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蔡小雀 > 侯爷长命又百睡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四


  三年后

  又是春日正好时分,在百花盛开碧草如茵的京郊西山上,高雅清俊的默青衣盘膝坐在铺地的锦席上,皎洁如玉石的脸庞气色清朗明亮,眸光却落寞忧伤地望着远处的那座坟茔。

  “姊夫,你看你看,我刚刚射中了一只雉鸡呢!”八岁却已出落得清秀如竹的邓甘兴奋地奔了过来,一手小金弓,一手提着只雉鸡,笑得好不灿烂。

  “甘儿真厉害。”他深邃眼眸浮现了温柔疼宠的笑意,赞许地拍了拍邓甘的肩。“是小神射手了,等你再大些,姊夫定然允你进金吾卫为射翼。”

  “多谢姊夫!”邓甘大喜过望,笑得合不拢嘴。

  “姊夫看我看我!”五岁的邓拾还是圆圆润润粉扑扑的小豆丁,分外憨然可爱,气喘吁吁地扑进了他怀里。“拾儿逮着好大……好大的一只蝉哦!”

  “姊夫看看。”他疼爱地抱着邓拾软软的小身子,就着他的小短手看里头那只可怜束手就擒的蝉,赞叹道:“果然好大一只啊!”

  “我的雉鸡才大!”邓甘故意闹小弟,咧嘴笑道。

  “我的蝉大!最大!”邓拾果然受激又蹦了起来,小圆脸气得哼哧哼哧的。

  默青衣笑得不得了,面上却还是要公正持平,清清喉咙,柔声道:“依姊夫看,甘儿的雉鸡和拾儿的蝉都大。”

  “姊夫,你不能这样啦,哪里一样大了?”这下子连邓甘都想嚎了。“他的明明是芝麻,我的是冬瓜啊……”

  “哥哥眼睛坏掉了。”正在换牙的邓拾嘟起了嘴,却在看见不远处在武婢搀扶中缓缓走来的熟悉身影时,露出了“无齿之徒”的笑容,欢快大叫道:“大姊姊快来,快来看我抓到跟哥哥一样大的蝉!”

  “啊“阿啊我的世界都要错乱了……”八岁小少年懊恼的狂揪头发惨叫。

  可哪里还有人管少年的烦恼,因为连他视若天神的姊夫都迫不及待地冲到了他身怀六甲的大姊姊身边,开始了三年如一日,天天肉麻至极的妻奴忠犬行径一一“你怎么也来了?我便是怕路上颠簸,颠疼了你和孩儿,这才让你乖乖留在府里,怎么样?身子觉得如何?有没有哪儿不适?孩儿有没有闹你?”默青衣一扫清冷如玉的美侯爷形象,小心翼翼拥着爱妻,殷勤啰嗦得让众人想翻白眼又不敢,只得望天的望天,看地的看地。

  众人者,燕奴和太医一干浩浩荡荡百人队伍也。

  侯爷说了,只要夫人出门,武婢武奴太医护卫统统都得贴身跟着……这三年来,大家伙儿也都习惯啦!

  再说,若非夫人当初甘愿牺牲性命,也要太医剐出她的心头血救侯爷,侯爷恐怕三年前就撒手人寰,镇远侯府也早已不复存在,更无法有今日的荣光鼎盛和幸福欢悦,夫人可是他们最最感激崇拜敬爱的镇府之宝啊!

  “我很好,有大家保护,还有医术通神的太医在,我和孩儿又怎么会有事?”

  温婉秀气的邓箴气色红润,柔顺地偎在心爱夫君的怀里,仰头对着他嫣然一笑。

  “况且今日你来拜祭父侯和母亲,我这个儿媳怎能不到?”

