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春野樱 > 红颜送行者 >  上一页    下一页


  郭家夫妇一看到她,皆是一愣。

  “你们放心,淑娘跟青阳的后事由我来处理。”夏就赢说道。

  此话一出,不只郭家夫妇惊讶得说不出话来,就连一旁围观的人也都惊呆了。

  夏就赢眼底有着怜悯,真挚诚恳地道:“就算无法风光大葬,但我也不会委屈他们的。”

  听她这么说,郭大娘忍不住放声大哭。

  夏就赢让郭家夫妻赊账买了两副薄棺,将郭青阳跟叶淑娘入殓。

  知道这趟活儿不但没钱可赚,他们还要贴银子进去,黄娘虽然不是很赞同,但也打心里可怜这两个孩子,倒也没说什么。

  可是夏长寿一得知女儿免费为人治丧,而且一次还两个,气得从赌坊赶回家。

  “你这赔钱的丫头!”他气呼呼地吼道:“老子都没钱可赌了,你还借钱帮人治丧?!你究竟是怎么想的?!”

  看着夏长寿,夏就赢想起了老叶,他们都是没担当又残酷的父亲,可恶又可恨。

  “爹,咱们这行当是一种功德,就算没钱可赚,既然碰上了,也没有不帮忙的道理。”她续道:“我碰上了这事,那表示我跟他们有缘,注定要帮这个忙,不就两副薄棺,其他的东西都由我一手包办,花不了多少钱。”

  “都是你这晦气的丫头!”夏长寿不满地道:“自从你活过来之后,整个赤石城都不敢找福全治丧!”

  黄娘听了没好气地反驳道:“孩子的爹,你说的是什么话?赢儿能活回来,那是老天垂怜,说不定就是平日咱们积累了阴德,你怎么……”

  “你这个蠢女人,都你教出来的好闺女!”夏长寿骂完作势要打妻子。

  夏就赢一个箭步上前,挡在黄娘面前,两只眼睛直勾勾的瞪着他,“你敢?!”

  迎上她那无畏坚毅的目光,夏长寿不由得一惊,他从不曾见过女儿这个样子,老实说,自女儿“还魂”之后,他其实一直对她心存畏惧。

  他总觉得女儿虽然活了过来,但已经不是从前的她,似乎有个他不认识、天不怕地不怕又强悍的女人住在女儿身体里。

  “爹,”夏就赢冷肃地道:“我知道你以前会打娘,但我告诉你,要是日后你再对娘动手,我绝不会饶过你。”

  她的警告教夏长寿心里一颤,可他怎么能在女儿面前表现出害怕的样子?他眉心一拧,脸一沉,故作镇定地道:“你这个不孝女,居然敢威胁老子?”

  “我不是威胁爹,是劝告爹。”夏就赢唇角一勾,“福全葬仪的事,不是爹作得了主的。”

  “你……”

  “爹若想有得吃有得穿有得睡,日后可得收敛着脾气。”说完,夏就赢便拉着黄娘走开了。

  夏长寿看着女儿的身影,气得咬牙切齿,“好你个死丫头,不管你是何方神圣,我夏长寿还是你爹呢,走着瞧!”

  在夏就赢的帮忙下,郭青阳跟叶淑娘顺利下葬了。

  正如她所保证的,她虽然无法将他们风光大葬,但也没委屈他们。

  她为他们整理仪容,还帮叶淑娘画了个漂亮的新娘妆,并为他们换上新衣,让他们能体体面面的上路。

  不只如此,她两天两夜不眠不休的帮他们糊了一间温馨的宅子,教他们能在另一个世界组织家庭。

  为此,郭家夫妇万分感激。

  在为两人治丧的过程中,夏就赢发现郭家真的非常穷苦,他们是小佃农,郭大叔几年前伤了脚,至今不良于行,无法负荷粗活;郭大娘要照顾两个十二岁及十岁的孩子,还有年迈多病的公婆,根本帮不了农务,也因此郭家的生计重担几乎都落在郭青阳肩上。

  如今郭青阳死了,家里老弱病残,无以为继,生活堪虑,说来这全是因为区家跟老叶的一桩“交易”而起。

  一个用金钱买人家如花似玉的女儿,一个为了钱逼女儿撇下爱人出嫁,这不是交易,什么是交易?

  说来,老叶跟区家都得为这件憾事负责。

  于是,夏就赢决定到区家一趟,为失去经济支柱的郭家争取一些赔偿。

  第一天到区家求见当家的,家丁说他出城办事,不在府中。

  由于前一晚她特地打听了一下,知晓婚事是由区家太夫人作主,于是第二天再上门,她求见的人是太夫人。

  区太夫人早已得知叶淑娘跟郭青阳殉情之事,这些日子心里都慌得很,如今负责治丧的夏就赢突然求见,她心惊不已,哪里敢见她。

  就这样,夏就赢又扑了个空。

  可她不死心,第三天又再来。

  “姑娘,求求你别再来了,我家太夫人不会见你的。”家丁一脸为难。

  “我一定要见府上的太夫人,请她到郭家向青阳跟淑娘致意,以告慰他们在天之灵。”她相当坚持。

  “唉呀,”家丁面有愁色,“你……你这不是为难我们吗?”

  “是啊,夏姑娘,我家太夫人怎么可能去他们的灵前致意呢?这不就等于承认是她害死了他们吗?”另一名家丁此话一出,立刻惊觉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马上改口,“不不不,他们是自己寻死的,不关我们太夫人的事。”

  “小哥,你就再帮我……”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