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蔡小雀 > 侯爷长命又百睡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五


  要不是此刻正忧心默青衣的病,皇帝真想踹雷敢屁股一脚一一不长进,封侯多久了还这熊样?

  “唉,”皇帝心情沉重地坐在榻边,苍老的大手心疼地摸了摸默青衣苍白冰冷的额头,低道:“好孩子,快快度过这一劫,莫叫朕担心吧,你还有牵挂,还有朕和你的兄弟啊!”

  众人闻之皆黯然……

  而自始至终守在门外寸步不离的燕奴,深深自疚痛苦的虎眸蓦然一亮一一牵挂?

  没错,主子心中最求而不得,不敢靠近,却又舍不得放下的牵挂,不就是那个几次三番阴错阳差助主子闯过一关又一关的邓小娘子吗?

  邓箴姊弟三人到镇上和商队会合之后,便即刻出发往南方而去,虽然大驴及不上马儿的腿力好,可却胜在行囊少、车身轻便,所以勉勉强强也能跟上队伍而不致落后。

  小豆丁们从兴奋能坐大车的精力充沛吱吱喳喳,到车队行了五十里路后,已经被颠得彻底瘫躺在车里呈大字状昏睡成一团。

  戴着笠帽的邓箴趁空掀开帘子看一眼,确定弟弟们都睡着了,这才稍稍松了口气。

  她真怕颠簸太过,甘儿和拾儿会晕呕不适呢!

  “万里长征,这才是刚开始啊……”她低低叹了一口气。

  等到日渐黄昏的时候,商队终于及时赶到了落脚的野店,邓箴一身腰酸背痛,执着缰绳的手都僵硬了,屁股更是被震得一片麻,得花好大的力气才勉强维持住不从驴车上摔下来。

  “邓小娘子,这野店不够住,除了我们东家和管事的房间之外,其他人都得在车上过宿,不过热水热汤胡饼什么的,是管够的。”商队的领头儿彭叔好心地过来招呼了一声。“你弟弟他们小,还挨得住吧?”

  “谢谢彭叔。”她哑声道,满脸感激。“弟弟们也都好,我们不会给您添麻烦的。”

  彭叔笑着点点头,又吩咐了几句便自忙去了。

  邓箴挣扎着下了驴车,学着旁的车夫把大驴的缰绳套在野店外头的粗木桩子上,看着四周聊笑忙碌着的商队众人,强忍下心中的惶然不安和忐忑,也赶紧找来清水和草料喂驴儿,而后进野店替邓甘和邓拾买了些热热的胡饼和一大碗野菜猪骨汤,唤醒弟弟们吃了,自己才随便吃了几口饼浑当充饥。

  幸而野店房间虽不够,可大队人马团团驻扎在店外,倒也看来颇安全。

  夜晚的风在山野间刮得越发厉害,邓箴紧紧裹着棉袄子,爬进了窄小的车厢内,拍抚着邓甘和邓拾,好不容易才将他们又哄睡了。

  她轻轻摸着弟弟们的额头,心下甚是纠结犹豫……远远迁徙至他乡,就真能得到她渴望的安定平静吗?

  自爹娘过世后,就是她独自儿扛起一家之主的责任,不只是养大弟妹,更该为他们的前程设想得更多,可是有时候她也很害怕,很惶惑。

  邓箴常常忘了,其实自己也不过是个年仅十六岁的女孩,没有母家,没有夫家,没有人可为倚仗和靠山,更没有人呵护……

  不,曾经有个人,身形修长清痩单薄,却永远像是最可靠的大山一样,不管发生了什么事,他都稳稳地为她扛着,护着。

  “邓葳,不准再想了!”

  昏暗的车厢内,她紧紧抱着膝,脸庞伏在膝上,无声的泪水渐渐濡湿了裙裾。

  隔日清晨——

  邓箴面色苍白却平静地出了车厢,眼底隐约有着疲惫无眠的暗青,动作却还是轻巧麻利地打理好了大驴,又去装了几囊袋的清水,好备着随时能出发。

  “邓小娘子看不出是头一回出门哪。”彭叔一路巡视商队过来,看到邓箴连缰绳都握在手上了,不禁由衷赞道。

  “多亏有彭叔教我。”她温和真诚地一笑。

  彭叔笑着正要说话,忽然听到滚雷般的庞大马蹄声由远至近而来,心下一突。

  莫不是马贼来袭吧?

  邓箴猛然转过头去,胸口没来由阵阵发紧,本想唤醒邓甘和邓拾躲进野店去,却在看见最前头如飞箭般飙射而来的熟悉高大身影时,一呆一一燕大人?

  二三十铁骑恍若庞大乌云汹汹而至,人人面上肃穆紧绷,目光触及一脸愣怔的邓箴时,皆不约而同露出如释重负的喜悦来。

  “终于追上您了!”燕奴虎眸含泪,嘶哑地道。

  ——您?

  她神情愕然。“燕大人怎么知道我在这儿?”

  燕奴没有回答,而是一跃下马,身后二三十骑同样轰然膝跪了下来,吓了邓箴好大一跳,心惊地后退了一步。

  “别,大人们I夬快请起。”她脑中倏然闪过了一个念头,脸色瞬间惨白。

  “是、是侯爷吗?”

  上次也是侯爷发病,燕大人这才前来相请,邓箴心中有数……可、可为何今次燕大人神情却是灰败至此?

  “请您速速随属下返京!”燕奴眼睛红肿,对她磕了一个响头。

  她脑中嗡嗡然,前所未有的恐惧紧紧掐住了心脏,手脚冰冷颤抖地几乎撑不住身子,满心满脑都是曾经亲眼看过的,他清俊脸庞苍白得透着沉沉死气,奄奄一息的模样……

  “我跟你们回去!”她脱口而出,毫无血色的小脸掠过一抹破釜沉舟的坚决。

  “我弟弟们就劳烦燕大人照应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