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蔡小雀 > 侯爷长命又百睡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四


  “邓细,”她颤抖的手紧紧拳握,整个人却奇异地平静了下来。“你没有这个机会了,明日我们就走。”

  “要走你们自己走。”邓细深吸一口气,娇美的脸庞敵然地昂起。“日后你就会知道,还是得靠我才能光大邓家门楣,爹娘在邓氏族人面前失去的,我统统都会拿回来。”

  “南阳邓家跟我们再无干系。”邓箴的声音寒冷如冰,“在他们眼中,没有亲情,唯有利益,你想被吞吃得连骨头渣子也不剩,只管自去,可甘儿和拾儿会跟我走,也许往后一生清贫度日,可至少活得像个人,而不是待价而沽,随时能被牺牲的东西!”

  “你这是什么意思?”邓细敏感地察觉出了她话中的异样。“爹娘当年的事,你知道了多少?”

  “我知道爹娘宁可死都不愿回南阳邓氏。”她冷冷道,“这就足够了。”

  “邓箴一一”

  她头也不回地拂袖而去,连看也懒待再看这个无可救药的大妹一眼。

  翌日,待买下的驴车送到,邓镜安抚的摸了摸驴儿的大脑袋,喂了它一捧烤黄豆,并抱起兴奋得乱跳的邓甘和邓拾上车后,再吃力地将包裹行囊和铺盖堆进了不大的车厢内。

  虽然不是新造的驴车,可胜在木料结实,褥子铺好后,弟弟们在里头也能勉强躺着歇息。

  “细儿,上车。”她凝视着神情复杂阴沉的大妹妹,终究有一丝心软地轻声开口,“你难道真的舍得我们吗?”

  邓细美丽的眸子掠过一抹矛盾挣扎之色,隐有泪光了。

  “细儿……”她眼底亮了起来。

  “你分给我那一半的金银,还有这屋契地契,就足够了。”邓细心中野望终究凌驾情感与理智,一狠心地别过头去,大声道:“往后,是富贵是落魄,都苦乐自知,与人无尤!”

  邓箴呆呆地望着大妹毫不犹豫关上大门,心霎时重重一震……

  “大姊姊,不哭。”

  “不哭,不哭啊!”

  两个小豆丁怯怯地掀帘而出,蹭挤到她身边来,软软小嫩手悄悄摸着她的脸庞,邓箴这才发觉自己不知何时己泪流满面了。

  一一如果细儿坚持不走,她带着弟弟们离开荞村真的是对的吗?

  一一缺了妹妹,他们这个家还算是家吗?

  邓箴闭上了眼,胸口绞拧痛楚难当,心仿佛像是落入蛛网的虫子,越挣扎越禁锢越无法呼息……

  “小姊姊不跟我们去吗?”

  “小姊姊坏!”邓拾含着大栂指,口水流得前襟都是,小脸上的神情却非常严肃。“不乖。”

  “甘儿,拾儿,”她抹去了泪水,艰难地开口,“你们……想离开荞村吗?”

  邓甘毫不犹豫地道:“我要跟大姊姊在一起!”

  “小姊姊坏,拾儿不要跟小姊姊好了。”邓拾嘟囔。

  邓箴内心强烈交战挣扎,理智上明知荞村于他们姊弟而言己不是个善地,可是要她眼睁睁看着莽撞的细儿独自留下来一一罢了,细儿永远不会甘心走自己为她安排好的路,既然如此,倒不如就此成全了她。

  邓箴涩涩笑了,怅然地扬起细长的驴鞭,驱赶着大驴拉着车子缓缓离开。

  在烈日下,亮晃晃的金光让人几乎睁不开眼睛,也模糊了身后老旧的家……

  不能再想,自己该走不该走,前方的这条路究竟是对是错?

  更不敢再想,此刻远在京城侯府中的那人……

  镇远侯府中气氛低迷而悲伤。

  自默青衣那日于宫中病发后,昏迷至今犹未醒来,气息一日比一日弱,胸口却似有异物般地起伏挣动,众人明知是那蛊,却苦无良方可对付这个祸根。

  皇帝心急如焚地亲自过府关心,把所有太医院的太医全带来了,却在得知太医们也束手无策之后,又是一场龙颜震怒。

  “不要跟朕说臣等无能、臣等罪该万死,”皇帝气势骇人,眼眶发红,杀气腾腾地咆哮,“救不醒朕的爱卿,你们就全部提头来见!”

  “臣该死……”

  “老臣……老臣……”

  完颜猛,雷敢和计环琅眸光阴鸷郁郁地守在榻边,面色凝重而痛苦。

  饶是贵为公侯,手握重权,却依然无法挽救兄弟的性命……满心巨大的憾恨与自责如狂滔怒海,汹涌淹没了他们三人。

  “阿默,你若敢死,老子马上去灭了安定伯全家!”雷敢满脸杀人的冲动,咬牙切齿地低吼。“娘的,都是些什么玩意儿,一家子全是祸害!”

  这是连昭仪娘娘也给恨上了!

  “阿敢。”完颜猛也是一脸愤怒冰冷,却是警觉地提醒了他一声一一皇上在此,不要太明显。

  ……等皇上回宫了,要弄死谁还不是一句话的工夫?

  计环琅美若玉石的脸庞阴云密布地像是在盘算什么,清泠泠的嗓音透着一丝诡谲。“青衣若无事便罢,要是有个什么,该给他陪葬的一个都不能少。”

  “你们也不用激朕了,今日之事,朕自会替阿衣做主。”皇帝岂会不知这四个亲若子侄的家伙的德行,况且他从来就没打算保安定伯府过,至于李昭仪……既然她那么爱跪,就到永巷去跪个够吧!

  “谢皇上。”

  “皇上圣明。”

  “皇上真是好样儿的!”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