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春野樱 > 红颜送行者 >  上一页    下一页


  对她来说,穿越这种事只是电视剧和小说用来骗那些爱作梦的女生的故事,压根不可能是真的,可是现在她亲身经历了,也容不得她不信了。

  她是李晓玟……喔,曾经是李晓玟,一个活在二十一世纪、刚满三十岁的礼仪师。

  一场车祸意外夺走了她的生命,却又离奇的让她的魂魄穿越了时空宿进这个二十二岁的夏就赢的身体里。

  夏就赢,光听名字就知道帮她命名的人肯定是个自以为是赌神的赌鬼,果不其然,原主的爹是赤石城出了名的赌鬼。

  夏家做的是丧葬的行当,这本该是独门的行当,可是生意却一年比一年差,这绝不是因为赤石城的百姓变长寿了,该死的、会死的,终究都要死,可因为夏长寿无心工作,还曾经让一个高寿一百零三岁的人瑞往生者从棺材里滚了出来,以致于大家都不放心将丧葬事宜交托给他。

  福全葬仪一直都靠黄娘撑着,可早已入不敷出,捉襟见肘,现下还愿意待着的伙计,就只剩下丁大牛跟刘阿海两个人了。

  她没有原主的记忆,但是凭着她聪明的脑袋,但是听着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她倒也把自己的处境了解了一个大概。

  对于夏就赢的“死而复生”,黄娘等四人一开始虽然受尽惊吓,但很快地又感到开心不已。

  可是围观的那些路人可没这样的胆子,大家都说她是从阴曹地府回来的女人,对她十分忌讳,也因此福全葬仪的生意越来越差了。

  李晓玟上辈子是礼仪师,如今又宿在夏家女儿身上,她想,或许这是老天巧妙或是仁慈的安排吧?

  没生意上门的时候,她开始研究古代的葬仪,比较古今差异,并从中找到优缺点加以改革。

  她还会自己制作精美的、古人不曾见过的纸扎屋,还有各种交通工具,但她可没忘记她现在人在古代,所以这些东西都是依照古代的形式,例如马、马车等等。

  黄娘等人看了都忍不住啧啧称奇,惊叹不已,原因无他,只因夏就赢从来就不是一个心灵手巧的姑娘。

  她长得好,但笨手笨脚的,也没什么心思想法,日子一天一天闲散的过,从来不急也不慌。

  若要说她从前是踢一下走一步的牛,现在可说是日行千里的良驹,她从不浪费丁点时间,每天忙着将死气沉沉、杂乱无章的宅子重新整顿,做些他们不曾见过的丧葬品,不只是栩栩如生的纸宅子、纸马车,还能用各色的纸折出一朵朵漂亮的莲花跟胖元宝。

  “赢儿,你是从哪里学到做这些东西的?”黄娘惊奇的问道。

  “在阴曹地府学的。”她总是开玩笑的这么说。

  对于她不记得所有人所有事,大家也没觉得怪,只想她许是不小心喝了孟婆汤,才会忘却前尘往事。

  这天,距离夏就赢死后复生已经足足过了两个月的时间,金寿棺材店的小老板邵三德来了。

  他乍听到这个消息时也是心惊,心想她人虽然活了回来,但该不会身体里宿了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他曾听说回魂的人有些时候已不再是原本的那个人。

  他家虽是卖棺材的,但他对这些事多少有些顾忌跟恐惧,所以始终不敢去夏家一探究竟,若非夏长寿总说他女儿就像脱胎换骨了一般,他也不会在好奇心的驱使下上门来。

  他来到夏家时,夏就赢正好在教黄娘和夏全赢折莲花跟元宝。

  “欸?邵少?”瞥见他进门,黄娘惊喜地起身迎上前,“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

  好不容易有人要娶女儿,而且还是平妻,她不知道有多高兴,没想到一场意外坏了一桩好事,女儿复生后,她一心想着邵家会再次登门正式提亲,岂料却毫无动静,如今见邵三德终于来了,她心里又燃起了一线希望。

  “夏大娘,我来看看贵行最近生意好不好。”邵三德说话之际,目光一直盯着只瞥了他一眼便埋头折纸莲花的夏就赢。

  她虽去阴曹地府走了一遭,可依旧是那么明媚动人,巴掌大的鹅蛋脸,秀眉明眸,唇红齿白,秀鼻高挺。

  黄娘轻叹一声,“好不好,邵少哪里不知道?”

  邵三德蹙眉一笑。确实,他家里是做棺材生意的,福全葬仪已经许久不曾跟他家订货了。

  “现在跟金寿往来最频繁的应该是祥鹤葬仪吧?”黄娘问道。

  “确实。”他干笑一声,话锋一转,喊道:“赢儿姑娘。”

  闻声,夏就赢抬起头来,她现在已经比较适应了这个新身分了,她疑惑地望着他,眨了眨眼。

  “赢儿姑娘?”他听说她复生后什么事都不记得了,难道是真的?

  “你是……”她压根不知道他是何方神圣。

  “赢儿,”黄娘急道:“他是金寿棺材店的小老板邵三德少爷。”

  “喔,失敬。”夏就赢一听,心想他应是跟福全葬仪有往来的生意伙伴,立刻礼貌地起身一揖。

  她的反应让邵三德愣了一下,再次确认的问道:“赢儿姑娘,你真的完全不记得我们的事了吗?”

  夏就赢顿了一下。我们?他是指他跟她吗?他们之间会有什么事?是关于棺材买卖吗?

  “呃……”她试探地问道:“我有欠你货款吗?”

  他呆了一下,摇摇头,“不,没有。”

  “是吗?”夏就赢安心一笑,“那就好。”

  “邵少,”见邵三德有点不知所措,黄娘又道:“赢儿她什么都不记得了。”

  “嗯……我听说了,只是没想到她忘得这么彻底……”邵三德忍不住叹了口气。

  这时,夏全赢闷闷的插了一句,“有些事,忘了也好。”

  “全赢!”黄娘眉心一拧,“怎么这么说话?”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