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春野樱 > 红颜送行者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四


  夏就赢静静的躺在区得静的腿上睡着,而他也静静的看着她,情不自禁的轻抚着她的脸。

  她粉嫩的脸上有一些檫伤和被野草划出的伤口,看着令人心疼。

  “幸好你没事……”他喃喃说着的同时,眼底迸射出两道肃杀的锐芒。

  不管是谁干的好事,他都会揪出那个混蛋,好好惩戒一番,不为别的,只因她是他在乎的女人。

  两个时辰过去,夏就赢幽幽转醒,她头痛欲裂,像是有人朝她后脑杓狠狠敲了一记。

  “唔……”她发出微弱的呻吟,下意识按着后脑,而后她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肌在某个人的腿上。

  她先是一惊,随即整个人彷佛遭到电击般弹了起来。看着眼前的区得静,她瞪大了眼睛。

  “你……我……”

  区得静谈淡一笑,“你总算醒了,我腿都麻了。”

  夏就赢看看他,再看看四下,她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里,而且身边只有他,甚至在她醒来之前,她似乎是紧紧抱着他的。

  天啊,这到底是……忽地,她脑袋里一道电流诵过,教她顿时清醒,她想起不久前发生的事,关于她爹、邵三德,还有那个李婆子。

  老实说,她跟夏长寿虽名为父女,但其实她对他没有什么感情,她不觉得伤心,只是感到愤怒,她真想不到夏长寿居然会联合邵三德对她下药,这是什么样的父亲?

  “你全身是伤的逃到郊道上求救,我的马车刚好经过……”区得静沉静的黑眸定定的注视着她,像是要唤回恍神的她般叫着她的全名,“夏就赢,发生什么事了?”

  夏就赢回过神,两只眼睛直直的望着他。

  “高大夫说你吃了合欢散,那是会让人迷失心志的黑市禁药,是非常淫邪的药物……”他目光一凝,“是谁对你下药?”

  迎上他沉静而严肃的目光,她的心抽了一下。

  她当然希望邵三德那种败类得到应有的惩罚,但逮到了邵三德,便会牵扯出夏长寿,而这个败类是原主的爹,是黄娘的丈夫,是夏全赢的父亲。

  黄娘是个温柔善良的好女人,夏全赢也是个懂事上进的好孩子,她怎忍心让他们因为夏长寿而遭到外人耻笑或轻视?再说,福全葬仪好不容易从谷底爬起,要是这件事曝光,恐怕又……不不不,她不能说。

  “我不知道。”她毅然地回道。

  区得静眉心一沉,“你说谎,你的眼神告诉我,你知道是谁。”

  “你会通灵还是读心吗,看我的眼神就知道?”她因心虚而有点愠恼的瞪着他,“反正我也没事,事情就到此为止吧。”

  以她那嫉恶如仇、直来直往的性格,怎可能放过一个对她下药的人?她不肯说,就只有一种可能,她认识下药的人。

  “你在保护那个对你下药的人?”他不悦地问道。

  迎上他像是要透视她一般的锐利目光,夏就赢不自觉倒抽了一口气,“不关你的事。”

  “当然关我的事。”他神情认真地道:“不管对你下药的是谁,都让我感到愤怒。”

  若在之前听见他这番话,她肯定感动得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

  可现在,她气恨得只想想用力咬他一口。

  他都已经要娶第三任妻子了,为什么还要对她说这种会让她误会的话?他想享齐人之福,还是想脚踏两条船?

  没错,以他的经济条件及家世背景,有个三妻四妾也是平常之事,可她没办法跟其他女人共事一夫。

  她要的爱必须很完整,她理想中的婚姻也绝对容不下第三人。

  “你有什么好愤怒的?”她没好气地问道。

  “我愤怒有人想伤害你。”区得静直视着她,眼神炽热而真切,“我不希望你受到任何的伤害。”

  迎着他霸道、率真的目光,她的心疯了似的一阵颤跳,可在那止不住的心悸里又夹杂着沸腾的怒火。

  她霍地起身,两只眼睛喷火似的瞪着他,冲口而出,“对我下药的邵三德是个浑球,你也是个浑球!”说完,她下床想走人,眼前却一阵黑,两腿发软。

  就在她以为自己会摔跌在地时,区得静的一双劲臂接住了她,将她乏力的娇躯纳入怀抱里。

  她羞恼得想推开他,却被他紧紧抱住。

  此刻,他胸口有一股从未有过的怒焰狂烧着。他听见了,对她下药的是邵三德她都说邵三德是个浑球,那么她为什么要保护邵三德?又说他跟邵三德一样都是浑球?

  区得静眼底冒着怒火,沉声再确认一次,“真是他?”

  “是又怎样?”夏就赢懊恼的推开他,“不关你的事,不要表现出一副很在乎的样子。”

  “我是真的在乎。”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试图平复自己因为愤怒而剧烈起伏的情绪,“我一定要他付出代价。”

  觑见他眼底炽烈的怒焰,她是真的相信他在乎,她的内心也陷入无限纠结。不管他是出于本意还是迫于无奈,他在秋节后要娶第三任妻子是不争的事实,既然如此,他为什么还要表现出一副在意她、关心她的样子?他难道不知道他这么做只会更伤害她吗?

  他让她对他的感情有所期待,让她产生了错觉,他……他怎么可以这样?!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