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春野樱 > 红颜送行者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六


  “咦?你的脸怎么了?”黄娘再细看女儿,发现她漂亮的脸蛋上有几道伤,虽然都浅浅的,但毕竟是在脸上,姑娘家最忌讳脸上有伤了。

  “娘,我没事。”夏就赢安抚道,气怒的视线已射向院子里的夏长寿。

  她还未说话,便见区得静迈出大步,跨过门檻,面无表情的走向夏长寿。

  黄娘不解的看着区得静,再望向女儿,用眼神询问这是怎么回事。

  夏就赢蹙眉,不知如何解释。

  夏长寿看见区得静面覆寒霜,目光如夏长寿看见区得静面覆寒霜,目光如刃般冷冽的走过来,吓得双腿发颤。

  “区……区爷……呃!”

  还没说话,区得静的手已笔直的伸向他,一把掐住他的咽喉。

  夏长寿痛苦又惶恐,两只手一直掰弄着区得静的手。

  黄娘见状快步上前,惊疑地道:“区爷,你、你这是做什么?”

  “虎毒不食子。”区得静那彷佛要杀人的目光直勾勾的瞪着夏长寿,他声线低哑,像是来自地底深渊的兽鸣,“你居然把亲闺女往火坑里推?”

  黄娘一惊,急问:“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娘……”夏就赢跟了过来,一脸为难,有口难言,“您还是不知道得好。”

  “这……可是……”黄娘不知所措,六神无主的看着丈夫,“孩子的爹,你究竟做了什么?”

  夏长寿满脸惊恐,喉咙被紧紧掐着,根本无法说话,再这样下去,他的命就要交代过去了。“夏长寿,”区得静冷声道:“再有下次,我会让你从此消失在赤石城。”

  夏长寿恐惧的瞪大眼睛,发出喀勒嘻勒的声音,像是要断气了似的。

  区得静一个振臂将他摔在地上,眼神肃杀地瞪着他,“我说到做到。”

  事后,黄娘不断追问,可是夏就赢不想她伤心,怎么都不肯吐实。

  几日后,夏就赢到有名的绮云布庄想买块料子给黄娘缝制新衣。

  黄娘的生辰将至,也好几年不曾有件亲斤衣穿,为了讨黄娘欢心,她想偷偷为她订做一件新衫裙,给她一个惊喜。

  来到布庄,铺子里挤满了看布买布的客人,热闹极了。

  她正专心挑选适合的料子时,听见一旁的两个客人谈起邵三德——“你听说了吗?金寿棺材店的小老板前天晚上去吹雪楼用膳,要离开的时候被人拉进了暗巷殴打……”

  “真有这种事?”

  “当然,听说他给打得屁股都开花了,到现在还趴在褥上下不了床。”

  “他平时总跟柯家儿子厮混在一起,也是嚣张得很,许是得罪了什么人吧?”

  “肯定是这样的。”

  无意间听闻此事,夏就赢也是一惊,她本以为这些天都没听到邵三德有什么动静,是他知晓设计她一事失败了,决定要低调度日,没想到是被人教训了,不知怎地,她的脑海中瞬间跳出区得静的俊脸。

  他说过不会轻饶邵三德跟夏长寿的,她想,这肯定是他的杰作。

  好样的,区得静!如果可以,她一定会在他胸口按个赞。

  想到胸口,她突然想起她在吃了合欢散后对他做的事,她是怎么摸他的?想着,她不禁脸频发烫,不自觉用双手捂着脸。

  “在想什么?”突然,一记沉沉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她心头一跳,猛地转头,只见区得静不知何时站在她身后,她的平行视线刚好落在他胸口,教她无法克制的心跳加速,连耳根都红了。

  为免他发现她的不对劲,她急忙低下头,努力调整紊乱的呼吸。

  “买布?”区得静问道。

  废话!来布生不是买布,难道是买鱼吗?

  夏就赢很想这么回他,可是她不敢抬起头来,因为她不用看也知道她的脸肯定红得跟猴子屁股一样。

  “夏就赢?”他唤她全名,“你是怎么了?脸上长麻子,不敢见我?”

  她将头微微抬起三十度,两颗眼吊得老高的看着他,“哪有?”

  区得静微弯下腰,睨着她的小脸,“你脸这么红,怎么了?”

  “没怎么,可能我血压高。”她说。

  “血压?”他露出疑惑的表情。

  “跟你说你也不明白。”

  区得静唇角微微一勾,“跟暖男一样,又是你自创的名词?”

  夏就赢不想在这些二十一世纪的名词上打转,话锋一转,“你怎么在这里?也来买布?”

  “你不知道绮云布庄是区家的?!”

  他眉心一蹙。

  她一怔,“咦?是吗?”想不到区家不只有茶楼,还有布庄?

  “绮丽跟绮云两家布庄都是区家的,这事,赤石城的人都知道。”

  绮刚跟绮两家布库是赤石城最大、布种最齐全的布庄,可她还真不知道这两家大布庄都归区家所有。

  “我复活后,忘了许多事情。”她说区得静深深的看着她,说道:“幸好我是在你复活后才遇见你,否则你也把我给忘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