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春野樱 > 红颜送行者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二


  车刚到,一名衣衫褴楼、身形瘦小且狗倭的老妇走了出来。

  夏就赢下车走向她,“李婆婆……”

  “进来吧。”李婆子面无表情,转身往矮房子里走。

  夏就赢和夏长寿跟随其后,进到屋里。

  李家家徒四壁,屋里昏暗潮湿,充满一股令人难受的霉味,住在这种地方,人哪有不生病的?“李婆婆,您的丈夫呢?”不见亡者,夏就赢小心翼翼的问。

  “我家老头子病了很多年,样子难看,姑娘还是别见得好。”李婆子说。

  “李婆婆,我不怕。”她收了那么多尸,还有什么好怕的?

  “不,我家老头子生前爱美,而且很喜欢年轻姑娘,我想……他一定不希望年轻姑娘看见他那难看的样子。”

  夏就赢一时之间还真不知道要怎么回应才好,爱美?喜欢年轻姑娘?怎么听起来李婆子死去的丈夫是个不怎么正派的人“我来好了。”夏长寿拍拍胸脯,“我家丫头还没出生我就在干这活了。”

  李婆子点头,“那麻烦你了。”

  “包在我身上。”他转头瞥了女儿一眼,“你在这儿等着吧。”说罢,他便自一旁那扇低矮的门钴进后面的房间。

  他主动帮忙真教夏就赢吃惊,但她想,或许是因为李婆子是他友人的姑婆吧。

  “姑娘……”就在她想着这些的时候,李婆子不知何时已站在她身边,并递上一碗茶。“这是老婆子自己熬煮的青草茶,对身体很好,解疲劳的。”

  解疲劳?她最近很需要呢!

  “谢谢您,李婆婆。”她接过茶碗,道了声谢,将青草茶喝下。

  青草茶微苦中带着甘甜,并不难喝。

  “李婆婆,就您跟老爷子住在这儿吗?”她将茶碗放下,关心地问道。

  “是呀,就我跟老头子。”李婆子说“您没有儿女吗?”她又问。

  “没有,就我们两老。”

  善良的夏就赢忍不住担心起来。“李婆婆,您在城里没有可以依靠的亲人吗?”

  她想起夏长寿说李婆子是他朋友的姑婆,这也就是说,李婆子还有其他直系或非直系的亲属。

  “我爹说您是他朋友的姑婆,那么……”话未说完,她突然觉得头变得很重很重,像是被石头压住了一样,她的身子晃了一下,目光所及也跟着旋转摇晃,“这……为什么……”

  她发现李婆子看见她的身体出现异状,却没有半点吃惊或焦急的反应,直觉告诉她,事情不对劲。

  “您……您到底……”夏就赢的眼前开始出现叠影,“不……这……”

  一个踉跄,她跌坐在地,想爬起来却全身无力。

  这时,夏长寿跟一个男人自后面的房间走了出来,是邵三德。

  见她虚弱无力的坐在地上,夏长寿幸灾乐祸的一笑,“臭丫头,我就说会给你个教训吧!”

  夏就赢猛地明白了,她真的被夏长寿摆了一道,她想起出门前夏全赢那慎重其事的提醒?

  她绝不是不相信夏全赢,而是虎毒不食子,她怎么都没料到夏长寿真的会联合外X来设计她。

  “李婆子,咱们走吧。”夏长寿瞥了邵三德一眼,狎邪地道:“好女婿,你可要好好表现啊。”

  “放心吧,我会对她很温柔的。”邵三德的两只眼睛直直的盯着夏就赢,彷佛三德的两只眼睛直直的盯着夏就赢,彷佛她是他渴望已久的猎物。

  夏长寿跟李婆子头也不回的走了。

  听见马车离去的声音,夏就赢没有半点痛心,只有愤怒,她努力的爬起来,靠着桌子站起,想往门口走去。

  “赢儿。”邵三德一个大步上前,挡在她面前,“你跑不了的,乖乖就范吧!”

  “就……就你妈!”她实在气坏了,忍不住爆了粗口。

  看着她那瘫软无力却又试图张牙舞爪的样子,他觉得分外有趣,淫邪的嘿嘿笑道:“你这样太迷人了。”

  “恶心!你……你休想对我……”

  她话未说完,邵三德已经一把抱起她,将她按压在桌上。

  她用仅存的力气抵抗着,“放手,别……别碰我!”手一挥,她整个人从桌上滚落,搁在桌上的茶碗也跟着掉落,应声碎裂。

  她抓起一只茶碗破片,紧紧的握在手中。

  她绝不放弃,绝不屈从,她会顽强抵抗,就算要拚上她这条命,也不可能让邵三德如愿。

  除非她愿意,否则没有人能侵犯她的身体。

  “你就别白费力气了。”邵三德哼哼一笑,“你喝下的是禁药合欢散,可是我好不容易在黑市买到的,你就乖乖的躺好,我会温柔一点的……”说罢,他将手伸向背着他坐在地上的夏就赢。

  就在他碰到她肩膀的同时,她猛一出手,用破片划向他。

  “啊!”邵三德惊叫一声,眼角被锐利的破片割出一道伤口,鲜血直流。

  夏就赢趁机用尽全力起身,拖着脚步往外逃。

  她不知道自己是哪来的力气及意志逃跑,只知道她宁死都不会让邵三德这败类得逞。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