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春野樱 > 红颜送行者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三


  区太夫人没好气地瞥了她一眼,“你还笑得出来?”

  赵瀞玉连忙敛起笑意,恭谨地道:“娘,方才高大夫说静儿只要好好休养就能痊癒,娘无须过度拒忧。”

  “腰对男人何其重要,我能不担心吗?”区太夫人说完,两只眼睛又瞪向孙子,“我问过余慎,他说你这阵子常跟那个晦星见面,还让她把一个孩子的遗体放到你的马车上……”

  区得静不悦的浓眉一皱。好个余慎,居然出卖他?“祖母,把桑儿的遗体放到车上的是我,不是她。”

  “你——”区太夫人险色一沉,斥道:“你看看你,居然为了她跟祖母顶嘴?”

  区得静为了不让“为了夏就赢跟祖母顶嘴”这个莫须有的罪名坐实了,决定闭上嘴巴,只听不说。

  “静儿,祖母看你是被晦星给迷了心魂。”区太夫人说得煞有其事,“从今天起,你给我离她远一点,免得被她的晦气所伤,还将晦气带进区府。”

  祖母对夏就赢毫无根据的指控及偏见让区得静啼笑皆非也莫可奈何,但祖母年事已高,他也不愿气她、逆她,干是三言两语敷衍过去,草草结束这场无意义也不会有结果的争论。

  只要一想到区得静紧抱住她,用身体替她挡住推车的那一幕,夏就赢就觉得呼吸不顺畅,脑袋有些晕眩,胸口热得像要爆炸了似的。

  她从来不曾这样过,可是打从他对珠花伸出援手,从他抱起桑儿小小的身躯,温柔的将她放进他的马车里,从他用那种看来冷淡却隐隐蕴含着深意的眼神看着她时,她对他的感觉就越来越不同了。

  她知道区家一定能也一定会找到最好的大夫为他治疗腰伤,可是她却无法什么都不做。她从来不曾如此急切的想看到某个人,可是现在,她体内的每个细胞每分每秒都在呐喊着他的名字。

  她知道区家的人绝对不会让她进到府里探望受伤的区得静,可即使如此,她还是要试试。

  夏就赢打听到一位专治跌打损伤的武师有家传秘方的放筋油,有助活血化瘀,修筋护骨,于是她立刻去找了那位武师,跟他买了一小瓶的药油。

  而后她来到区府门外求见,果然不得其门而入。

  “姑娘,你走吧!”家丁说道:“太夫人吩咐下来,绝対不能让你踏进区府一步。”

  “我只是想看看区爷好不好,并跟他道谢,你不能再帮我说说情吗?”她低声下气的求道。

  家丁面有难色,“姑娘,我也只是个卑微的下人,哪能在太夫人面前说上话,你就别为难我了。”

  “这……”夏就赢其实也能体谅家丁的有心无力,“要不,你帮我把这瓶药油交给区爷?”她从腰间取出她买的药油递了过去。家丁立刻将双手背到身后,连声道:“不不不,你别害我啊,要是太夫人知道我帮你转交这个给爷,我可是要倒大楣的。”

  “小哥,不能偷偷的帮我一下吗?”

  她苦苦哀求道。

  家丁用力揺着头,“姑娘,你行行好,饶了我吧。”

  见对方如此怕事,夏就赢也不好勉强,她将药油收妥,垂头丧气地道:“那……若是你见着了区爷,请跟他说我来过。”

  家丁点点头,“这忙我倒是能帮。”

  “有劳了。”她弯腰鞠躬道了声谢,旋身沿着区府的高墙边离开。

  走着走着,她听到前方不远处有人在叫她——

  “赢儿姑娘!赢儿姑娘。”

  那是道刻意压低的女人嗓声,而且听起来有点紧张。

  夏就赢抬头一看,前方高墙转角处探出一颗头来,是珠花。

  珠花向她招招手,示意她走快一点。

  夏就赢连忙小跑步过去,“珠花姊,怎么是你?”

  “你不是想见区爷吗?”珠花不安的不时四处张望,“快跟我来。”说完,她转身就走。

  “咦?”夏就赢先是一愣,随即立刻跟上。

  沿着高墙,她们来到区府东侧的一道小门,珠花推开门板,领着她进到府里,小心翼翼带着她穿过一座幽静的庭院,经过两道月洞门,步上回廊,几番曲折蜿蜒,终于来到静轩前。

  “这儿是区爷的院落,平时没什么人出入。”珠花说话的同时还在不断地张望,“你快进去,稍晚我再来带你出府。”

  “谢谢你,珠花姊。”夏就赢道了谢,快速钴了进去。

  庭院种了一棵桐树,枝叶茂盛,底下有一张石桌跟几张石椅,桌上还摆了一盘棋,徐风习习,树叶发出沙沙声响,更显得午后时光静谧悠闲。

  可惜她没有时间欣赏及感受,她加快脚步穿过庭院进到花厅。

  她怯怯地喊了一声,“区爷?”

  “谁?”区得静问道。

  她循着声音来源,左转跨过两道门,这里是一处夹间,看来是沐浴用的,再穿过一扇门,入目的是一面绘着花鸟、十分风雅的屏风,屏风后是两道从天花板垂降而下的帘幕,穿过帘幕便是区得静的卧房。

  此时,区得静光着上身,背着她侧卧着。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