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蔡小雀 > 娇妹子 >
二十二


  “小七子,去!拿借款押条子来,我再借十两银子……娘的,下一注二定要连本带利通通赢回来……”

  子言夹杂在己然赌红了眼、完全丧失理智的赌客中,深邃的眸子浮起了一抹怜悯和悲哀之色,唇畔的笑意却冰冷得足以冻煞人。

  他的眸子紧紧盯着黑虎手上摇骰盅的动作,接着目光移到了那只铁黑色扳指……子言冷冷一笑。

  看来今晚这群赌客别想翻身了。

  他犀利的眸子很快地扫视过全场,很快又察觉出了好几处暗地坑人的花样儿,眸光变得更冷了。

  “黑钿赌坊,”他低沉自叹,“……数来堡第七家蚀骨窟。”

  就在这时,一个小小的,绑着两条小辫子却瘦巴巴的七八岁模样小女孩怯怯地挤了进来,颤抖着声音低唤:“爹……爹……你在哪儿……”

  小女孩被粗鲁的赌客们挤来挤去,有的干脆一脚把她踹到旁边去,只见小女孩扁了扁嘴,最后还是强忍着没有哭出来,勇敢地继续挤了进来。

  子言眸光柔了下来,轻轻地将她护在自己的羽翼之下,俯下身来轻问:“小妹妹,你来这儿做什么?”

  小女孩没料到会遇到这么好的人,长得斯文俊挺,口气又这么温柔,刀百瞧着自己的眼神里带着轻柔的怜惜……她的鼻端瞬间热红了起来。

  “这位……叔叔,”她祈求地抓住了他的袖子,“可不可以帮我找爹……我爹叫老黄,黑黑瘦瘦,脸上还有颗大黑痣,很好认的。

  “好,我帮你找。”他冲着她温柔一笑,缓缓挺直身子扬声道:“老黄兄在吗?”

  他的声音清亮有力,穿透了哄闹的摇骰和呼喝声。

  所有的人都怔了一怔,连黑虎也往他这边望来—

  “什么?”

  “我找一位老黄兄。”他坚定地重复,眸光如炬。

  和他目光交触的人们情不自禁低下了头来,心下一阵忐忑发虚……

  “老黄,叫你哪!

  老黄挤在最里边,已是赌得一身臭汗,通红的眼像是疯狂的野兽,直到被蹭了蹭才惊觉地转了过来。

  “谁?谁叫我?”

  子言凝视着他,轻轻将小女孩送至他身边,“老黄兄,你的女儿找你,应该有很重要的事。”

  老黄低下头来,恶狠狠地瞪了女儿一眼,“娘的,你这赔钱货来做什么?把老子的好运都给搅霉了……干什么来着?”

  小女孩一颤,低下了头来抹着眼泪,却一点也不敢哭出声,“爹……娘病得好厉害……刚把草药都给吐了出来,还带血……我好怕,爹,你快回去瞧瞧娘吧,还有你不是出来帮娘请大夫的吗?”

  老黄的脸上闪过一抹惊慌失措和羞愧,却是一闪而逝,立刻恼羞成怒吼道:“请什么大夫?通通都是一些扫把星,倒霉货……吐血就吐血,又不会死人……你快给我滚回去,老子还没翻本儿呢……”

  小女孩这下再也忍不住哭了出来,死命抓着他的‘裤角不放,“爹……娘真的不行了,她真的好难受……您快跟我回去吧……”

  老黄已经是赌疯了,此刻心中哪还有一丝丝父女之情?理智全失的他一脚踹翻了小女孩,“叫你滚回去你没听见吗?”

  子言眸中杀气一闪,很快地接住了跌撞而出的小女孩,“你这是当人家的爹吗?简直比地痞流氓还可恶!

  老黄呆了呆,又窘又怒地挥舞着拳头,“你是哪个破窑子钻出来的狗?竟敢管老子的事?你不要命了?”

  可是说也奇怪,子言只是冷笑着站在原地盯着他,却让老黄扬起的手臂怎么也打不下去……老黄心头一阵冷嗖嗖,直觉好像这一拳下去,没命的恐怕是自己……

  其他的赌客也有些看不下去了,纷纷鼓噪着道—

  “好了,好了,老黄我看你今儿就赌到这里吧,反正你身上也一干二净的了,明日有钱再来……”

  “说得是,回去瞧瞧你那婆娘,万一要真闹出人命就不好了。”

  老黄被众人你一言我一句的,更觉得没脸,一口气也吞不下,陡然大叫一声,“谁说我没钱赌了?我还有这个丫头……黑虎老大,我把她押给你了,看看值多少钱,就现卖给你了。”

  黑虎嘿嘿直笑,对于这种买卖已是见惯不怪了,认真地打量了干瘦却清清秀秀的小女孩一眼,“哟,你家丫头可不值几个钱哪,又这么瘦不啦唧的,我转卖给孙嬷嬷还得花趟跑腿费……不过看在你是老客的分上,不买岂不是不给面子吗?我黑虎最是通情达礼的,要不……就五贯钱吧。”

  老黄张大了嘴,心有不甘地道:‘可是……你甭看她又瘦又小,她很能干的,又有力气,能下田、能做饭,还能赶牲口……”

  黑虎笑眯了眼,“我说老黄呀,卖到孙嬷嬷那儿还能帮忙赶什么牲口?人家还得花时间、花饭钱调养她到能张腿卖钱……”

  眼见他们越讲越不堪,怀中的小女孩惊悸颤抖到紧巴着自己不敢放,子言胸臆怒火熊熊燃烧,玉面还是一派冷静。

  “五贯钱?”他冷笑,对老黄道:“还不如卖给我,我出一两银子。”

  老黄吓了一跳,“你……”

  “我家里正缺个烧饭的丫头,你这女儿很是机灵,我要了。”

  小女孩惊讶地抬头,怯怯地叫了一声:“叔叔……”

  子言低头一笑,给了她一个抚慰定心的眼神,“且听叔叔安排。”

  她点了点头,虽只是初初见面,却本能地信任这个比爹还温暖和气的年轻叔叔……

  黑虎一见他半途杀出搅了自己的买卖,心下也有些不爽,“小子,你是干什么的?懂不懂规矩?”

  “规矩?”子言古怪地一笑,“我只懂得愿买愿卖这个规矩,老黄当场要卖女儿,听见.的人都有资格竞标,你是这黑钿赌场的大老板……该不会连这点子风度也无吧?”

  黑虎被他一句话堵住,脸红脖子粗却也挤不出什么反驳的话来。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