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蔡小雀 > 侯爷长命又百睡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一


  虽然她也心知肚明,以侯爷之威,侯府之势,还由不得细儿胆敢说个不字。

  门外,犹可见里头灯火荧亮,她心念一动,轻敲了敲门。

  邓细自行来开了房门,在看见她的那一刹那,眸底仿佛闪过了一丝什么,可随即消失无踪,只默默地退开了身子。

  “你怎地还不睡?”邓箴心头滋味也极为复杂,纠结过后,平静地开口,“婚期是三个月后,嫁衣能慢慢儿绣的。”

  “大姊姊,坐。”邓细罕见地低眉顺眼,还为她斟了一盏茶。

  她接过茶,却没有忙着喝。“你,还怨着我和侯爷吗?”

  “我哪里敢怨?”邓细嘴角嘲讽地一勾。

  说来也悲哀,邓箴见这个妹妹那藏不住的尖酸刻薄之意,不知怎地倒是松了一大口气。

  反常即妖,细儿若是欢欢喜喜、毫无半点怨慰地甘心待嫁,她反而更担心这个中是不是有什么诡异了?

  “那人我也在屏风后见过一面,高大挺拔,器宇轩昂,虽然是武将,可看起来就是个知礼稳妥有规矩的,以后定会好好爱护你的。”她凝视着妹妹,“侯爷用心良苦,你我都该知恩才是。”

  邓细娇媚脸上的刻薄神情渐渐逸去,沉默片刻后,忽然哭了。

  “细儿?”她微微一惊。

  “大姊姊,对不起……”邓细努力忍泪,却还是哽咽难言,紧紧抓住了她的手,“都是细儿不懂事……我、我不服……也不甘心,可从没想过你这些年来已经为我操碎了心,我实在不应该再这样任性胡涂下去……”

  邓箴眼圈也红了,鼻头酸楚,难掩激动地反握着她的手。“细儿你、你真的想明白了?”

  “大姊姊,我都要嫁人了,以后再也不能继续做邓家最爱惹祸的女儿,我、我是真的不敢再像以前那样胡里胡涂过下去。”邓细泪汪汪地道。

  “太好了,这真是太好了……”邓箴泪眼迷蒙,却满满是喜悦。“往后,你好好的和夫君过日子,相夫教子,平安幸福终老,这样姊姊将来到了黄泉,也有脸见爹娘了。”

  “嗯!”邓细哭了小半会儿,忽然有些迟疑又羞愧地放开她的手,怯怯地取过绣篮里的一物。“大姊姊,可是我,我现在才知道我绣工好差,这嫁衣怎么绣也绣不好,你看,连想先缝好一个荷包练练手都歪七扭八的……我这样嫁人,真的不会让夫君瞧不起吗?”

  邓箴破涕为笑,接过那只绣工拙劣的浅藕色荷包,温柔地道:“傻细儿,姊姊可以教你呀。”

  “大姊姊,这个荷包真的太丑了,你别看。”邓细懊恼地嘟起了嘴,就要抢过。“我再试着缝一个好的送给你,这个就铰了吧!”

  “不,别铰别铰,我很喜欢。”她连忙阻止,小心翼翼地将荷包系在自己腰间,感动地对着妹妹展颜一笑,“这是细儿头一回绣的荷包,姊姊会永远留在身边做纪念的。”

  “姊姊……你待我真好。”邓细神情有些恍惚怔忡,喉音竟有些呜咽了。

  “细儿,姊姊只盼你过得好。”她含泪笑道。

  能看到妹妹懂事,邓箴忽然觉得过去这些年来的纷纷扰扰,经历过的难过与痛苦,好似都值得了。

  接下来几日,她们俩竟似又回到了旧日幼时相互扶持爱护的姊妹情深,邓箴原有的莫名提防也渐渐放下。

  直到今日过午,抱着一堆绫罗布匹回到侯府的邓细,兴奋地将一匣子饵食塞给了她。

  “大姊姊,这是我今儿在东街庆元坊无意间尝到的饵食,可好吃了。”邓细兴冲冲地道,“我吃了整整大半碟子呢,而且庆元坊每日只卖二十份,抢的人可多了,这一匣子还是我跟人磨了大半天才央求他让给我的。看在我这么辛苦的份上,你可得和姊夫好好吃完它。”

  “什么姊夫?你、你这嘴也不把个门。”邓箴小脸迅速红透了,羞窘地瞪了她一眼。

  “现在不是,很快就是了。”邓细抿唇一笑,催促道:“快去快去,这饵食凉了就不好吃了,还温热着的,你不是说姊夫……呃,侯爷这两日胃口像是好些了,说不定今天他还能多吃得下一两块呢!”

  她也有些意动了,打开匣盖看见里头干净精致地装盛着的八小方淡绿色的刻花饵食,花纹美丽,香气扑鼻,不禁欢喜地微笑了起来。

  ——他应该会喜欢吧?

  邓箴像捧着珍宝般,亲自捧着匣子去了议事堂。

  文先生和燕奴正在对着半卧在软榻上的默青衣禀报些什么,见到邓箴走近了议事堂门口,不约而同停下,而后眯眯儿笑了。

  “夫人来了。”燕奴大嗓门嚷嚷……

  邓箴小脸红霞满布,羞得都想找地儿钻去了。“不,不是。”

  “今天还不是。”燕奴对她眨眨眼,笑得可暧昧了,下一瞬却闷哼了一声,抱着自己的肋下假意倒退了三步。

  “主子,您、您见了夫人就不要燕奴了?”

  “多嘴。”默青衣白玉般的脸庞也有一抹可疑的红晕,不过抛向燕奴的眼神却是笑得很危险。

  燕奴吞了口口水,后颈寒毛直竖,赶紧跟老谋深算……咳,是最有眼色的文先生就要退下。

  “两位大人请等等,”邓箴满脸尴尬地道:“阿箴携来的这匣饵食犹带温热,闻来香气诱人,冷了便不好吃了,侯爷尝几块,其余的还要请两位大人也捧捧场。”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