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春野樱 > 红颜送行者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三


  她跌跌撞撞的往郊道的方向而去,摔了爬起,爬起再摔,为了逃命,她脸面及手脚都是伤,可是她感觉不到痛,只觉得身体像是火烧,烧得她快要失去理智及意识。

  “臭丫头!你给我站住,你逃不掉的!”身后不远处传来邵三德恼火的咆哮叫嚣,“你敢伤我?要是我毁容,有你受的!”

  夏就赢感觉得到他有多么愤怒,也感觉得到他想伤害她,而且是重重的伤害她,她非常清楚要是被他逮住,她会遭受到何等的凌辱及糟蹋,所以就算她的双脚已经没了知觉,视线也变得模糊,她仍强撑着不敢停下。

  此时,她依稀看到一辆马车自远处而来,这很有可能是她唯一的救命符,她一定要把马车拦住,就算会被马车撞死,也比被邵三德玷污好。

  不知哪儿来的神奇力量,她拖拉着两条无力又受伤的腿,一路往郊道上跑。

  马车上的人看见突然从郊道旁的草丛中冒出来的她,紧急勒马。

  随后赶到的邵三德见她拦了马车,不敢再追,只好懊恼回头。

  马车突然重重一顿,坐在车里正闭目养神的区得静猛然睁开眼睛,只听见余慎咒骂道——“想死吗?”

  他自车里探出头,“怎么了?”

  “有个女人从路边神出来,差点撞上了。”余慎没好气地道。

  区得静一听,立刻下了马车,绕到前头一看,只见有个女人倒在地上,还在动,但却瘫着没起身。

  见主子要上前,余慎警戒地道:“爷,小心。”

  区得静浓眉一揪,瞥了余慎一眼,上前轻唤一声,“姑娘?”

  她发出微弱的声音,“救……救我,我、热……”

  区得静一听立刻认出声音的主人是夏就赢,他心头一惊,立刻将她扶坐起来,这才发现她手脚脸面全是檫伤,衫裙上勾沾着满满的鬼针草,模样狠狈极了。她去了哪里?又发生了什么事?

  “热……我好热……好难受……”夏就赢浑身犹如火烧,满脸潮红,不断抓扯着衣襟。

  他意识到某件事,但他希望自己猜错T了。

  他一把将她抱起,飞快回到马车上,急切地喊道:“余慎,去高大夫那儿,快!”

  “是!”余慎答应一声,策马向前,飞快朝城门的方向而去。

  马车车厢里,夏就赢瘫软在区得静怀里,小脸红通通的,眼神迷茫,两只手不听使唤又不安分的抚摸着他的脸、他的月孛子,还揉着他的胸口。“好热……好痒……”

  她在他身上扭着、蹭着,虽是隔着衣物,他却能感觉到她衣服底下的柔软,他狠狠倒抽了一口气,及时抓住她还想揉弄他胸口的手。

  该死!他在心里咒骂一声。

  不是骂她,而对她下药的人。是哪个该死的家伙对她下了这么淫邪的药?她想必是趁着药性还未完全吞噬她的理智之前,拚死逃出来的吧?看着她这模样,他心疼又愤怒,真想将那个企图伤害她的人大卸八块。

  “啊!你、你……”夏就赢捧着他的脸,眼神迷蒙的笑看着他,“你好漂亮,我想亲你”

  区得静眉心一拢,这药可真够厉害,居然能让一个平时正直的姑娘家变得如此放浪。

  突然,她抓着他的脖子,把他往下一拖,用力吻上他的唇。

  他心头一悸,却没有马上把她拉开,任由她亲着,直到他快不能呼吸……虽然他有过两任妻子,但他只跟廖秋霜有过亲密之举,不过他们在房里也都是平淡的,她是个保守传统的女子,别说是在外头,就算四下无人,她也会因为他拉了她的手而急急挣开。

  他不曾热烈的渴望过谁,也不曾被热烈的渴望过,夏就赢这火热的一吻,让他感到晕眩,他明知道他应该拉开她,可是小小的私心掌控了他的意志。

  “热……好痒呀……”夏就赢离开他的唇,整个人在他身上蹭着。

  区得静抓住她企图扯开自己衣襟的手,“忍忍,就快到了。”

  余慎用最快的速度驾着马车赶到城南尚大夫家。

  一经高大夫诊断,确定夏就赢是中了黑市流通的禁药合欢散。

  高大夫将缓解不适症状的药粉化于水中想让女儿高慧心喂她服下,可是夏就赢却手舞足蹈的一直闹。

  “爹,她实在不受控制。”高慧心一脸苦恼。

  “这……”看夏就赢在床上又滚又翻,高大夫也无计可施。

  区得静神情凝肃,浓眉紧紧揪皱,露出犹豫又苦恼的表情,突地,他像是下定决心一般,大步上前,“慧心姑娘,把药给我。”

  高慧心愣愣地将药碗递给他。

  区得静坐到床沿,自己仰头喝下一大口汤药,将药碗放到一旁的几上,正当大家疑惑他为何要这么做时,他忽地将闹腾着的夏就赢一把抓住,一臂扣住她的肩,另一手则捏着她的下巴,然后与她口对口,将解药喂至她口中。

  这一幕,让余慎、高大夫、高慧心及一名药僮都看傻了眼,高慧心还因此脸颊涨红,羞得别过头去。

  区得静用这样的方式,一口一口的把解药全喂给了夏就赢。

  服下药后她又闹了一番,但过了一会儿,解药开始生效,她也慢慢安静下来。

  区得静见她终于冷静下来,正想松开箝制她的手,她却反过来紧紧抱住他的腰,将头枕在他腿上。

  他一愣,下意识看着余慎他们,露出无可奈何的苦笑。

  高大夫笑叹一声,“看来区爷你暂时跑不了了。”

  “可不是吗?”区得静低头看着夏就赢的睡脸,眼底有着不自觉的温柔。“我在这儿看着她吧。”

  “也好。”高大夫颔首一笑,领着其他人离开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