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春野樱 > 红颜送行者 >  上一页    下一页


  “你要祖母别再费心帮你觅亲?”区太夫人一脸哀怨地看着孙子,“祖母是什么心情,你可明白?”

  “祖母,这事得随缘。”区得静回道。

  “怎么随缘?”区太夫人抽抽噎噎地道:“所有人都知道你死了两任妻子,都说你克妻,尽管咱们区家家大业大,可没人真敢把女儿嫁进区家……”

  “祖母……”

  “叶家女儿跟郭家儿子殉情之事,着实让祖母感到后悔内疚,无端背上了两条人命,你又哪里知道祖母有多心慌害怕?”

  看祖母哭得伤心,区得静有点自责,他握着祖母的手,安抚道:“祖母,孙儿都知道也都明白,只是……”

  “静儿,”区太夫人打断了他,“你是区家嫡孙又是单传,可至今无后,祖母未能让你为区家延续香火,将来死了,哪里有脸面去见区家的列祖列宗?”

  区得静蹙眉笑叹,“祖母,流着区家血脉的何止我一人?学贤跟慕曦的身上都流着咱们区家的血呀,而且学贤都生下晁光了,区家哪会无后?”

  “那哪里相同!”区太夫人眉头一拧,严正地道:“他们不姓区,是外姓人。”

  区碧岚当然明白母亲没说错,她是嫁出去的女儿,一双儿女都姓周,对母亲来说,区家就只有区得静一人称得上血统纯正,也只有区得静生下的孩子才算得上是区家的子嗣。

  可是知道是一回事,当这些话从母亲口中说出来时,她还是感到不是滋味。

  他们一家六口住在区府,她的丈夫跟儿子都为区家尽心尽力的做事,就算没功劳,好歹也有苦劳。

  区得静瞥见姑母眼底的失落及隐隐的幽怨,提醒道:“祖母,您不该说这话。”

  “静儿,祖母只是……”

  “祖母,”为免祖母又说出不该说的话,他打断道:“我答应您,我会自个儿找个命硬的女人,免得又有第三个被克死的区家媳妇。”说罢,他恭谨一揖,“孙儿还有事要处理,先告退了。”话落,他旋身,一阵风似的走了出去。

  翌日,郭青阳的娘突然来到夏家向夏就赢致谢。

  原来郭家收到区得静给的一百两银子安家费跟十一两奠仪,共计一百一十一两,这对生活拮据的郭家来说根本是天上掉下来的大礼。

  郭大娘带了十两银子来,说是要付丧葬费,可是夏就赢婉拒了,要他们拿着这些钱好好过日子。

  郭大娘感激得落下泪来,不断鞠躬道谢。

  送走郭大娘后,黄娘问着女儿,“赢儿,怎么不收下那十两呢?”

  “娘,”夏就赢转头笑看黄娘,“好人做到底,那时虽说是让他们赊账治丧,可咱们又不缺那点银子。”

  “这么说是没错,可是……”黄娘环顾四周,轻轻一叹,“咱们也要过日子呀。”

  夏就赢轻搂着她的肩膀,安慰道:“娘,您放心,日子一定过得下去的。”

  黄娘看着女儿信心满满的表情,蹙眉笑叹,随即话锋一转,“话说回来,真没想到区家给了郭家那么多银两安家。”

  “是啊,”夏就赢的脑海中浮现出区得静那张好看得过分的脸庞,“算他还有点良心。”

  “可不是,一百一十一两可不是小数目。”黄娘说道。

  “一百一十一两买一个心安理得,倒也不贵。”夏就赢嘲讽道:“可能区家怕被冤魂纠缠吧。”

  黄娘听着忍不住笑了。

  “有人在吗?”

  突然,门外传来喊声,而且听起来有点急。

  “在,来了!”夏就赢应了一声,立刻上前开门。

  门一开,外面站着一个神情哀伤又有点急切的中年男人。

  “大叔,有什么事吗?”她问。

  男人面露愁色,语气哀凄地道:“家母刚刚咽气了,可否请你们到我家去……”

  “我知道了。”夏就赢面露怜悯之情,“大叔的娘亲走得可安详?”

  男人点点头,“没受苦。”

  “那真是她的福报。大叔等我一下,我马上跟你回去。”说罢,夏就赢转身走回屋里,叫来丁大牛跟刘阿海,告诉他们有活儿要干了。

  两人一听非常高兴,收拾东西后便跟着她要走出来。

  “赢儿,真有人找咱们治丧了?”黄娘揪着女儿的袖角,有些不敢置信地问道。

  虽然对丧家来说这并不是什么好事,但对许久没有生意上门的福全来说,这可是天大的好事。

  夏就赢点点头,低声道:“娘,我不是说了吗,日子一定过得下去的。”

  也许真是好人有好报,也或许是积了阴德,更或许是死去的叶淑娘跟郭青阳暗中帮忙,福全陆陆续续接到治丧委任,慢慢有了收入。

  那些委任福全治丧的丧家对于夏就赢像是纸扎屋这类有别于传统葬仪的做法,一开始虽然有点犹豫,甚至难以接受,但却在治丧的过程及事后渐渐感觉到宽慰及心安。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