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春野樱 > 红颜送行者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七


  从今往后,夏长寿的赌债都以纸元宝、纸莲花、纸扎金童玉女、纸扎房子、纸扎马及纸扎马车等往生者所用的物品相抵,若不想收到这些抵押品,务必将长寿列为拒绝往来户。

  此招凑效,从此赌坊见了夏长寿就跟见了瘟神一样,死命挡着他。

  没过几天,茶楼帐房曾倍明来到区府,将帐本呈给区得静过目,他知道区得静是为了保护夏就赢才会受了腰伤,便随口提起她的惊世之举。

  区得静听了,先是讶异,然后忍不住勾起嘴角,“真有此事?”

  曾倍明点点头,“千真万确,夏长寿现在哪家赌坊都进不去,听说前不久发财赌坊的人去夏家讨债,还让夏家姑娘赶跑了。”

  “呵。”区得静又呵笑一声,“真是个有意思的女人。”

  曾倍明是明眼人,区得静向来是个善于隐藏情绪的商人,可是一提到夏就赢却藏不住眉眼之间隐隐闪着光亮的情火,更别说还笑了。

  睇出他的心思,曾倍明也想起一些关于夏就赢跟邵三德的传闻,基于好意,他提醒道:“夏姑娘确实是个奇女子,尽管发生过死后还魂复生那种事,还是有男人心仪于她,听说夏姑娘跟金寿棺材店的小老板邵三德曾经走得很近,邵三德还说要娶她为平妻。”

  听闻此事,区得静心头一揪。走得很近?这是什么意思?难道她跟邵三德之间有什么情愫?

  “话说回来,他们一家治丧,一家卖棺材,确实很匹配。”曾倍明又道。

  区得静压不下那有点懊恼的情绪,神情一冷,“还有其他事吗?”

  曾倍明觑见他眼底的怒火,心头一颤,“没事了。”

  “没事就回茶楼吧。”他说。

  “是。”曾倍明连多说一句话都不敢,速速遏了出去。

  腰伤才刚痊癒,区得静就等不及去夏家找夏就赢。

  当曾倍明告诉他她和邵三德的事情后,他的心就一直无法平静,有时甚至会其名其妙感到焦躁,还莫名其妙的发脾气。

  他从商多年,遇事总能冷静自持,临危不乱,可她的事却让他慌乱得像是个心浮气躁的毛头小子。

  他来到夏家时大门是敞开的,他站在门口便能看到夏就赢坐在院子里的方桌前,全神贯注的做着纸扎宅子。

  她专注的神情教他看得出神,呆站在原地,动也不动。

  夏就赢不经意抬起头,就看到他站在门口,她惊疑地道:“区爷,你怎么来了?你的腰伤痊癒了?”

  闻声,区得静猛地拉回心神,深呼吸了一口气,不让她发现他的心跳是如此急促,呼吸是这般紊乱。

  “好得差不多了。”他边说边走了进去,“我今天是来向你道谢的,谢谢你给我送去的药油。”

  她停下手边的工作,起身迎上前,“怎会是你谢我,该是我谢你才对,要不是你,搞不好我现在还躺在床上呢。”

  区得静唇角一勾,“你这么纤细,怕是要躺上半年吧。”

  “或许喔。”夏就赢微微一笑,“要是我得休养那么久,一家人恐怕要喝西北风了。”

  他走近桌旁,看着她制作的纸扎屋,不禁眼睛一亮,“好精细的手工,这些家什全都做得唯妙唯肖……”

  “这是烧化给往生者的,希望他们在另一个世界也能安居。”她笑看着他解释道:“我也糊了一间给湖娘和青阳,虽然不是什么豪华宅邸,但也够他们在另一个世界生活了。”

  听她提起这两人,区得静的眼底透出一抹歉疚。“你曾说过治丧不全是为了往生者,更是为了抚慰活着的人,你为他们做这些,无非也是希望我们这些活着的人都感到心安理得吧?”

  “这些东西只不过是活着的人的投射,谁都不知道死后的世界究竟是什么模样,需要房子吗?需要食物吗?需要钱或衣服吗?”夏就赢看着正在制作的纸扎屋,恬静一笑,“我们只是希望在现世里所拥有的,往生的至亲朋友也能得到。”

  “嗯。”她那恬静温柔的神情让他浮躁多时的情绪瞬间沉淀下来。“我也想替我祖父、爹、亡妻盖座宅子,你接吗?”

  “接,当然接。”她马上露出一副见钱眼开的逗趣表情,“有钱赚,哪可能不接?你有什么特别的要求吗?”

  “没有。”他定定地注视着她,“你作主便行,我先付你订金十两,其余的完成再给,行吗?”

  “行。”夏就赢一口答应,“给我一个月的时阁,我绝对不会让你失望的。”

  就在他们谈定之际,邵三德来了。

  他看到区得静居然也在这儿,先是一怔,然后是满心的不悦。

  区得静为了救夏就赢而受了伤的事早在城里传开了,非亲非故又无缘无故,谁会拿自己的命去救个不相干的人?再说,区得静的身分何等矜贵?怎能有任何差池,这样的他竟然用自己的身子为她挡了满载货物的推车,同样是男人,他知道这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区得静对她有意思。

  也就是说,区得静这是要和他抢女人了,要他怎能不对区得静产生敌意?

  “区爷,你怎么在这里?!”邵三德夸张的提高了声音,“难道府上有人……”

  夏就赢不等他说完,没好气地回敬他一记闷棍,“你也来这里,难不成你家也死人?”

  “呸呸呸!”邵三德又惊又恼,“赢儿姑娘,你干么咒我家死人?”

  “那你干么咒别人家死人?”她板起脸道:“再说,谁家不死人?人都不死,你家棺材难道自己躺?”

  “你、你……”邵三德激动得满脸涨红,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