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春野樱 > 地主家的奶娘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六


  和秀敏一听,急问:“他又找你麻烦吗?”

  “不是。”他蹙眉苦笑。“他只是希望这期的租金可以延缴。”

  她有些不安的睇着他。“那你……”

  “我当然答应了,还给了他五两银子。”他说。

  和秀敏没料到他会是这样的回答,不禁顿了下。“咦?”

  “他说他娘自年后就一直生病,还拖着病体下田,所以我给了他五两银子,让他带他娘去看病。”

  她的唇角不自觉往上扬,然后用一种激赏又崇拜的眼神紧瞅着他。“大少爷,你真是个好人。”

  “少灌我迷汤。”傅文绝没好气的斜瞥了她一眼。

  “是真的。”她衷心地道,“你真是个好心人,虽然外表看起来很冷淡,心却是热的。”

  在她心里,他是个心热的好人吗?若他告诉她,他想卖地开设茶楼,她还会那么认为吗?

  和秀敏看见他眼底的愁思,好奇地又问:“这是好事,为什么你看起来还是很不开心?是舍不得那五两银子吗?”说完,她调皮的咧嘴一笑。

  傅文绝伸出手指,轻推了下她的额头,唇角带着一抹笑,但旋即又消失。

  “到底怎么了?”她稍稍敛起笑意。

  他叹了口气,才幽幽地道:“今天我跟庄四维聊了一下,原来他们家一家六口,能下田干农活的只有他、他娘跟一个十二岁的弟弟,可他娘多病,弟弟又小,担子几乎都落在他肩上。”

  提起庄四维,和秀敏也感到不舍。“四维那孩子真的懂事得让人心疼,他爹在庄大娘怀最小的女儿时就过世了,他从此兄代父职,扛起家中重担。他很聪明,以前也曾到我家跟我娘学写字识字,可惜后来农忙,便中断了。”

  “是吗?”傅文绝知道金玉良的父亲是秀才,因此她是少见会识字的女子,和秀敏及其弟妹都识字,也是由她娘亲一手教导。“今天,他问了我一件事……”

  “什么事?”

  “他问我还开不开茶楼。”说完,傅文绝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她的表情。

  和秀敏只是愣了一下,没有太大的反应。

  “他说如果我还开茶楼,他想到茶楼来学习,来干活,他想多攒点钱给他弟妹读书识字,让他们能有机会追求不一样的人生。”他深呼吸了一口气。“他那激动的神情及眼底的泪水,让我突然觉得自己有种……使命感。”

  闻言,她心头一撼。“大少爷的意思是……”

  “我想帮助他们,这次,我追寻的不是我自己的梦想,而是他们的梦想。”

  和秀敏听着,顿觉情绪沸腾,她惊讶的看着他,她知道他说的是真话,没有半点虚假。

  “庄四维是个有想法的年轻人,如果给他机会,他定能出人头地。”傅文绝握住她的手,目光一凝。“我想给他,还有其它像他一样的人机会,但是我需要把我的地卖了才能……”

  他话未说完,她已经挣开他的手,她不是生气,只是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响应他。他的出发点是良善的,想要造福众人,可是她爹跟许多叔叔伯伯们都靠着那些田地生活……“可是,你才刚跟我爹他们打了新的租约。”

  “我知道。”他眉心一拧,再次握住了她的手,紧紧抓着,不让她抽回去。

  “所以我希望取得你的谅解及认同,然后请你帮我一起去说服他们。”

  和秀敏神情苦恼的摇摇头。“我爹他们刚落了肥播了种,你要我怎么跟他们说?”

  “就是因为这样,我才觉得苦恼。”傅文绝觉得心情好沉重,他多么希望做更多事,帮助更多人,可现在他却什么都做不了。

  看着他一脸愁郁苦恼,她也感到难受,她是认同他的想法,只是……

  沉默了一会儿,她怯怯的问:“难道没有其它办法吗?”

  “我不能动用傅家的资产。”他说,“我手上能用的现金也不够盖一家茶楼。”

  “不能跟老爷子商量吗?”她问,“如果跟他借一点,他会同意吗?”

  “祖父是个保守的人,凡事稳扎稳打,当初我说要开茶楼时,他曾严厉反对过,他认为土地是先祖留下,后辈只要守成便可,再加上后来文豪胡乱投资赔光了他自己跟姨娘的资产,祖父认为那便是我的借镜。”

  和秀敏愤慨地道:“他不切实际又不用心经营,可是你不一样。”

  “不管如何,祖父同意让我开茶楼已是让步,我想他不会让我动用傅家资产的。”傅文绝苦恼地道。

  “凡事没有绝对,也许你提出详实的计划,便能得到老爷子的认可。”她认真的凝视着他,用眼神告诉他,她绝对对他有信心。“你现在想做的事是施惠于人的好事,也许老爷子会同意。”

  听了她的劝,他燃起了一线希望,脸上终于有了一点点笑意。

  这时,和秀敏突然捧起他的脸,用自己的额头轻轻碰了他的额头一下。

  傅文绝的心一突,疑惑地问道:“你这是在做什么?”

  “加持啊。”她甜甜一笑。“我都是这样帮弟弟妹妹们加持,好让他们有更多的勇气去做更多的努力。”

  她可爱的举动令他心头一暖,充满宠溺的视线再也无法从她身上离开。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