,会有福报。

  区太夫人一开始不以为然,但听久了,再顽固的人还是会有所动揺,再说这些话不是出自别人之口,而是自己的女儿,难免对她产生了影响。

  这日,区太夫人由媳妇跟女儿陪同着到菩提寺上香,在寺院门口见到几位比丘尼在发送素包子给那些贫穷人家。

  区太夫人与其中的慧净法师熟悉,便上前打招呼,“我不知道菩提寺也会布施,有老身帮得上忙的地方吗?”

  “区太夫人,这其实是善心的姑娘托我们发送的。”慧净法师回道。

  “噢?”区太夫人又问:“是城里哪户大户人家的千金吗?”

  区家每月也会固定发送物资行善,但除了区家,她不知道城里还有哪户人家也做同样的事,而且慧净法师说是位善心姑娘,能有此善心的女子必有德有福之人。

  “不是什么大户人家。”慧净法师一笑,“而且那位姑娘并不想让人知道她的善行。”

  “为善不欲人知真是太了不起了。”

  区太夫人一听更是激赏,“法师,能否透露一下那位姑娘的姓名?”

  慧净法师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其实是福全葬仪夏家的女儿,她怕别人知道素包子是她布施的,会因为忌讳而不敢取用,因此要求我们不要公开她的姓名。”她蹙眉一笑,“其实她能死而复生,哪是什么晦气的事呢?”

  区太夫人太过震惊,一时不知如何回话。

  慧净法师续道:“她能活过来,必然有一番功德,在贫尼看来,这是福气啊!”

  慧净法师这番话在区太夫人的心里不断余波荡漾着。

  区碧岚看得出来母亲的心已经开始动揺,她那些多年不变的坚持已慢慢的崩塌。

  “娘,您听听,连慧净法师都这么说呢!”她抓准时机再补一句。

  区太夫人不语,可脸部线条已然柔和。

  周学贤私下进了一批来路不明的稀有布疋放在绮丽布庄贩卖,这些布织工精细,上头还交错着金银丝线,精绣的花鸟栩栩如生。

  那布料、那织工以及那图版都不是中原之物,一看便知是外来品。

  “学贤,这是哪儿买来的?”

  “爹,我前天喝茶时遇到三个外地男人,说他们有一批上好的布疋,因为急着筹措盘缠回南方,愿意低价出售。”他洋洋得意地道:“我跟着他们回到下榻的金风客栈,一看到这批布就立刻决定买下。

  “他们是布商吗?”周适才问道。

  “他们都是牙行的人,说这批布料也是他们意外买入的。”他话锋一转,“总之,我只花了八十两便买下这些布疋了。”

  “是吗?”周适才摸着那布疋,再细看织工及绣工,“看起来绝不止这些价钱“可不是吗?”周学贤沾沾自喜,“我请人看过了,那上头是真的金丝银丝呀,这些布疋绝对值几百两。”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