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春野樱 > 地主家的奶娘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八


  管事报告各个佃农收租及收成分配的事,老舒则是说明府中大大小小的事情,并依他的指示执行,至于账房,必须将每一笔收支巨细靡遗的记录并与他核对,这些事看似平常,却都需要智慧及心力去应对。

  待这些事宜讨论告一段落,傅定远又和老舒等人商议着发放慰劳金的事宜。

  这是傅家自先祖便有的规定,每年的年终,不论职位、不管大小,都依其一年的表现核发对等的慰劳金,不只在傅府里当差的人,就连辛苦一整年的佃农也有分。

  “老爷子,今年发给佃农的慰劳金比照去年的吗?”

  “唔……”傅定远沉吟片刻,转头看着傅文绝。“文绝,你觉得呢?”

  傅文绝不禁一愣,没想到祖父会突然询问他的意见。

  傅定远也不催促,吩咐老张道:“你把账册给他瞧瞧。”

  老张点头,立刻将账册递给少爷,并一一向他说明。

  听完,傅文绝沉默了好一会儿,若有所思。

  傅定远也很有耐心,等待片刻后才问:“你有何想法?”

  傅文绝神情认真地道:“之前奶娘乡下的亲戚来府中做客,据我所知,他们也是佃农,孙儿跟金大娘聊了一些事,知道佃农的生活普遍都不宽裕,每年扣掉上缴地主的租金跟收成,别说攒不了钱,就连生活都非常勉强,孙儿认为田租收费及收成分配额,都有再研议的必要。”

  听他这么说,傅定远露出讶异的神情。

  其实比起其它地主,傅家开给佃农们的租金跟收成缴付成数,已经比其它地主还要宽厚,因此几年前当傅文绝开始掌管家业时,虽有佃农集体陈情,希望能重新研议租金跟缴付成数时,他便十分强硬的拒绝,没想到现在他竟提出重新研议的建议?

  “这是……你自己的想法?”傅定远问。

  傅文绝点头。“是的。”

  “嗯。”傅定远看着他,又问:“重新研议,可能会减缩傅家的收益,你认为妥当吗?”

  “孙儿认为金钱买不到幸福跟快乐。”他说,“如果修改佃租契约能让傅家的佃农们得到幸福,而我们也能因为看见别人的幸福而感到快乐,那就是傅家最大的资产。”

  他的这番话,让在场所有人都惊讶不已,没想到退化到只有十二岁的他,居然能有这般的见解跟胸襟。

  傅定远赞许的微笑道:“那好,我就把重新订定租约的事交给你跟管事们去商讨决定。”

  傅文绝听了不免有些惊愕。“祖父,孙儿还不足以担此重任。”

  “我相信你,不管是现在的你,还是未来的你。”傅定远深深一笑。

  傅定远决定重新修订佃租契约,并将此重任交付心智只有十二岁的傅文绝之事传出,果然掀起一阵哗然,不少人都质疑傅定远的决定,其中也包括古氏跟傅文豪。

  母子两人一得知消息,便来到傅定远床前,委婉劝阻并希望他能收回成命,可傅定远心意坚定,并坚信傅文绝会做出最好的判断跟决策。

  母子俩气极,在他面前却不敢表现出来,可是一回到自个儿的房内,累积的怨言及不满全都倾泄而出——

  “老爷子一定是病胡涂了,怎么会把这么重要的事交给傅文绝管理?”古氏气愤地道。

  傅文豪坐到母亲对面,神情凝肃而深沉。

  “他忘了还有你吗?你也是傅家的子孙,跟文绝是同一个爹生的啊!”古氏越说越是委屈,眼泪也忍不住滑落。“都怪你爹死得早,不然他绝不会这么对你。不是我心地恶毒,有时我忍不住想,如果文绝那次遭袭就过去了,现在大展身手的就是你了。”

  他眉心一拧,若有所思。

  “老天真不公平,这么糟蹋咱们孤儿寡母……”古氏难过泣诉。

  看着她,傅文豪的神情更加阴沉。

  这时,下人前来通报,“夫人、二少爷,小姐带着两位小小姐回来了。”

  古氏一愣。“文仪回来了?”话音方落,她就听见外面传来此起彼落唤着小姐、小小姐的声音。

  她用手绢抹去眼泪,起身走到门口,便见女儿带着两个外孙女走了过来。

  “外婆!”两个孩子兴奋的叫着并朝她奔来。

  古氏摸摸她们的头,却没多余心思跟她们说话,便叫下人将两个孩子带开,看着径自坐到桌前的女儿,她不解的问:“你怎么突然回来了?”

  “娘,怎么,你好像不喜欢我回来?”傅文仪有点怨怼。

  “说那是什么话?”古氏皱皱眉头。“你出嫁了,以夫家为重,怎好说回来就回来?”

  女儿嫁得不远,就在邻城,来往只要两日时间,以往她要回娘家前,总会先遣人送信,她便能先派人将她以前的房间打扫一下,这次怎么一点消息也没有,就带着孩子回来了?

  “怎么?”傅文豪睇着她。“是不是跟你夫君吵架了?”

  “我才不跟他吵。”

  “你那傲气也该改改。”傅文豪说,“看看你嫂子,多温顺。”

  傅文仪不以为然的轻啐,“要温顺,不如养条狗。”

  “瞧你说那什么话,让你嫂子听见可不好。”古氏叹了一口气,话锋一转,“说吧,究竟怎么了?”

  “他想纳妾。”她说。

  傅文豪冷哼一声,“我当是什么大事呢,你也真是的,哪个男人不是三妻四妾?”

  “我就是不乐意。”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