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蔡小雀 > 侯爷长命又百睡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三


  当年引山贼寇作乱,正于弱冠之岁的父侯偶然救了前去上香的母亲,却因此一见倾心互许钟情,只是母亲当时己入选秀女名单,姨母却是另外许定了南阳邓氏大郎君……最终姨母为了母亲毅然退了邓氏亲事,自愿进宫,致使母亲得以嫁予父侯,邓氏大郎君却远走他方。

  母亲和父侯恩爱逾恒,心中却始终愧疚深深一一若非是她,又怎会连累姊姊到那不见烟硝的可怕后宫中同嫔妃厮杀?

  因着这份天大恩情和愧意,镇远侯府一向是姨母于宫中的倚仗,直到二十三年前,大腹便便的母亲进宫陪伴初有孕的姨母,却阴错阳差之下,误饮了独孤贵妃命人下于姨母蔘汤中的子母蛊,以及一一他闭了闭眼,清俊脸庞肌肉隐隐跳动着,胸口那蛊毒仿佛又大肆啮咬了起来,疼得他冷汗涔涔,无法呼吸……

  燕奴敏锐察觉到侯爷的异状,脸色大变,急忙想扶住他,却被他挥退了。

  “我,没事。”

  李昭仪心疼慌乱地喊道:“青儿怎么了?他又发病了吗?快召太医一一”

  默青衣心口急遽地一抽一抽,好似被巨掌紧紧掐握住了心脏拧绞着,他面色惨白如雪,修长挺直的身躯摇摇欲坠了起来……

  “侯爷!”

  燕奴惊恐地大吼一声,非但惊动了清华殿的金吾卫,连皇帝和定国侯、关北侯与冠玉侯全闻讯冲了出来“青衣!”

  “阿默!”

  李昭仪不敢置信地望着这一幕,美丽泪眼里掠过了一抹深深的……

  震惊与怨毒。

  * * *

  匏有苦叶,济有深涉。深则厉,浅则揭。
  有弥济盈,有鹅雉鸣。济盈不濡轨,雉鸣求其牡。
  虽虽鸣雁,旭日始旦。士如归妻,迨冰未泮。
  招招舟子,人涉卬否。人涉卬否,卬须我友。
  ——《诗经·邶风·匏有苦叶》

  咣啷一声,邓箴手中的瓦罐跌落地面,摔得支离破碎酱菜四溅!

  她心脏狂跳,呼吸急遽短促,阵阵不知从何而起的不祥预感齐涌而上,浑身上下说不出的冰冷发麻。

  怎、怎么了?怎么会这样?她是病了吗?

  邓箴拚命大口吸气,却止不住晕眩和慌乱的心绪,撑在门边好半晌才勉强镇定了下来。

  “……许是近日忙着收拾搬家的事,累得狠了的缘故吧?”她喃喃自语,极力说服发慌的自己。

  她揉了揉心口,摇摇头,赶忙把摔碎的瓦罐和酱菜收拾干净,再把最后几罐酱菜装进大包袱里,绑缚好了之后,放在大堂的正中央。

  这些是留给他的。

  待离开荞村前,她会托镇上食店掌柜的帮忙把酱菜送到镇远侯府,此外她也写了酱菜和鱼酱的种种制法于布絹上,届时侯府的庖丁看了便知道该如何腌制,往后……往后侯爷就不用怕再吃不到合口味的酱菜了。

  “你真的要走?”邓细不知何时靠在了门边,因丰润而显得娇嫩美艳的小脸有着一丝烦躁的阴郁。

  “是我们都要走。”她对这个大妹妹已然无力教诲,只能努力平心静气道。

  “我不走。”

  邓箴眼神锐利了起来。“为什么?事到如今,你还在指望陈家吗?”

  “陈家算得了什么?”邓细冷笑,想起自那日他们回村后,陈大郎君便忝着脸过来同自己殷勤卖好,言谈间诸多陪小意儿,却是暗隐打听镇远侯府之事,她就觉得一阵恶心。

  哼,知道她们姊妹和镇远侯府有关系,现在倒是迫不及待来攀附讨好了,她邓细如今又怎么可能还会把这等下贱不堪之人看在眼里?

  长姊傻,她可不……

  邓细不信凭着自己过人的美貌,无法博得一个锦绣风光的前程,她定要让陈家和荞村众人后悔莫及,也要让长姊看明白谁才是邓家真正的顶梁柱!

  前朝有寡妇再嫁尚且能称后,受帝王恩宠一生,她邓细就算己失了清白身子,凭着娇容丽色,想做富贵人家的宠妾又如何不能了?

  “你又想做什么?”邓箴心下一凛,眯起眼,语带警告道:“不要考验我的耐心,你当真以为我不敢放弃你吗?”

  邓细不敢置信地瞪着她。“大姊姊,你为什么总是看低我?我邓细既然吃过那么大的亏,这辈子就不可能再让自己栽第二次跟头,你信我,只要你愿意引荐我进镇远侯府,我一定能夺得侯爷的宠爱,坐上堂堂贵妾,甚至是侯夫人的位子一一”

  一记掌掴声响亮地响起,掌心的火辣辣依然无法敌得过邓箴内心的震惊痛苦和满满酸涩。

  “你打我?你居然又打我?你凭什么打我?”邓细捂着迅速红肿起来的脸颊,愤怒地尖叫起来。“陈家的事是我错了,你教训我我无话可说,可我今儿又说错什么了?”

  “镇远侯是我们的恩人,不是你攀权附贵的猎物!”她胸口急遽起伏,盛怒中夹杂着深深的悲哀。

  “是你自己没本事!”邓细美眸赤红,口不择言地道:“如果是我,一定会好好伺候侯爷,令得他欢悦满意,绝不会让他有机会赶出侯府……”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