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蔡小雀 > 侯爷长命又百睡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七


  【第十章】

  喽喽草虫,趱趱阜螽。
  未见君子,忧心忡忡。
  亦既见止,亦既觏止,我心则降。

  陟彼南山,言采其蕨。
  未见君子,忧心慑慑。
  亦既见止,亦既觏止,我心则说。

  陟彼南山,言采其薇
  未见君子,我心伤悲。
  亦既见止,亦既觏止,我心则夷。

  ——《诗经·召南·草虫》

  自惊心动魄的那一日之后,默青衣依然不曾醒来,可是他的身体却奇异地停止了逐渐衰败下去,面上血色虽未恢复,可也不复宛若尸身亡者的黯青死灰了。

  太医战战兢兢地前来号脉,得出的结果总算稍稍松了口气。

  “侯爷,又挺过这一关了。”老太医几乎喜极而泣。

  “那蛊毒可已除了?”完颜猛兴奋地问。

  “……蛊虫仍在。”老太医连头都不敢抬起来。

  众人面色一僵,心上如影随形的阴霾仍然沉沉笼罩不去。

  还以为邓小娘子是阿默的命中贵人,也许连根深于他体内的蛊毒也能驱逐消解一净,没想到……终究还是奢想了。

  不过全镇远侯府上下人等,还是把邓箴高高地供了起来一一在他们心中,邓箴就是主子的吉星,是镇远侯府的大恩人啊!

  连带她的弟妹在府中也成了人人尊重的贵客,尤其是可爱喜人的小甘儿和小拾儿,更是天天被武奴们扛在颈子上玩飞飞。

  安静沉郁的镇远侯府在小豆丁们欢乐稚嫩的清脆格格笑声中,仿佛也重新拥有了轻快愉悦的生命力。

  邓细却一点也不觉愉快。

  她不明白为何凭借着自己的美貌,这满府的男人就没一个对她殷勤讨好的?反而人人都用看着当家主母的崇拜眼神看着自己的长姊……她不明白,更不服气,可是现下侯府中真正的主人正无知无觉地卧病在榻,邓细便是想要到他面前献好卖乖、展示妩媚也无果。

  邓箴却丝毫不知妹妹此际翻腾妒恨的心思,她在确定了弟妹们在府中都好好儿的之后,便能安心地专注照顾默青衣了。

  虽然他现在昏迷不醒,可邓箴却贴身照拂,从不假他人之手,无论是喂药、檫身、更衣。她几乎不眠不休地日夜守着他,亲手熬着他最喜欢的羹汤,甚至做了一盘又一盘的白茧糖,就是希望能用那一缕甜甜的香气唤醒他。

  更多的时候,无人前来打扰,她就会坐在他的榻边替他搓揉着手脚,替他拍背、翻身,边同他说话。

  “侯爷,你还记得当初你自人贩子手中救了我的那天吗?”她努力让粗嗄难听的声音压低得温和些,轻轻地道,“那一日,我还以为我再也回不了家,再见不到我弟弟妹妹了……这些年来,我们姊弟相依为命,若是我不在了,弟妹们一定会被别人欺负的。”

  乌发如瀑地落在枕上的默青衣眉目如画,俊美脸庞苍白得几乎透明,隐约可见其下的青筋,可却是神情平静得令人心疼。

  “幸亏有你救了我,仿若天神降临般出现在我面前,那一刻……我真的以为我在做梦,我遇仙了。”她眼神盛着满满的温柔和感激,“你是我这辈子的恩人,从那日起,要我为你做什么我都愿意……可,我后来还是失信了。”

  好似陷入长长熟睡中的默青衣,神情沉静而美好,胸膛轻微起伏,睫毛一动也不动,她多么希望他正在聆听自己说话,可也心知肚明,自己终究只是在喃喃自语罢了。

  然而就算如此,邓箴还是无法自抑地一直一直跟他说着话,因为这些话待他醒来,她是永远不可能有勇气说出口的。

  “对不起,要是我后来能管住自己,不要心悦上你就好了。”她鼻头有些酸楚,哑声涩然地笑了,“不对,是就算心悦你,也该安安分分地做个侯府的普通庖丁,我错在……不该忘却身分,恋慕于你……为着自己的自私,竟弃你身体安危不顾。”

  “我多么希望那一夜能重新再来,我定然不再心生怨怼,不再感到受伤、失望。”她说着说着又不自觉地落泪了,胡乱地随手抹去了泪珠,鼻音浓重地低声道:“你后来也是对我失望了,所以才要我出府返家的对吧?侯爷,对不起,都是我不懂事。”

  “……不……对。”

  邓箴呆住了,恍惚以为自己听到了他的声音?

  不知何时,疲惫俊美的默青衣已然睁开了双眼,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她,浅淡的薄唇嗫嚅轻嗡,嗓音瘠哑得几乎听不清。

  似昏似明的晨晓中,他眸光幽幽湛然如星子,神情迷离,仿佛将醒未醒,仿若还置身梦境……

  “侯、侯爷?”她不可思议地望着他,巨大狂喜汹涌冲上心头,眼底热泪却失控夺眶而出。“你、你醒了?”

  默青衣凝视着她,良久后,眨了眨眼。

  “太好了,这真是太好了……”她泪水落得更厉害了,匆匆低下头不敢再看他,单薄的肩头微微耸动,哽咽喃喃。

  “别,哭……”他直勾勾地望着她,清眸里还有一丝浑沌的迷茫。“你……会说话了?”

  ……他究竟昏迷了多久?

  默青衣茫然脱口而出的问话令她猛然抬头,通红楚楚的泪眼闪过一阵强烈的慌乱不安。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