  “你正怀着他们的宝贝孙儿,爹娘在天上定然也是不许你颠簸受累的。”默青衣满眼情深缱绻,柔声地道:“傻阿箴,下回莫再这样了,我担心。”

  “我不累的,我就想陪着你。”她小脸红红,羞涩地低语。

  两夫妻正你侬我侬,蜜里调油,害得全场百来人只得继续望天的望天,看地的看地,连邓甘和邓拾都各自玩起自己的雉鸡和蝉了。

  也就难怪关北侯每回看了,都要兴冲冲地吟一遍他大爷新学吟诗作对的成果来荼毒……咳,分享诸公,正所谓镇远侯府阿箴好,青衣长命又百睡,今年种下一颗豆,明年收获一个娃,嫁我虎儿笑哈哈哈哈哈哈……

  一一唉,雷侯爷,您西瓜大的字儿是识了一担了,不过感觉还是怪怪的啊!

  【以尔心头血,烙汝朱砂痣】

  深秋黄叶空卷,寒鸦振翅旋归……

  自那惊心动魄的一日后,已过了整整六十余昼夜,蛊毒驱尽却犹清痩憔悴的默青衣,正静静守在邓箴床榻畔。

  已经过了六十多日了,她胸间牢牢捆着雪白绫缎的心口处,依然隐隐约约渗出怵目惊心的血渍来,他紧紧握着她的小手,清眸赤红含泪,满是愧疚悔憾和浓浓的心疼怜楚。

  “……莫、蹙眉,我没、没事……”苍白消痩得令人心痛的邓箴昏昏沉沉地睁开眼,努力对着默青衣绽放一抹笑,却虚弱得像是随时会消失凋谢。“我……没死啊。”

  “你当然不会死!”他心头一阵剧痛,哽咽颤抖地低斥,双手紧紧包裹着她冰冷的小手,哑声道:“往后,往后不准再说这个字,我们俩谁都不会死,知道了吗?”

  “嗯。”望着满眼痛楚担忧的他,邓箴嘴角笑意微微,却觉这一切仿佛好像做梦一样。

  他还活着,身子还大好了,而她虽是自愿受剐心头,几乎魂断太医利刃下,可居然也能在被取去了一盅的心头血后,还奇迹似地活了下来,虽然从此伤损了心脉,元气大伤,日后稍稍不慎便有一生缠绵病榻的可能……可,她总算还在人世,也还能亲眼看着他一日一日恢复红润面色,身强体健起来。

  定是上苍庇佑,爹娘在冥冥中看顾着她吧?

  还有身边这个男人……

  “你得快些好起来,甘儿和拾儿还等着做我们大婚的小金童呢。”默青衣放柔了嗓音,怜爱万分地轻抚着她的面颊,哄诱道:“我让人炖了好久的老蔘雉鸡汤,太医说那个最是固本培元、补血养气的,乖,你今儿多喝两口,我便让那两个小豆丁多陪你说一盏茶的话,好不?”

  昔日,是她对他百般呵护照顾,关怀体贴无微不至,可自从他蛊毒拔除一空,醒来的那一刻起,便坚持要人把他的床榻和她的并在一处,不顾自己犹虚弱待静养的身子,硬是要亲自看顾她。

  自那一日起,他便小心翼翼爱如珍宝般地将邓箴捧在心头上,总是生怕她疼了,累了,甚至饿了,连她稍微皱一皱眉,对他而言,不啻是一阵天翻地覆的心如刀割。

  全镇远侯府都知道,自家侯爷可是把阿箴夫人看得比自己的眼珠子还重要,就连太医口口声声保证夫人只要慢慢将养,就能恢复如常人般康泰,侯爷还是成天直勾勾的盯守着她,好似怕一眨眼,夫人就会消失在他眼皮子底下……

  “侯爷,我真的没事了。”她小手轻轻地反握他,浅浅嫣然一笑,不断抚慰他,说服他。“你别怕,别担心。”

  “可是你今天多昏睡了一刻钟。”他心惊胆战,嗫嚅道。

  “那是我累呀。”她微笑。

  “你累?”默青衣瞬间惊跳起来,又一迭连声地对着外头大吼道:“来人,夫人不适,快速传太医!太医!”

  邓箴又好笑又想叹气,可见他慌乱得跟天都要塌了一样,还是只能乖乖顺着他去了。

  只要能安他的心,就劳烦可怜的太医们辛苦一些吧。

  我的傻侯爷啊……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