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春野樱 > 红颜送行者 >  上一页    下一页


  最近黄娘身体有点虚,夏就赢想买几条鱼回家让她补补身子。

  一早忙完了手边的事情,她便一身轻便的前往城郊。

  来到河边,只见一群人围拢在河岸旁议论纷纷,个个神情凝肃,似是发生了什么大事,她好奇的凑上前去。

  一看到她,众人像是看到什么脏东西似的跳开,她倒也不以为意,反正自从她“死而复生”后,大家对她都是这样的态度,而且他们闪开了也好,她什么都看仔细了。

  岸边的草地上躺着两具泡水的尸体,一男一女,一条红布将两人的手紧紧缚在一起。

  不用说,这肯定是殉情。

  她做了那么多年的礼仪师,什么难看的、残缺不全的尸体都见过,对她来说,这真的只是一小块蛋糕而已。

  她上前,合掌向两人的遗体行了个礼,嘴里念念有词。

  有位捕鱼大叔壮起胆子上前,问道:“夏姑娘,你……能处理吗?”

  夏就赢点点头,“有什么东西能先将他们的遗体盖住吗?我想他们不希望别人看见他们的样子。”

  几位渔夫也不是第一次在河里捞到尸体,很有默契的马上取来两件更换的外衣交给她。

  她用外衣将两人发白肿胀的遗体盖住,低声道:“放心吧,再没人能将你们分开了。”说完,她问着围观的众人,“有没有人认识他们?他们是赤石城的人吗?”

  一位大娘从人群中探出头来,怯怯地道:“如果没看错,那应该是叶家的女儿淑娘跟郭家的儿子青阳。”

  “大娘,你认识他们吗?”夏就赢问道。

  大娘点点头,“真是造孽,想不到他们就这么一起走了。”

  “都怪淑娘她爹……”另一位婆婆叹道:“为了区家大笔的聘金,竟然棒打鸳鸯,谁不知道淑娘跟青阳是一对呢!”

  “那有什么办法,谁教郭家是穷佃农。”

  “就算穷也总比嫁给克妻的男人好吧?”

  “唉呀,这事真不是咱们能说的呀。”

  夏就赢听闻过区家的事,但因为跟她没有什么关系,她并没有特别放在心上,如今听他们说什么克妻的男人,指的是区家的谁吗?

  她正想再问,有个男人气喘吁吁地跑来,冲着人群气急败坏的问道:“真是我闺女?”

  “老叶,应该是你家淑娘没错。”有人回道。

  老叶气怒的上前,一把撩起盖着遗体的外衣,看了那两具尸体一眼,顿时脸一沉。“真是这不要脸的贱蹄子!”

  刚才有人去找他,说他女儿死了,他还不相信,没想到是真的。

  闻言,夏就赢好傻眼,她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父亲见到女儿遗体该有的反应。

  “好好的区家不嫁,居然跟郭家的穷小子殉情?丢脸!真是丢脸!”老叶气得抓起草地上的一根短棍,就要朝叶淑娘跟郭青阳遗体上打。

  见状,所有人都忍不住惊呼。

  夏就赢一个箭步上前,不知哪来的力气,竟一把抓住老叶的手,两只眼睛像要喷火似的瞪着他。

  老叶刚才气昏了头,没注意到她也在场,这会儿狠狠吓了一跳,急着抽手,木棍也跟着掉了。“你、你不是夏家的……”

  夏就赢目光严厉的直视着他,“他们丢脸?你才丢脸!你这是个当父亲该有的样子吗?!”

  突然遭到斥责,老叶愣住了。“什么?你……”

  “为了聘金,硬要破坏女儿的恋情,你不只丢脸,还无耻!”

  其他人都被她勇敢正义的行为一震,个个瞪大了眼睛看着她教训老叶。

  被一个小辈教训,老叶的脸不知该往哪里摆,连退了两、三步,气怒的指着她,声音微微颤抖的道:“你、你说什么?”

  “你会有报应的。”夏就赢说得气愤。

  “是他们自己要寻死,关我什么事!”老叶拉不下老脸,死不认错,张牙舞爪的,“他们一个诱拐别人家的闺女寻死,一个不要脸的跟男人不干不净,我……我才是受害者!”

  “要不是你贪财,他们会死吗?”夏就赢直指着他的鼻子。

  “我让她嫁到好人家,有什么错?”老叶涨红了脸辩驳道:“我养了她十七年,她竟然这样回报我?”

  “你简直强词夺理!”

  “哼!”老叶冷冷的瞪着女儿的遗体,“既然她想当郭家的人,就去当郭家的鬼!她的尸体就让郭家去收吧!”说罢,他迈开大步走了。

  他才离开不久,郭青阳的父母也收到消息急急忙忙的赶了过来,一见儿子的尸体,夫妇俩哭得肝肠寸断。

  “孩子呀,你们怎么这么傻?怎么这么傻?”郭大娘凄厉地哭喊道。

  “唉呀,人死不能复生……你们就节哀顺变吧。”

  “是啊,你们可要保重身体呀。”

  旁人纷纷劝慰着他们夫妇俩,但还是安慰不了他们伤透的心。

  夏就赢心想,郭家这么穷,肯定没有余钱可以为儿子治丧,再说老叶摆明了不肯帮女儿收尸,要将女儿的后事丢给郭家,这对郭家来说绝对是雪上加霜,难以负荷。

  她不知道便罢,如今让她撞上了,岂有置之不理的道理。

  打定主意后,夏就赢走上前,“郭大叔、郭大娘……”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