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蔡小雀 > 侯爷长命又百睡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


  “代叔,”他看向同样忿忿不平的代叔,嘴角微勾。“劳你亲迎出府,就跟老祖宗说本侯因表弟牵涉谋逆之事,心痛情急吐血,至今犹未醒来,太医说此次病发来势汹汹,恐会昏迷多日……去吧。”

  “老奴这就说去!”代叔眉开眼笑了,兴冲冲而去。

  燕奴瞠目结舌,满眼崇敬。

  “皇上龙驾最迟七日内归,待本侯悠悠醒来,忍痛送上奏卷,时日也差不多对得上了。”他微笑道“侯爷威武!”果然心机最重的在这里啊!

  默青衣扬起苦笑,再威武,好似一对上邓小娘子就英雄无用了。

  默青衣心中那点子预感和不安果然逐日得到了验证。

  他依然日日在饮下太医开的苦药汁之前,能得邓箴亲手所做、亲自捧来的各色汤羹饵食开胃健脾,可是她送来了食盒后便会退到角落处,垂手恭立,直待他用罢、服过药后,再手脚轻盈俐落地收拾妥当,悄悄退下。

  他几次开口同她说话,几次相问,她不是抬头对他微微一笑,便是低头装作充耳不闻,仿佛口不能言,连耳朵都不好使了。

  饶是默青衣素来性情温雅内敛,也不禁有挠墙的冲动一一这日他皱着眉头咽下太医开的新药方后,眼角余光瞥见邓箴又快手快脚地收拢好食盒,娇小身躯往房门口方向移动时,他再抑不住了。

  “咳咳咳咳……”情急之下,甫落腹的苦药翻溢上来,他剧烈咳嗽了起来,整个人伏在榻边颤动不绝。

  邓箴大惊失色,抛下食盒就冲上前来,小手努力地拍抚着他的背,不忘用焦灼求助的目光望向寝堂中的其他人……可哪里还有其他人?

  燕奴早就在主子眼神扫来的那一刹那,拎着太医火速离开现场了。

  虽然不知侯爷意欲何为,不过身为尽忠职守的武奴,看眼色的本领是重中之重,这时候不闪人,难道还留在这儿碍眼等主子槌吗?

  邓箴急得眼泪都出来了,苍白着小脸紧咬下唇,不断帮他拍背顺胸,生怕他咳嗽太剧,把刚刚的药都呕出来了。

  默青衣满头冷汗,脱力疲惫地靠在她柔软的怀里,微闭着眼,掩住了眸底的羞涩与算计。

  她,总算不再对自己视而不见了。

  邓箴轻轻地拍抚着他宽暗却痩削的背,隐约可感觉到掌心底下的身躯劲痩单薄,骨头都微微突出了……不知怎地鼻头一酸,泪水扑铰簌滚落。

  他都病得这样厉害了,她还同他赌气,对他苛责计较甚多,她、她真不是好人。

  “阿箴,莫再生我的气了好吗?”他好不容易才吞下那翻江倒海的呕意,头晕眼花,浑身无力,可鼻端嗅闻着她带着幽幽甜香的温暖气息,耳朵不争气地悄悄红了,嗓音带着一丝脆弱地喃喃。

  她一颗心酸甜涩苦难以言喻,怔怔地环抱着这背对偎靠着自己的大男人,脑中乱成一片。

  默青衣不敢回头接触她的目光,背脊贴靠着身后的温暖柔软,清俊脸庞慢慢羞臊发烫了起来,平生前所未有的手足无措和心慌意乱令得他呼吸紊乱,想再开口,却发现喉头好像哽住了什么……有些结巴……

  “你这样……我难受。”他低低道。

  她心一震,眸光似喜似悲若泣。半晌后,她终究还是狠下心来将他扶回迎枕上,无视于他忐忑的神情,起身退后了一步。

  “阿箴?”他凝视着她,喉音微颤。

  她缓缓跪了下来,在他脸色大变的刹那,重重磕了个头。

  “你做什么?”他闪电般地下榻,及时接住了她的身子,大手迫不及待捧起她的小脸,焦急地检查着她额头迅速浮起的红肿,有丝气急败坏地低吼,“你一一你一一”

  她黑白分明的眸子泪光滢滢,娇小单薄的身子却挣扎了起来,急促而凌乱地写下一一侯爷别再这样待阿箴了。

  “我……我怎么了?”他一愣。

  好似阿箴不只是……

  她的手指停住了,无法再写下去。

  “为什么不写了?”他一急,猛地攥住了她的小手,激动得微带颤抖,憔悴却仍难掩潋濡如玉的脸庞逼近她苍白的小脸。“你恼我什么?又防我什么?你不能生了我的气,却叫我日日做个胡涂鬼一一”

  一一别说那个字!

  邓箴愀然变色,慌乱地忙捂住他的嘴,拚命摇头,惊骇慌乱担忧之意流露无遗。

  他楞怔地盯着她,气恼愤慨的眼神柔软了下来,隐约有丝喜悦和泪意,哑声问:“阿箴,你很怕我会死吗?”

  她心口剧痛,眼眶又红了,哽咽地点了点头。

  就算曾心寒,怨过,也自省过,甚至也有一度希望永远离了这个曾经拿她当诱饵的男人,可她还是不想他有事,她就是听不得……听不得……

  “傻阿箴,我不会那么容易死的,”他轻轻地摸了摸她的头,浅笑,随即笑意又如落在清池上的雨滴般消逝无踪,“起码,今年不会。”

  是啊,可他终究活不过两年,那么不管心里对她有多少管不住的心思和悸动,两年后,他依然是一坯黄土……可她呢?

  他胸口大痛,刹那间好似烫着了般地放开她,清瘦的身躯直挺挺地跌坐靠在榻畔,背脊被坚硬的紫檀榻沿硌得隐隐生疼也恍若未觉。

  自己是个有今朝没明日的人,阿箴年华正茂,未来不管嫁予谁都会是幸福一世的贤妻良母,他既不能……又何必招惹她?

  “是我想岔了,险些误了你。”默青衣闭上双眼,浑身精气神和喜悦霎时消逝一空,整个人又恢复了清冷寂寥疏离的病重时模样,声音沙哑却坚定地道:“你,去吧。”

  邓箴傻傻地望着他,被他异常的神情举止惊得一懵,小嘴嗫嚅了一下,面上透着抹慌乱茫然无助。

  “你说得对,你是该归家了。”他依然没有睁开眼,语气却冷淡客套。

  她脑子嗡地一声,这下是真的如遭雷击、呆若木鸡……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