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春野樱 > 地主家的奶娘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四


  这一日,邻城一位名叫利汇的商人前来拜访傅文豪,言明想在江东置产,希望能买下傅家之前说要卖的几块田地,他开出了一个漂亮的数目,足足是周如山的两倍之多,教傅文豪一听便心动不已。

  傅文豪初掌傅家物业,许多人对他既不信任又无信心,他正需要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而现在,机会上门了,他想着,如果他以高于周如山开出的价码卖出傅文绝原本想卖的地,一定能教那些看扁他的人刮目相看。

  于是,他在利汇初访的当日,便与其签下买卖契约。

  此事翌日便传开了,那些年前刚跟傅家重签契约的佃农们措手不及,而周如山也在得知这消息后,暴跳如雷。

  这日午后,傅文豪意气风发的带着两名随从出门,前往傅文绝之前相中的一块城中腹地,途中,有辆马车拦路。

  “傅二少爷……”车夫唤住他,“我家主人在车上约你一见。”

  傅文豪好奇一探的同时,车里的人掀开帘子,正是周如山,他也不啰唆,打发了两名随从,然后上了车。

  “二少爷,我听到了一些消息,不知真假?”周如山开门见山地道,“听闻你已经跟邻城一个名叫利汇的商人签下土地买卖契约?”

  “是啊,一点都没错。”傅文豪说得得意。

  周如山愀然。“你似乎忘了我们的约定。”

  “在商言商,利汇开出的数目是你的两倍,你说,我该卖他还是卖你?”

  他理直气壮的模样瞬间激怒了周如山。“傅文豪,别忘了你是怎么坐上当家的位置!”

  “周爷别恼,大不了我办桌酒菜向你赔罪。”傅文豪得意便忘形,态度嚣张又无赖。

  周如山是只老狐狸,却被他摆了一道,十分懊恼。“傅文豪,当初要不是我找人去袭击傅文绝又嫁祸给佃农,他不会傻了,若不是我给你出主意,给了你药,你也没那胆子爬上当家的位置坐。”

  “周爷,你给药是真,可冒险去下药的又不是你。”

  “你想过河拆桥吗?”周如山两只眼睛像要杀人似的瞪着他。

  “买卖不成仁义在嘛,待我站稳了脚步,再找几块地卖你便是。”

  傅文豪那一副你奈我何的样子,实在教周如山吞不下这口气,没错,买不成这块地就买别块,但他恼的是,傅文豪结结实实的耍弄了他。

  “傅文豪,我周如山可不是善男信女。”他怒视着傅文豪。“信不信我现在就到官府去递状告发你?”

  傅文豪有恃无恐地哈哈大笑。“你想玉石倶焚?没关系,我陪你。”

  “你……”

  “周爷,你可是聪明人,断不会干胡涂事吧?”傅文豪说完,径自下了马车,扬长而去。

  堂审的日子到了。

  和秀敏在狱中也待了一个月时间,整个人显得消瘦憔悴。

  因为傅文仪之故,她在狱中其实并没受到任何委屈,她的牢饭永远是热的,狱卒会给她干净的水梳洗,也给衣服换,可是她吃不下多少东西,也没有一天能好好安睡。

  她的心,一直悬在傅文绝身上。因为傅文仪说他虽然清醒了,但状况却比以前更差。

  大家一定会告诉他是她下毒害他的吧?他会怎么想?又会如何的难过呢?十二岁的他,再如何聪明,情感还是单纯的,知道他最信赖最喜欢的奶娘居然在他食物里下药,他想必又伤心又气愤吧?

  每每想到他可能正恨着她,她就心痛。

  “走吧,上堂了。”狱卒打开牢门,替她上了铐,领着她前往大堂。

  走出大牢,前面一片光亮,耀得和秀敏睁不开眼睛,在她闭上眼睛想适应光线时,一个不曾出现在她生命里的画面一闪而过。

  她看见一个穿着黑衣、身形瘦削的婆婆,婆婆正看着她,对她说“去吧,拿出你魅惑男人的本事去救助百姓吧”,她还不及探究这话是什么意思,画面便在她睁开眼睛的同时消失,不知怎地,她的心因此跳得又急又重,教她快负荷不了。

  “走快点。”狱卒沉声催促。

  和秀敏一慌,跌了一跤,裤子脏了,膝盖也磨破皮,但她仍努力爬起来,继续前行。

  来到堂上,知县未到,堂外却已经挤着许多看热闹的人,还有……她的爹娘。

  看见爹娘忧心悲伤的面容,她几乎要忍不住掉下眼泪,接着她再看向公堂两旁,则是坐着傅文绝、傅文豪及几个佃农管事。

  与傅文绝的视线迎上,她的眼泪瞬间夺眶而出,可傅文绝看着她的眼神及表情却犹如寒霜。她唇片颤抖歙动,几度想喊他,但却怎么都发不出声音。

  “跪下。”狱卒将她押至堂前,用力推了她的肩膀,迫使她双膝一曲,直接跪地。

  和秀敏觉得羞耻,只因在傅文绝面前的她,是如此卑微又狼狈,她是个犯人,是个毒害傅家爷孙俩的犯人,其心狠毒,罪无可恕。

  不一会儿,知县上堂。

  “民女和秀敏……”

  “民女和秀敏在。”她应着。

  “你被控在傅定远、傅文绝爷孙俩的饮食中下毒,意图使人致死,你可认罪?”

  和秀敏扬起脸,坚定地道:“不认。”

  “傅家爷孙二人都在食用你煮的杂烩后中毒,大夫也确定杂烩中被下了毒物,证据确凿,你还不认?”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