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蔡小雀 > 侯爷长命又百睡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九


  “本宫那‘好哥哥’的本事如何,难道本宫还不了解吗?”李昭仪讽刺地道,“现如今要不是看在他还能牢牢守住这个安定伯的爵位,本宫早就一一”

  “依老奴看,大爷倒是个可栽培的。”

  李昭仪紧蹙的眉头舒展了些许,沉吟道:“嗯,本宫也想过,不过他向来同本宫不冷不热的,心思难辨,万一又养出了个白眼狼,本宫岂不是搬了石头砸自己的脚?”

  “是老奴愚昧,思虑浅了。”

  “不,总之羿儿已是废了,”李昭仪挑眉,眸中光芒复杂。“本宫总得再扶持一个得用的,他,便看着试试……”

  “诺。”

  李昭仪闭上了眼,由着年长侍女为自己揉头,半晌后低声叹了一口气。

  “当年,或许我就不该进宫的。”

  这条路,太狠,太冷……可她已经没有回头路了。

  一整夜辗转,邓箴徘徊在恶梦与恍惚之中,待雄鸡高鸣破晓时分,她默默地起身下榻,掏了把冷水帮昏沉的自己醒一醒神。

  “吁……”她长长吁出了一口气,苍白小脸上明显可见发青的眼窝,只不过和昨夜相比,显得镇定沉静了许多。

  历经漫长如永夜的这一晚后,她终于收拾好心情,把所有不该出现的悸动与念想,统统严实压制到内心深处一角。

  该上工了。

  邓箴瞥见服侍的女婢已经换了人,态度恭谨身形笔直,一看就像是自军中打磨而出的一一她也不去想,这究竟是保护还是监视,因为侯府的一切都与她没有干系,她只要做好自己庖丁的责任便是。

  理智清明如旧,可心终究再回不去那酸酸甜甜、揣着欢喜的滋味。

  待侯爷身子再稳定些,她也该和弟妹们回荞村了……

  邓箴一走出房门,就看见前方一个修长清痩的身影,静静坐在特制的紫檀木推椅上,身旁的燕奴意味深长地盯着她,眼神有些不善。

  她心一咯噔,迅速逼迫自己冷静下来,缓缓走近他面前,行了一个礼。

  “昨夜睡得可好?”默青衣气色看来极为苍白,神情却很温柔。

  她点了点头。

  “眼圈都发青了。”他轻叹,“昨儿还是该让服侍的人帮你点炷安神香的。”

  经过昨夜之后,他的温柔在邓箴眼中已经不再那么纯粹,对此,她只是摇了摇头。

  见她如此恭顺疏离,他胸口又涌现了股熟悉的闷痛,不是蛊毒发作,可那冰冷惶惑感更剧。

  “阿箴……”他嗫嚅了良久,终于抑不住冲口轻唤了她的名字。“你,怎么了?”

  默青衣纵然对男女之情稚嫩青涩如初生婴孩,可出自男人的天生敏感,他隐隐约约察觉到她的异状,己不单纯只是受惊后的抗拒和防备。

  只是就算知道她恼了自己,他还是弄不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也就更无从安抚起了。

  邓箴看着他困惑中有一丝忐忑的神情,心下一酸,却再也不可能让自己自以为是的沉浸在他的“柔情”里,自误误人至无可自拔的地步。

  这侯府,是再住不得了。

  她上前一步,摊开手掌,在上头写下:侯爷近来好些了,小女也该归家了。

  他浑身一僵,无言地望着她。

  身后的燕奴浓眉皱了起来,虎目盛着怒气地瞪向邓箴。

  “为什么?是本侯做错什么了吗?”他低声问。

  不是他,是她自己。

  邓箴再摇了摇头,压抑着内心百般复杂的酸涩,又复写下:长久不见弟妹,小女心中难安。

  默青衣不着痕迹地松了口气,清俊眉眼浅浅漾起了笑纹。“令弟妹在别院很好,若你想念他们,便让他们入侯府与你相会便是了。”

  燕奴忍不住挑眉,略带警告地盯着邓箴。“侯爷说的没错,邓小娘子可别辜负了侯爷的一番好意。”

  她心中涌现了被逼迫的别屈感,尤其燕奴那高高在上的示恩口吻,仿佛她再婉拒便是不识好歹。

  可邓箴,你明明就不该太拿自己当回事了!

  最初本就是恩公一再伸出援手,她进侯府报恩也是心甘情愿,那么如今她还有何可矫情、可生气的?

  邓箴深深吸了一口气,胸口里的忿忿翻腾霎时消失无踪,怅然地暗暗苦笑了。

  恩公便是恩公啊!

  一一是小女想差了。小女也该去准备朝食,请侯爷稍待片刻。

  她写完之后,便欠身作礼,默默地往小膳房方向去了。

  留下默青衣和燕奴两个大男人面面相觑。

  “邓小娘子……这么好讲话?”燕奴摩挲下巴。

  “她向来是好性儿的。”默青衣喃喃自语,深邃清眸却有一丝异样的困惑。

  明明一切已然回复正常,邓箴乜不再执意离去,可他为什么总觉得好似有哪儿不大对劲?

  默青衣苦苦思忖,却始终不得要领。

  “侯爷,安定伯求见。”代叔自外匆匆而至,面色凝重地禀道。

  他平静地道:“不见。”

  “……老祖宗的车驾乜来了。”代叔强捺着怒气,恭声道。

  默青衣尚未开口,燕奴已然火大冲口而出:“凭天王老子的车驾来了,就当没见到,认不出不就好了?”

  “燕奴!”他淡淡低斥,“不得对老祖宗无礼。”

  “诺。”燕奴虽心有不甘,还是强咽下了这口鸟气。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