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春野樱 > 地主家的奶娘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二


  闻言,方家威一震。“这……”

  “从今以后,傅文仪是傅家的女儿,与你方家无关。丽心跟兰心是傅家的孙女,也与你方家无关。老舒,送客。”说罢,他拉着傅文仪,转身走开。

  方家威呆站在原地,瞠目结舌。

  花轿来到和家,将新娘子迎上花轿,便出发前往城中的燕家。

  因是纳妾,迎娶的阵仗并不大。媒人红姑、轿夫加上几个丫鬟家丁,只有十人,沿途也未敲锣打鼓,但即使这样,才刚通过城门,也是引来许多路人的注意。

  和秀敏面无表情的坐在花轿里,虽妆扮得犹如天仙,却不见一丝新嫁的欢喜。

  轿子外,人潮杂沓,人声鼎沸,隐约还能听见谈论声——

  “轿子里的是燕家新纳的小妾啊?”

  “是啊,听说就是佃农和三吉家的闺女。”

  “你是说那个在傅家服侍傅文绝一年的和家女儿?”

  “就是她。”

  “她哪算得上是闺女?”

  “那倒是。”

  接着,和秀敏听见几声暧昧的讪笑,她感到很不是滋味,可反驳不了也不想反驳。

  突然,花轿停了下来,外面传来骚动,她好奇的掀起轿帘往外看,只见两旁有不少路人驻足围观。

  这时,轿子前方传来了红姑的声音——

  “傅、傅大少爷,请问你这是……”

  “拦轿抢亲。”

  傅文绝此话一出,周遭一阵哗然,和秀敏也瞬间呆愣住。

  他堂堂傅家大少爷,怎敢做出这种惊世骇俗、惹人非议的事?

  她是新嫁娘,轿子外不管发生了什么事,她都不宜露脸,只能安静的坐在轿内,可这时她已经快坐不住了。

  “傅大少爷,你这是在开什么玩笑?这是燕家的花轿,轿子里坐的也是燕家的新娘。”红姑说。

  “花轿还没进燕家门,新娘还没拜燕家祖宗,不算。”

  傅文绝这番话,又引来议论纷纷,可他不在意,今天不管如何,他都要把和秀敏给争到手。他已经放弃了一切,傅家少爷的身分、傅家资产,他都不要了,他只要她。

  “傅大少爷,请你行行好让个路,这位姑娘已经是燕家人了。”红姑放软姿态道。

  “她还不是燕家人,可她早已是我的人。”他说。

  我的人这三个字让围观的众人惊呼连连,和秀敏也忍不住瞪大了美眸。

  “傅大少爷,你、你说这是……”

  “燕家要抢我的人吗?”傅文绝态度强势,语气也相当强硬,“今天,我不会让她坐着这顶花轿进燕家的门。”

  迎亲队伍此时进退不得,轿夫也将轿子放了下来,面面相觑。

  “和秀敏,除了我,你谁都不准嫁,更别说是做小做妾。”

  他近乎霸道的言语,让和秀敏的心十分激动。她感到愤怒,愤怒他为何要坏她的姻缘?燕家要她,也愿意惜她,就算她不爱燕家小当家,可只要本本分分过日子,她跟家里人都能过得安稳,而他这么一拦又说了这番话,别说是燕家,日后再无任何人家容得了她。

  可她又感动,感动他至今还不愿放弃她,他的心还悬在她身上,他甚至认定她是他的人,纵使他们清清白白,也无承诺。

  她的心情很乱、很慌。

  “行行好啊,傅大少爷,你这样真会误了时辰的。”红姑试图同他商量,“傅家有头有脸,闹大了事情,傅家跟燕家都丢不起这个脸。”

  “我已不是傅家子孙。”傅文绝说,“我已离开傅家,跟傅家再无瓜葛。”

  听见这番话,和秀敏心思更加混乱了,他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他被逐出家门?还是……她再也坐不住了,扯下盖头,掀开绣帘,惊讶的看着拦在轿前的傅文绝。

  她露脸,又引起围观路人的一阵骚动及议论。

  傅文绝看着终于从轿中探出头来的她,先是一怔,随即唇角微微扬起。“你终于肯见我了?”

  看着自她离开傅家后就不曾再见一面的他,她的心跳得好快,呼吸急促,双颊热,眼睛也跟着又湿又热。

  “不是说过不准再不告而别的吗?”他定定的注视着她。“你留下一张字条算什么?”

  和秀敏的喉咙像是塞满了热沙,迟迟不出声音。

  “我以为你离开是不想做小,可当我听说你要嫁到燕家做妾时,我真是不懂。”傅文绝的眼底有着一抹懊丧。“文仪说,那是因为你是真爱我,你善良,不忍伤另一个女人,你爱我,又不愿恨我,你愿意嫁到燕家做小,那是因为你不爱他。”

  “够了……”她艰难的发出声音,但只有她自己听得见。

  “和秀敏,你心里还爱着我,怎能嫁给燕家小当家?你何苦委屈自己,苦了我,又辜负燕家小当家?”

  “不、不要再说……”和秀敏秀眉紧拧,气恨的瞪视着他,却早已泪如雨下。

  “你以为你犠牲自己,就能成全所有人、所有事吗?”傅文绝上前一步,更靠近轿门。“不,你错了,你的犠牲成全不了什么,只会造成更多的遗憾跟伤害。”

  “不……”她眉间跳动,声线颤抖,“你根本……根本什么都不知道……”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