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春野樱 > 红颜送行者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九


  打听到区得静每月初一、初十及二十都会去茶楼巡视,夏就赢便提前到茶楼等他。

  她在门口等了约半个时辰,果然看见区得静的马车缓缓驶来。

  区得静一下马车便看见了她,先是露出惊疑的表情,旋即眼底又透露着藏不住的喜悦。

  “区爷,我、我……”夏就赢走上前,不知怎地竟心跳加速,说话结巴。

  “夏姑娘,什么风把你吹来了?”区得静问道。

  “我……”

  她才说了一个字,突然一声震响,两人同时望向天际,只见天空罩着一层沉沉的灰幕,空气中充斥着水气,看来不多久将会降下一场大雨。

  过了一会儿,夏就赢回过神来,脸颊涨红发烫,“我……我是来向你道谢的。”

  区得静微勾起唇,“这次又是为了什么事?”她怎么老是在向他道谢?

  “我知道你推荐生意上往来的客户找福全治丧。”她回道。

  他浓眉一蹙,“还是有人说溜了嘴。”

  “谢谢。”夏就赢弯下腰,深深一鞠躬,“非常感谢。”

  “不足挂齿,我只是给了建议,那也得你办得好,若是你办得不够好,我也不敢搏上自己的信用。”

  他不只谦逊,还给予她肯定,这让她的心跳得更加厉害了。“不管如何,我还是要……”

  “谢谢你”三个字又被雷声给吞没,眼见疾雨将至,她又心慌意乱得厉害,只好急忙向他告辞。

  “不打扰,我先走了。”说罢,像是害怕他发现她脸上的羞色,她一个转身便迈步跑开。

  紧接着雨滴铺天盖地而来,只一会儿功夫,豆大的雨点便落了下来。

  区得静迅速自马车上取下一把油纸伞,大步追了上去。

  前方不远处,夏就赢双手掩着头,在雨中小跑步前进。

  “夏姑娘!”他一边喊着,一边加快脚步。

  她听到声音回过头,没注意到从一旁急驶过来的马车,眼见她就要被马车撞到,他一个箭步上前,伸出劲臂一把将她扯进怀里,车轮滚动,带起地上一滩水,漉了两人一身。

  夏就赢贴着他的胸膛,听不见雨声,听不见路上的吵杂声,路边店家跟客人说话呼喝的声音也都被隔绝在她的意识之外,她只听得到两人震耳欲聋的心跳声。

  她急速的抽着气,有种快要不能呼吸的感觉,这阵子每当靠近他,甚至只要想到他,她就晕得厉害。

  完了完了,她铁定是对他起了不该有的念头“你没事吧?”区得静紧紧撑着伞,张开的伞面就罩在她头顶上。

  夏就赢抬起头,脸颊热烫得像火在烧。“没……没事。”

  看着她涨红的小脸还有羞涩的神情,他的心一阵紧缩,再没有任何一刻像现下这般清楚的让他知道,他对她动了心。

  “我送你,回去。”也低声道。

  “不、不用麻烦了。”

  “不麻烦。”区得静温柔地瞅着他,“淋了雨,生了病,你怎么做事?”

  “我……”

  夏就赢才开口,他已握着她纤细的手臂将她带着往前走,他并没有带她坐上马车,只因他私心想再跟她相处得久一点,而她也没有心思多想这其中的古怪。

  尽管下雨,又只有一把伞,但因为在大庭广众之下,她还是跟他保持了一些世俗眼光所能接受的距离,可雨滴没有一滴落在她身上,因为全都打在他身上了。

  一路上,平常总是有说不完的话的她,因为心慌意乱无法目语,他们安安静静的步行雨中,朝着夏家的方向而去。

  这雨来得快又急,洗涤了混沌大地,也洗净了他们的心,此时此刻,他们的心都透澈了,他们明明白白的意识到,也确定了自己对对方的情愫。

  将她安全送到家后,区得静没有久留,只简单叮咛她要好好照顾身子便离开了,她则是彷佛失神般的进到屋里。

  黄娘在厅里就瞥见区得静送女儿回来,她马上迎上前问道:“区爷送你回来的夏就赢这才回过神来,随口应道:“嗯,因为……下雨。”

  黄娘眼底闪过一抹黯光,“赢儿,区爷是不是对你有意?”

  夏就赢俏脸一热,急忙否认,“娘,别胡说。”

  “娘这是有凭有据。”黄娘说道:“瞧瞧他上次为了保护你而受伤,个把月才痊癒,后来还请你糊纸宅邸,又给咱们拉来生意,你说,一个男人若对一个女人无意,他哪来的心思做这些?”

  他所做的,点点滴滴都在夏就赢的心中,但即使心里有那些想法及猜测,只要一想到自己的身分家世跟他有着云泥之别,她又忍不住有些小小失落。

  她在区太夫人的眼中是个晦气邪门的扫把星,就算她入得了他的眼,也过不了他祖母那一关,想成为他的第三任妻子、他区家的媳妇,那简直是……

  咦?她怎么会有这种妄想?老天,她可能淋了雨,脑袋进了水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