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春野樱 > 红颜送行者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一


  听他说什么“好上了”这样的话,她瞬间头皮发麻。

  真是活见鬼,原主该不会已经跟他发生关系了吧?喔不,她的理智快断线了。

  “赢儿,我还是想娶你为平妻。”邵三德上前一步,伸出手又想触碰她。

  夏就赢连忙又退了两步,不悦且强焊的瞪着他,用眼神像告诉他“别碰我”。

  她的反应让他顿住了,跟着缩回了手,“赢儿,这偌大的赤石城除了我,不会再有第二个人娶你了。”

  “喔。”她不以为意地应了一声。

  邵三德眉心一拧,“你不担心吗?难道你想一辈子守着福全葬仪?”

  夏就赢想也不想地道:“有何不可?”

  他无法理解她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你可知道自己多大岁数了?”

  “我知道。”她神情严肃地问道:“你老实告诉我,在我失去记忆之前,我们……好上了吗?”

  “还没。”邵三德显得后悔惋惜,“若是有,我还舒坦些。”

  知道原主跟他仅停留在嗳昧阶段,并无进一步的关系,她顿时松了一口气,不过他这样的说是什么意思?是指没“吃”

  到她很懊恼吗?

  啧啧,这是什么心态?真是有够糟糕的男人士。

  “邵少,我们还是维持买卖的关系就好。”她说。

  “你的意思是……”

  “我现在只想振兴家业,好好把福全的生意做起来,让家人生活无虞,其他的事我暂时都不想。”夏就赢是真的这么想“那我们的婚事……”

  “若我们曾有过什么约定,那也是过去的事了。”她打断了他,“现在的我已经不是以前的我,而是全新的我,请你把过往的约定忘了吧。”

  邵三德露出懊恼又沮丧的表情,好一会儿不说话。

  夏就赢也懒得理会他,回头桃了一副棺材,“我要这一副,回头请邵少派人尽快送到福全,告辞了。”说罢,她迈开步子走出仓库。

  桑儿入殓两天后便要在城郊下葬,虽然依照习俗,白发人送黑发人,做长辈的会拿竹棒在棺头敲一下,但夏就赢向来不喜欢也不赞成这样。

  死了就没了知觉,杖打棺木,往生者其实不痛不痒,可是还活着的人以及杖打棺木的父母却是痛彻心扉。

  死岂是孩子所求?做父母的怎么忍心苛责孩子的早逝?失去孩子已经够折磨了,为何还要父母再承受这样的痛苦?

  所以每当举办这样的丧事,她都希望父母能好好的对逝去的孩子道爱及道别,她相信这对已逝的孩子跟活着的父母都是最好的安慰及解脱。

  当桑儿的棺木运至城郊坟场时,夏就赢发现有个男人正站在墓穴前跟守墓人说话,当她看清对方的长相时不禁一脸惊疑男人像是和她心有灵犀似的,转过头来看着她,没有说话,没有什么表情,唯独一双眼眸沉静而温柔。

  是他!夏就赢怎么都没想到区得静会出现在这里。

  丁大牛跟刘阿海将桑儿的棺木抬了过去,夏就赢和桑儿的娘珠花跟在一旁。到了咋天就挖好的墓穴前,丁大牛跟刘阿海放下了桑儿的棺木。

  “区爷,”夏就赢走上前,疑惑地问道:“你怎么会来?”

  守墓人拿出一件崭新的童女衫裙,“区爷带来的,要给孩子。”

  珠花先是一惊,随即感动又激动地道:“区爷,谢谢你、谢谢你……”

  “给她带套新衣,她回来时可以穿。”区得静的语气平静而温煦。

  珠花听着,泪如而下。

  夏就赢不知道要说什么,只是定定的看着他,眼底诉说着感激。

  区得静也不再开口,只是与她四目相望。

  不知为何,虽无言语,两人却彷佛都知道对方心里所想。

  就这样,那件漂亮崭新的衫裙跟着桑儿一起落葬了。

  葬好桑儿,区得静要珠花到区家做事,还让她带着自己的口信到区家找管事张叔。

  珠花的生活有了着落,又觅得安身之处,感激得一边流着泪,一边朝区得静深深鞠了个躬。

  夏就赢心想珠花一定不晓得区家位在何处,便吩咐丁大牛和刘阿海陪着她去,让他们把人送到后就先行回府,她则是跟区得静一道离开。

  走在城郊的路上,两旁稻田绿浪起伏,令人心旷神怡。

  夏就赢不时偷偷觑着区得静的侧脸,只觉得他整个人像是会发光一般,吸引着她的目光。

  “谢谢你。”她打破了沉默。

  区得静瞥了她一眼,“又谢我?”

  “谢谢你为桑儿母女俩做的一切。”

  夏就赢赞美道:“你真的是个不折不扣的暖男。”

  “你也是个不折不扣的暖女。”他的唇角微微一掀,“你为她们做的事,不是每个人都愿意做的。”

  她一点都不觉得自己有多伟大,对她来说,这都是稀松平常之事。

  “不是做每件事都是为了金钱利益,也不是做每件事都是为了回报。”夏就赢恬静温煦的微微一笑,“可以帮助别人……在别人悲伤脆弱或是需要安抚劝慰的时候伸出援手,我觉得很开心。”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