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春野樱 > 红颜送行者 >  上一页    下一页


  “我听过有人提到区家有人会克妻,那又是怎么一回事?”她不解地又问。

  黄娘叹道:“区得静的两任妻子都死了。”

  “两任妻子都死了?”这要是在二十一世纪,夏就赢肯定要怀疑他在诈领妻子的高额保险金。

  黄娘点点头,“第一任妻子婚后三年才怀上孩子,可是因为难产,一尸两命,隔了不到两年,他又娶了第二任妻子,听说两人感情不睦,妻子经常往外跑,后来在城郊摔马伤重不治。”

  “这么惨?”

  “可不是吗?”黄娘轻叹一声,“就因为这样,大家都谣传他克妻,从此之后也没人敢冒险将闺女嫁进区家。”

  夏就赢沉默了一下,才又开口,“就是因为这样,区太夫人才会以高额的聘金诱使老叶将女儿嫁到区家吧?”

  “肯定是的。”黄娘温柔地笑看着女儿,“话说回来,那是老叶贪财,要是我,再多的聘金我都不会将你嫁给克妻的男人。”

  夏就赢唇角一掀,心却莫名的一沉。

  原来在区得静的身上发生了那么多不好的事情呀,难怪她觉得他那个人冷冷的,身上没半点人味。

  区府,潇湘苑。

  区太夫人卧病在床多日,自从知道叶家女儿跟郭家儿子跳河殉情后,她一直心神不宁,寝食难安。

  她压根儿不知道叶家的女儿有心上人,若是知道,她根本不会将她列入考虑,原本是美事一桩,如今却活生生的闹出人命,而且还是两条人命,怎不教她惊慌失措?

  “娘,喝点汤吧。”

  “是啊,娘,您不能不吃点东西呀。”

  赵瀞玉跟区碧岚在区太夫人床边,担心的劝道。

  “我吃不下……”区太夫人神情憔悴,一颗心惶然不安。

  “娘,叶家闺女的死与您无关,您就……”

  区碧岚话未说完,就听到门外的婢女喊道—

  “太夫人、老夫人、姑奶奶,爷回来了。”

  区太夫人一听,两眼登时一亮,“静儿回来了?他在哪里?”

  这时,房门被打开来,区得静就站在门外,往里头喊道:“祖母,孙儿回来了。”

  “静儿,快……快进来。”

  区太夫人急着要起身,赵瀞玉连忙上前将她扶起。

  区得静进到房中,穿过花厅,过了两道月洞门、一道精雕着四季花鸟的肖楠木屏风进到祖母的寝间,他向祖母、母亲及姑母请了安,上前走到床边。

  “静儿,你回来真是太好了,祖母这些日子……”

  未等她说完话,区得静便唤了一声,“祖母。”

  区太夫人一顿,疑惑的看着他。

  他神情凝肃,不疾不徐地道:“我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咦?”区太夫人有些惊讶。

  “我在大门遇见夏家的女儿了。”区得静回道。

  区太夫人害怕得哭了起来,“我……我不是存心的,我哪里知道叶家的女儿已有了心上人,又哪里知道她会寻短,我、我实在是……”

  “祖母,”区得静沉沉一叹,“寻死是他们的选择,与您无关,您不必太过自责。”

  “他们会不会来找我索命?”区太夫人怯怯地问。

  他有些啼笑皆非,“他们活着的时候都没有能力解决自己的问题了,死了还能做什么?祖母不必太担心害怕了。”

  “静儿,话不是这么说……”区碧岚的表情也带了几分忧惧,“听说福全免费帮他们治丧下葬,这几天那个邪门的女人又三番两次上门说要找你祖母,不知道她会不会做什么邪法来加害咱们?”

  区得静想起夏就赢的模样,大家都说她是从阴曹地府回来的女人,可是他完全感受不到她身上有什么邪气,他甚至觉得她虽然是有点粗野莽撞,但却比任何人都还要正气。

  “姑母,这真是无稽之谈,我一点也不觉得她邪气。”他话锋一转,“不过这事多少跟区家有那么一点关系,咱们是该负点道义上的责任,明天我会让人送奠仪给郭、叶两家,祖母应可宽心。”

  赵瀞玉听了点了点头,“娘,静儿这安排甚好,您就别自责了。”

  “嗯……”区太夫人脸上虽然未见安心的笑容,但心情已稍微轻松一些。

  “祖母,”区得静突然目光一凝,神情严肃的直视着祖母,“希望这件事能给祖母一个警惕。”

  闻言,在场的三个女人都是一震。

  区碧岚脸色难看的轻斥道:“静儿,你怎么这样跟祖母说话?”

  “这话我不能不说。”区得静看着祖母,语重心长地道:“祖母,婚姻之事全凭缘分,强求不会有好结果,孙儿希望祖母别再费心帮我物色第三任妻子了,她该出现的时候自然会出现。”

  不知怎地,他的脑海中突然闪过夏就赢的面容,他一怔,不免觉得好笑,他跟她不过只有一面之缘,以后说不定不会再有任何交集,不过话说回来,克妻的男人跟从阴曹地府回来的女人,说不定其实很相配。

  忽地,区太夫人伤心的哭了起来,打断了他的思绪。

  见状,赵瀞玉跟区碧岚急着上前安慰,赵瀞玉不解地问道:“娘,您这是怎么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