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春野樱 > 红颜送行者 >  上一页    下一页


  夏全赢没回嘴,继续折着纸莲花。

  听见夏全赢没头没脑的说了那句话,夏就赢也有点疑惑,可是她没有想太多,只是客套的向邵三德道了歉,“邵少,非常抱歉,我去地府走了一回后,很多事都记不得了,不过我想日后会慢慢想起来的。”

  邵三德沉默了一会儿,有点无奈地道:“希望如此。”

  赤石城南有座广阔的大宅,正是赤石城巨贾区家的宅邸。

  区家宅邸除了主院,还有三大院三小院及五处庭园,其中还不包括仆婢居住的院落及厨房。

  区家三代经商,以茶叶、布疋及南北杂货发家,累积了难以计数的家产及物业,在城里及其他城镇拥有数十家店铺、房产以及良田,不过区老太爷已去世多年,区老爷也在十几年前病逝,现今管理家业的是年近三十的区得静,而掌家的是区得静的祖母区太夫人常氏。

  区家家大业大,唯一缺憾是人丁单薄,区家老太爷夫妻俩膝下只有一双儿女,儿子区碧辉与妻子赵瀞玉又只生下一子区得静。

  虽说女儿区碧岚跟女婿周适才也住在区府,且育有一双儿女,外孙周学贤早已娶妻傅传玉,生下一子周晁光,可对思想传统保守的区太夫人来说,女儿嫁了便是外人,就算都在身边,终究是外姓人,而外孙女周慕曦年届十六,也差不多到了婚配的年纪。

  也因为这样,她心心念念着唯一的嫡孙能早日为区家延续香火。

  年近三十的区得静在二十岁那年娶了第一任妻子廖秋霜,她跟区太夫人一样出身书香门第,知书达礼,四艺俱全,个性温柔婉约,和区得静相处融洽。

  廖秋霜身子不好,婚后三年才好不容易怀上孩子,却因难产而母子双亡,这事虽然带给区得静不小的打击,却浇不熄区太夫人亟欲为区家延续血脉的热情。

  两年不到,她又帮孙子作主,将马商之女楚燕娶进府里。

  区得静在商场上是个冷厉之人,行事一丝不茍,从不犹豫留情,在他的掌持下,区家的事业规模益发庞大,他在父亲死后的十几年间,在赤石城及他城共开了五家茶楼、十家布庄,最近更筹划开一家客栈。

  凡是跟他做过生意的人,无不对他说一不二的行事作风印象深刻,可这样坚硬如钢的他,对着丧夫丧子的祖母,却是很难违逆其心意,对她近乎有求必应。

  虽然还没准备好要续弦,但仍旧依了祖母的意思娶了楚燕,可是廖秋霜的一尸两命对他造成阴影,致使他一直不愿与楚燕圆房,甚至最后分房,过着有名无实的夫妻生活。

  楚燕性子刚烈好动,由于是马商之女,善于骑术,为解愁闷,经常出城竞马,而他也一直由着她,怎料婚后不到两年时间,她在一次出游竞马时摔下马背,当场跌断了颈子,伤重不治。

  从此之后,他克妻的传言便不胫而走。

  这天一早,随从备好马车等着区得静上车,要前往邻城巡视几家店铺及放租的田地。

  出门前,区得静依照往例前往祖母住的潇湘苑向祖母及母亲问安告辞,母亲通常一早就会去陪祖母说说话。

  “静儿,有件事本来想等你回来再告诉你,不过祖母想想,还是提早让你知道吧。”区太夫人神情愉悦地道。

  “祖母喜上眉梢,应是好事。”他淡淡一笑。

  “那是当然,因为是喜事。”她说。

  区得静顿觉不妙。“喜事?”

  “祖母已经帮你觅了门亲事。”区太夫人兴高采烈地道:“女方虽不是富贵人家,但也是身家清白的小家碧玉……”

  “祖母……”

  他眉头一皱想拒绝,可是区太夫人不让他插话。

  “我知道这是你第三次娶妻,应该也不想大张旗鼓,祖母倒是不勉强。”

  “祖母……”

  “幸好对方也不在意,只说女儿能有个好归宿便行,不在乎那些……”

  “祖母。”区得静声线一沉,终于打断了她的话,“请您不要这么做。”

  区太夫人目光一凝,“静儿,你知道祖母几岁了吗?”

  “祖母身体康泰,准能高寿。”

  “你看看学贤,他年纪比你小,可是都有个两岁的儿子了,祖母能不急吗?”

  “祖母,我目前未有续弦的打算。”区得静神情严肃地道。

  “你是区家单传,至今却未帮区家延续香火,你难道一点都不……”

  “祖母,婚事急不得。”他的态度略显强势,“这事,请您老人家勿一意孤行。”

  区太夫人又气又急,忙着找一旁的媳妇帮腔,“瀞玉,你听听他说的是什么话!你这为娘的还不说说他吗?”

  赵瀞玉向来是个不出头的,由于婆婆当家,她性情又温顺怯懦,所以府里大大小小的事她都不过问。

  突地被婆婆这么一喊,她有点慌张,“静儿,你……你就乖乖依了祖母的意思,别……”

  “祖母、母亲,婚事不可儿戏,这事待我回来再议。”说完,区得静向两人告辞,旋身离开了。

  赤石城的城郊有条赤石河,鱼量丰富,有不少渔夫撒网捕鱼,就地贩卖,价钱比在城里要便宜许多。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