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蔡小雀 > 娇妹子 >
十五


  爱爱困窘地点点头,他这才微微松口气,慌忙收回唐突冲动的手掌。

  她坐了回去,从来没有觉得这么尴尬、羞涩过,想她人称小钱鼠,又是史药钱赌坊的当家娘子之一,向来是挽袖聚赌面不改色,大说大笑日进斗金……可是今天是怎么了,一遇见了他,满喉咙的话通通憋回了肚子里,心儿还跳得奇奇怪怪……

  看来不单单是他有病,连她也有病了。

  “你今后有何打算?”子言清了清喉,好语相问。

  她呆了一呆,“就……一样啊。”

  赌钱、赚钱、赚钱……

  不过话说回来,赌坊的前途不保,这事儿还没好生解决呢!

  看她秀眉轻蹙而起,子言突然觉得心下也微微一揪,脸色大变,“你还是要回青楼去?”

  她狐疑地看了他一眼,“你做什么这么紧张?”

  他慌得额头直冒汗,连忙摆手道:“万万不可,万万不可啊……你一个好好的清白女子,怎么可以再涉那等污泥之地呢?”

  爱爱瞪着他发急的模样,忍不住噗嗤一笑,“嘻,真是个傻书呆子。”

  “姑娘,我是真心为你着急,怎么……”他微愕,“你倒反骂我呢?”

  “傻瓜。”她实在……打从出娘胎以来都没有瞧见过这么憨厚耿直的人,满腔的热血沸腾,满怀的济世救人,说话这么一板一眼认真八百的样子,在这个花花世界里,竟然能够安然地活到现在还没给人坑了,还真是项奇迹。

  他祖上肯定积了不少的德。

  “姑娘,你何故发笑呢?”他一头雾水。

  “我……”看他呆头呆脑的模样,爱爱更觉得好笑,边捂着嘴巴边呛笑道:“我是刚刚瞧见了一只傻鹅飞过去,所以忍不住笑。”

  “鹅会飞?”他稀罕地急转过头去,盯着窗外,“咦?哪儿?我怎么没瞧见?”

  “哈哈哈……”她忍不住放声大笑起来,抱着肚子差点没在地上打滚。

  他被笑得莫名其妙,俊秀清雅的脸庞满是不解,

  “姑娘,你又怎么了?”

  “唉哟……”她笑到腰酸背痛,一手捂着腰侧一手挥着,“不,哈哈……别再逗我了……哈哈哈……笑死我了……”

  子言傻眼了,他小合翼翼地问着:“呃……你……是在笑我吗?”

  爱爱的笑声本来已经快要停了,闻言又噗地喷笑出来,“哇哈哈哈……”

  子言被笑得俊脸都红了,最后干脆眼观鼻鼻观心,捧着茶小口小口轻啜着,打算等她笑完了再问个详细好了。

  只是他好生纳闷,从来他都不是轻易可以引人发笑开怀的那种开心果呀,怎么她一见到他就高兴成这样?

  诗经有云:既见君子云胡不喜……可是像她“喜”成这模样的,倒也稀奇少见。

  想着想着,子言突然有点脸红心跳,心下暗忖—该不会是……她有点喜欢上自己了吧?

  撤下了满桌的宵夜,爱爱也总算笑到甘愿停了,子言吁了一口气,不敢再问她到底在笑什么,怕她又忍不住一笑又是小半个时辰,就算听着她的银铃笑声很悦耳,看着她的欢畅容颜很养眼,他也怕她笑到太过分岔了气。

  于是他再度提起很严肃很认真的问题来—

  “你可不可以不要再回青楼了?”

  “好哇。”她很是干脆。

  他反而吓了一跳,“真的?”

  “当然,那个地方一点都不好玩,我干吗继续在里头搅和?”她闲闲地道。

  他还以为要耗费大番唇舌才能够说服她脱离风尘,没想到轻轻松松两三句就解决了,害他在腹里准备好的长篇大论登时无用武之地。

  “那……”

  “多谢今日宵夜的招待,赠饭之恩改日有空再谢,我要先回去了。”她拍拍屁股站了起来,有点不舍得,但是夜这么深了,她得回去报个平安,免得多多误以为她身份泄露给扣押在妓院里,还有,巡案大人要大力肃赌这件事也得回去好好商计一番。

  听到“回去”二字,他又紧紧张张起来。

  “你要回去哪里?

  “我……”她眼珠子一转,“回我家呀!”

  他失声惊问:“你有家?”

  “是人都有家,就算乞丐婆子都还有个寒窑呢!”她笑眯眯,“为什么我不能有家?”

  他被问住,“不是这么说的,可是你不是先为乞后为……如果有家,为何还需如此沦落?”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