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春野樱 > 红颜送行者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六


  她的这番话就像暮鼓晨钟般敲醒了区太夫人,她深受震撼,却顽强抗拒着不表现出来,她怒目一瞪,“别再说些蛊惑人的话,我不是静儿,不会被你所惑。”说罢,她朝外头大喊道:“来人!”

  话音一落,一名家丁及两名奴婢急急忙忙胃进来。

  “太夫人有什么吩咐?”

  “快把这个晦气的女人赶出去!”区太夫人怒喝道。

  “是。”三名下人答应一声,便要上前。

  “不用!”夏就赢挑挑眉头,抬高下巴,骄傲得像只打了胜仗的孔雀,“我自己出去,不用送了。”说完,她抬头挺胸迈开大步,一阵风似的消失在众人眼前。

  房里恢复一片静寂,每个人都像被施了定身咒似的,不动不语。

  突地,一阵爽朗的大笑声划开了静寂,将大家的神魂都惊醒并拉了回来。

  区太夫人跟三名下人看着正哈哈大笑个不停的区得静,都露出震惊又难以置信的表情。

  区得静笑了,而且是如此狂放的大笑。

  这邪门的程度,比之夏就赢复活,可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因为他们从不曾见过。

  夏就赢人还在自家大门外,就听到厅里传来男人凶恶的骂声,还有黄娘的惊叫哭泣声,她赶紧撩起裙摆冲了进去。

  三个凶神恶煞的男人砸毁了家中物品,黄娘护着倒在地上流着鼻血、嘴角破皮的夏全赢,一脸恐惧,泣不成声。

  “嗯!你们做什么?”夏就赢大喝一声,挡在三个男人面前。

  “总算有个能作主的回来了。”为首的男人哼笑一声,抖出一张夏长寿签名的借据,“你爹前前后后加起来已经欠了我们聚财赌坊二十两了,他要是再不还钱,我们就把你们拿去卖掉抵债。”

  “钱是他欠的,你们要卖就卖他吧。”夏就赢回道。

  “你胡说什么,他能卖什么钱?!”

  “既然知道他不值钱,你们还借他钱赌博?!”她直视着对方,亳不畏惧。

  “臭丫头,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吗?”男人说完,作势要打她。

  夏就赢冷冷的直视着他,眼睛眨都没眨一下,“棺材我见多了,还躺过。”

  男人一震,“你——”

  “我告诉你,我现在就算把家翻个底朝天也凑不到那么多银子,我爹欠的债,我还,但你们得给我点时间。”

  男人恶声恶气地问道:“多久?”

  “不知道,我有银子了就会还。”

  “咱们兄弟三人今天是不可能空手而回的。”男人的态度很强硬。

  夏就赢从腰间的荷包里取出仅有的四两银子,“我手边就只有这么多。”她正要把银子交给男人,却突然想到夏全赢受伤了,又道:“慢着。”她扣下一两银子。

  “你这是做什么?”男人怒视着她。

  她哼了一声,“你们打伤我弟弟,难道不该付医药费?”说完,她将三两银子交给他,“要不要随你!”

  男人见她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顿时也没了平常嚣张粗暴的气焰,再说,三两总比一文钱都没有强多了,他还是收下了,但撂点狠话还是必须的,“我告诉你……”

  “不,我告诉你,”夏就赢神情冷肃地打断道:“从今尔后,我爹与夏家无关,日后他再欠你们赌债,都与我夏家无关,你们要是敢再来骚扰,我就报官。”

  “你这不知死活的丫头,是在威胁我吗?”

  “死跟活我都试过了,不知死活的是你。”夏就赢手指着大门,“立刻走,不然我可不客气了。”

  三人互觑一眼,像是有了默契。

  “你若不还钱,我们还会再来的。”

  为首的男人撂完狠话,和另外两人转身离开。

  夏就赢转身扶起黄娘和夏全赢,“娘、全赢,别怕,有我在,他们不敢乱来。”

  “赢儿……”黄娘惊魂未定,眼泪依然流个不停。

  原本躲在房里的夏长寿出来了,从柱子后方探头探脑的,“他们走了?”

  夏就赢一股火直往头顶窜,她几个大步来到他面前,两只眼睛喷火似的直瞪着他。

  迎上她愤怒的目光,夏长寿虚张声势地道:“死丫头,你、你这是想做什么?要反了吗?”

  “从今天开始,我不会再叫你一声爹,你如果想安安稳稳的过日子,最好不要再踏进赌坊半步。”她威胁道:“要是你再赌,我会亲手把你的两只手给剁了,然后帮它们治丧!”

  夏长寿又惊又气,“你说什么?你这个不孝女!”

  “我说到做到。”夏就赢的目光和声音同样冷例,“不信,走着睢!”

  翌日,夏就赢写了十几张大字报到城里大大小小的赌坊张贴,内容是这样的——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