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蔡小雀 > 娇妹子 >


  “阿西,到厨下烦劳李嫂做一碗凉拌黄瓜辣酱粉条儿,还要一碗酸辣汤开开胃,待会儿帮我送上楼来。”

  小伙计恭恭敬敬答应一声,立时咚咚咚赶下楼去传达。

  等爱爱进了阁楼,这才发现盈盈和多多也在,一个正滴滴答答飞快敲算着算盘,一个却抱着一小篮子的蒸包子大快朵颐呢!

  “你回来了?”盈盈抬头,微微一笑,纤手运指如飞,一点儿也没有稍稍停顿的意思,“辛苦了。”

  爱爱摸走了多多的一颗蒸包子,跌坐在软绵绵的床褥上大嚼起来,“唉,可真够辛苦的,你们俩倒好,一个数钱数得心花怒放,一个吃喝得好不快活……都不知妹子我在外奔波之苦哟。”

  “唉呀我的蒸包子……”多多话还没说完,连忙捂住嘴巴,不敢再抱怨,“唔,嗯,辛苦辛苦。”

  盈盈很快算完了二页账目,这才拨齐了算盘珠子,抬眼望向她,“今日有何收获?”

  爱爱很快吃完了那颗小小的菜肉蒸包子,吁了一口气,“没什么进展,不过确定了数来堡没有开新赌坊,其他原有赌坊也没有多大的变化,我问过了,每一家的生意或多或少都有小减,算起来我们的生意还是最好的。”

  盈盈沉吟,眸光透着深思,“不是赌坊互抢生意,那么会是官府有动作吗?”

  “可是数来堡上至知府下至知县,都没有明令禁赌啊,何况天下如此之大广还没听说过哪一州哪一县,有禁赌之令的,”爱爱思索着,“如果说是知府贪财,要多收赌税,那也不该这些天都没个风声出来,咱们好备金往上打点呀!”

  “老赌鬼,小江子,葛老板和高老板那儿呢?”

  “老赌鬼被老婆赶出去了,现今不知流落何方;小江子则是被主子派到外地收租去了;至于葛老板和高老板……说也奇怪,他们俩的家人都说他们病了,不见任何外客。”

  多多咬了一口包子,忍不住问道:“听起来很合理啊,没有什么不对劲。”

  “是没有不对劲,’,盈盈眸光一闪,淡淡地道:“但是今天连蓝老大和海老板也没来……他们俩是史药钱赌坊开张以来天天报到的老客,同时都不来报到了……绝对不只是巧合了。”

  “好奇怪,这些人是怎么了?难道同时戒赌了吗?”爱爱支着下巴。

  “这怎么可能?”多多眨眨眼,就连她也知道要惯常来的老客戒赌,简直就是要猴子不吃香蕉,老虎改吃素一样难嘛。

  “不行,咱们一定要弄清楚这当中的缘由,本来赌坊开着就是赚天下财,不逼不迫不勉强,都由着赌客自个儿上门来,如果赌客真戒了赌,那也是他家的福气,”盈盈挑眉,认真地道,“可是如果是有人半路阻拦,故意挡道儿坏我们的财路,那么咱们可就不能由着人家宰割了。”

  “就是说,”爱爱也义愤填膺地道:“咱们光明正大开赌坊,既不偷又不抢,旁人凭什么来坏我们生意?我一定要揪出那个幕后主使者,好好地教训他一顿才行。”

  “没错。”多多点点头,也跟着激动,“一定要好好教训……可是要怎么揪出那个人?我们现在一点头绪都没有。”

  多多一句话无疑泼了一盆冷水,爱爱忍不住翻了她一眼,又好气又好笑地道:“你就不能帮我打打气吗?说得这么直接,这样我这个出去调查的人会很没力耶?”

  “噢,”多多从善如流,立刻诚心悔改,“对不起。”

  爱爱噗嗤一笑,看她那么认真的样子,忍不住环住了她的肩膀笑道:“傻丫头,跟你打趣儿的,为了咱们赌坊的将来,我一定会努力奋斗加油的!”

  多多嫣然一笑,嫩嫩的小手连忙又抓了一枚包子递到她嘴边,“嗯,我也会帮你加油的喔,来,吃一口。”

  盈盈看着她们俩“你侬我侬”“蜜里调油”的模样儿,忍不住打了个冷颤,“……你们俩真肉麻。”

  爱爱和多多相觑一眼,极有默契地往她身上一扑,把她抱得紧紧的——

  “我们也……很爱你呀!”

  “救命啊!”盈盈鸡皮疙瘩掉满地,急忙呼救。

  “你认命吧,来,给我们轮流亲一下……”

  “哇,色女……哇……不要把口水涂在我脸上……”盈盈拔腿就逃。

  一时之间,阁楼喧嚷热闹得一点儿都不输给楼下赌坊的闹哄哄欢乐气息呢!

  爱爱今天扮成了个翩翩浊世佳公子的模样,虽然个儿矮了点,身段也太秀气了点,不过一身的儒袍还是将她装裹得粉妆玉琢的,像个十五六岁的小公子。

  因为她今天要去调查打探的地方不这么装扮是进不去的。

  “青楼?”

  她想到早上跟多多讲这计划的时候,还差点被多多的惊叫声给轰聋了耳膜。

  “你小点儿声。”她挖挖耳朵,皱皱眉头,“吓死我可没什么好处,看将来谁帮你教训那几只斗鸡?”

  多多搔搔头,小脸有些恐慌,“可是……你要去青楼?这样好吗?你是个姑娘家耶,万一要给发现了怎么办?”

  “好啦,凭我高超的演技和易容术,随随便便的人想拆穿我,门儿都没有!”她得意洋洋地道。

  除非是……那个笨不溜秋却眼力过人的君子言。

  爱爱一震,连忙甩了甩头——

  “去!怎么没来由去想到他呢?”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