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春野樱 > 红颜送行者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七


  他这句话说得很轻,轻到只有她听见。

  她胸口一紧,惊羞地望着他。

  老天,这句话也太动人了,简真是韩剧男主角的台词。

  “有看中什么布了吗?”他又问道。

  夏就赢急忙拉回不知道飞到哪里去的心神,揺揺头,“还没。”

  “要做什么用途的?!”

  “给我娘做新农。”

  区得静往柜台后方的架子望去,走上前,要伙计取下其中一匹淡青色的料子。

  “相信我,这料子给你娘做件衫裙肯定很好看。”他自信地道。

  她展开那块料子,也觉得颜色十分淡雅。“是不错,多少钱?”

  她话音方落,区得静已吩咐伙计到后面裁下足够做一件衫裙的面料。

  伙计很快地将布料打包好,送了过来。

  区得静将布递给她,“五文钱。”

  “咦?好便宜!”夏就赢难掩惊喜,“我以为很贵,刚才还吓了一跳呢!”

  说着,她赶紧掏出五文钱付给伙计。

  买了布,区得静送她走出店外。

  她见附近没人,低声的问道:“喂,是你干的吧?”

  区得静先是一顿,旋即意会过来她问的是哪件事,他目露黯光,反问道:“你还满意吗?”

  夏就赢俏皮一笑,“还不赖。”

  “你满意就好。”说着,两人相视一笑。

  送走夏就赢,区得静回到店里,方才的伙计捱了上来,悄声问道:“爷,刚才那料子要十两,爷只收她五文钱,这帐要怎么报给姑爷?”

  区家布庄平日里都由周适才及周学贤父子俩打理,帐也都是他们在管,每个月月底再交到帐房那里结算一次。

  区得静每个月会过来巡个两回,但尽可能不介入。

  “跟姑丈说布是我拿走的就好。”他说。

  伙计答应一声。

  区得静一回府,管事便一脸小心翼翼地趋前。“爷,太夫人要你一回府就去潇湘苑一趟。”

  “嗯。”区得静答应一声,立刻迈步来到潇湘苑,除了祖母,就连他娘、他姑母也在,瞧这样的阵仗,他就知道她们又是要商讨他的婚姻大事,幸好他最大的对手只有祖母,他娘跟姑母都只能助阵,但影响不了决定。

  “祖母、母亲、姑母。”他欠身请安“静儿,祖母就不拖泥带水了,”区太夫人神情严肃,“祖母近来听到许多风声,心里十分不安,所以”

  区得静抑白道:“祖母,如果您要说的是娶妻的事,那就不用说了。”

  “你……”区太夫人看向坐在一旁的媳妇,以眼神示意她说些什么。

  赵瀞玉怯怯地道:“静儿,你怎么这么跟祖母说话?你都三十了,祖母担心你的婚事,担心区家无后也是正常之事,难道……”

  “祖母,”区得静神情严正,但平心静气地道:“我的前两任妻子都是祖母作的主,但从现在开始,我要为自己作主。

  区太夫人像是被踩到尾巴的猫儿,激动地道:“你以为祖母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吗?我告诉你,你跟那晦星的那些事我都听说了,你——你简直胡来!”

  “祖母,她不是晦星,她充满生气,就像让人感到温暖的太阳。”

  区太夫人气得浑身都在微微颤抖,她指着他骂道:“听听你说的是什么话,你真的是被鬼迷了心窍!”

  “祖母,您接受也好,不接受也罢,总之,我喜欢她。”区得静说得更直接了。

  虽然他对夏就赢有意,众人都感觉得到也看得出来,但听到他亲口承认,还是有点难以接受。

  “她是个很特别的姑娘,我没见过像她这样的人,我喜欢她。”他不疾不徐地又道,心情并没有太大的起伏波动”“祖母,孙儿希望您别再费心替我安排亲事,也别再放出任何的假消息,说什么我跟葛城石三小姐订亲,这对石家可不礼貌。

  “你……”提及此事,区太夫人心虚得老脸微微涨红。“祖母,这事要是传到葛城石家去,咱们可对不住人家。”

  区太夫人知道孙子这话说得一点都没错,订亲这事确实不能胡说八道,她那时候也是没有办法了,才会出此下策。

  “祖母世故练达,不该犯这样的错误。”他的语气轻软,却又莫名的严厉,“孙儿请求祖母日后切莫再犯。”说完,他弯腰一揖,旋身走了出去。

  稍晚,周适才回到区府,区碧岚便将此事告诉他,他若有所思,不发一语。今日区得静来到布庄,他便觑见区得静跟夏就赢互动自然,眉目传情,区得静还叫伙计剪了一块昂贵的料子用便宜的价格卖给夏就赢。

  依他看,区得静的一颗心已经全搁在夏就赢身上,任谁都带不走了。

  见丈夫迟迟不说话,区碧岚疑惑地问道“你在想什么?”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