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春野樱 > 红颜送行者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四


  夏就赢的脚步猛地一顿,说来她又不是第一次看见男人光着上身,不管是老的少的、活的死的,她看得可多了,既然如此,她又为何脸颊涨红、心跳加速?她本来想转身,可是他背部精实美好的线条竟让她看得痴了。

  区得静不好翻身,却知道有人进来,又问了一声:“谁?”

  “我。”夏就赢怯怯地道。

  听见她的声音,他心头一震,“夏就赢?”

  “是的。”她回道。

  区得静急着想翻身,但碍于腰伤,实在不好施力。

  见状,夏就赢想也不想的上前,“要我帮忙吗?”

  “先把上衣给我。”他说。

  “喔。”她的大眼扫了一下,看见他的上衣就搁在一旁,立刻抓起往他身上随便一搭,“我扶你起来。”说完,她小心又使劲的将他扶起。

  区得静坐起身,两手穿过衣袖,再简单的将衣带往侧边一绑,“方才上药,所以衣衫不整,见笑了。”

  “哪儿的话,是我冒冒失失的闯进来。”夏就赢尴尬一笑,随即担心地道:“看来你伤得不轻。”

  他慢慢的转过身,两脚平放下地,坐在床沿。

  看着她,他脸上有着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喜悦。“大夫说无碍,只是需要时间休养……你是怎么进来的?”

  “是珠花姊偷偷带我进来的。”她从腰间取出那瓶药油,“我给你带了药油,是位专治跌打损伤的武师家传的秘方,听说衙门的官差也都用他的药治伤。”

  区得静的唇角不明显的一扬,“我知道,高大夫也给我带了一瓶来。”

  闻言,夏就赢不自觉蹙起眉头,局促一笑,“看来是我多事了。”说完,她就想把那瓶药油再塞回腰间。

  “拿来。”他朝她伸出了手。

  她愣住了,迟迟没有动作。

  区得静催促道:“给我。”

  夏就赢把药油交到他手上的同时,呐呐地问道:“你不是已经有了吗?”

  “有是有,但你给的跟大夫给的不一样。”他将药油紧紧握在大大的手心里。

  一样的药油,只因为是她给的,对他来说就有不一样的意义,甚至是不一样的疗效吗?

  他说得如此轻描淡写、若无其事,可她却感到胸腔里似乎有几百只鸟儿同时振翅,心湖也跟着荡出连圈的涟漪,她无法控制的羞红了脸,倒抽一口气,“还、还不都是药油吗?哪有什么不一样?”

  觑着她涨红的小脸和不知所措的神情,再听着她那微微颤抖的声音,区得静哪里不知道她此刻的悸动,忍不住想再多逗弄她一番。

  “当然不一样,你这是小瓶的,用得比较快,大夫给的是大瓶的,可以用很久。”

  听完他的说明,夏就赢突然觉得脑袋一片空白,表情木然,过了一会儿,她羞恼的微微板起脸。

  看着她千变万化的表情,区得静差点忍不住笑了。

  “我看区爷也没什么事,我就不打扰你休息了。”她觉得好丢脸,刚才她一个人在心花怒放个什么劲啊!

  见她似乎真的生气了,他马上讨饶,“别气,我闹你的。”

  此话一出,他的心猛地一震,即使是跟他感情和睦的廖秋霜,他也不曾如此逗闹过她,可他不会说他不知道自己是哪根筋不对劲,因为……他知道。

  从没有人像她这般,光是站在他面前就能教他心情飞扬,大家都说她晦气,可他却觉得没有人比她更恣意奔放。

  “夏就赢,”他深深的注视着她,“你真是个特别的姑娘。”

  迎上他深沉却炽热的目光,再听见他说这句话,夏就赢整个人像被钉住一般,她木头似的直挺挺站着不动,两只眼睛发直的看着他。

  比起“你真是个美丽的姑娘”,“特别”更像是恭维,而她,非常喜欢。“我刚才是闹你的,谢谢你特地带来药油,你的心意我收下了。”

  这时,外面突然传来声音——“静儿,祖母来看你了。”

  夏就赢一脸惊慌的看向区得静,压低声音道:“不好了,怎么办?”她四下张望,忖着能躲在哪里。

  区得静气定神闲,泰然自若,“不用躲,就在那儿站着吧。”

  她难掩错愕的瞅着他,“我是珠花姊带进来的,要是区太夫人追究起来,那……”

  她可是偷偷摸摸进来的,而且还是区太夫人千叮万嘱绝不能让她进府的晦星,如今区太夫人夹了,他居然说她不用躲?要是区太夫人等会儿见到她,引起什么“腥风血雨”,他要负责吗?

  “你不说,我不说,又有谁知道是珠花带你进来的?”他随手确定着自己的上衣已穿妥,并将前襟又拢了拢,接着他看向她,勾起一抹笑意,放心,有我在。

  啊,又是一句让人怦然心动的话语,只不过夏就赢还来不及陶醉,区太夫人便进来了……

  区太夫人原是挂着满脸笑意踏进孙子的卧房,可当她发现房里有一名面生的姑娘时,笑意顿时一敛。“你是谁?”

  区府就算多养一条狗也都要经过她的同意,更别说是多一个人了,况且府里上上下下没有一个人是她不知道、没见过的,可眼前这个姑娘,她没见过就罢了,居然还出现在孙子的卧房里。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