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蔡小雀 > 侯爷长命又百睡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七


  “胡言乱语,你疯了吗?”安定伯气急败坏,抬脚踹开了大门,狠狠甩了李羿一巴掌。“是谁跟你说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又是你那个脑子胡涂的母亲吗?”

  “父亲眼里就只有前头死了的夫人和大兄,哪里还有我们母子的存在?”李羿脸庞瞬间肿成了老高,眼底怒火狂烧,口不择言地道:“就连阿峨,若不是女儿,分不了家业也抢不走你那大儿子的世子之位,你恐怕还巴不得她上回给拐子拐走就别再回来了!”

  “你这个畜生一一”安定伯气得眼前阵阵发黑,扬手又要打,却一把被他抓住了。

  “富贵险中求,默青衣不过支使陈良上了一书弹劾便吓住了你,足见你已经老了。”李羿冷笑,眸底暴戾和嘲讽之色深深。“你和邓家陈家以为两边不靠就能趁乱捞到好处,别傻了,默青衣要是斗垮了吴王,下一个就轮到世家了,你们愿意引颈就戮,我可没那么傻!”

  “你到底想做什么?”安定伯压低了声音,努力抑下满满惊恐愤怒,低喝道:“老子不管你知道了多少,可今晚的事不准你胡乱搅和!”

  李羿危险地眯起眼。

  安定伯急促道:“青衣……关北侯、定国侯和冠玉侯,他们手握重兵,除了效忠皇上和太子之外,谁都没放在眼里过,一个吴王就想越过他们扳倒皇上和太子,简直是痴人说梦一一你自己想送死,老子还怕你连累伯府抄家灭族!”

  “你就那么肯定吴王会败?”李羿忽然笑了。

  安定伯被他笑得心中发冷,大惊。“你一一你做了什么?”

  李笄毫不留情地挥开了父亲的手,往后退了一步,两个黑影不知从何而来地扑出,死死押住了安定伯!

  “不肖子,你想弑父吗?”安定伯冷汗如浆,脸色惨青成了一片。“来人一一”

  他虽然胡涂、贪婪,却从来没想过跟着吴王造反,可这个天杀的不肖子,眼见就要将全安定伯府拖进黄泉地府里安定伯这一瞬无比懊悔,平日为什么不把外甥的劝诫和警告听进耳里?

  “来人,抓住一一唔,唔一一”安定伯嘴里被塞进了麻核,激烈挣扎着,怒得目管欲裂。

  “把我这位好父亲‘请’进屋里,好生看管起来。”李羿抖了抖身上的黑色劲袍,拍拍悬在腰间的锋利宝剑,挑眉露出白森森牙齒一笑。“时辰到了,走!”

  建功立业,扬眉吐气就看今朝丨然而此刻的镇远侯府,正院寝堂内一一“我待会就睡了。”默青衣也不知自己在心虚什么,明明邓箴既不会骂人也不会发火,可光是看她秀眉微蹙,小脸郁郁忧虑的模样,他就觉得胸口一阵发闷揪疼,连忙柔声道。

  她瞅着他,半晌后叹了口气,也没有画写多说什么,只是将怀里那壶暖茶放在火炉子上,并替他挑亮纱灯焰火,取来搭在屏风上的轻裘,披在他宽阔却痩削的肩头上。

  默青衣一震,不假思索地攫住了她的小手一一邓箴仿若触着电般地直觉就想缩回手,却被他微凉的大手握得更紧,她的脸悄悄染上了红晕,脑子乱糟糟地嗡嗡然……

  “对不住,”他也有些局浞忐忑,清雅嗓音紧张地呐呐道,“往后,不会这样了。”

  他知道她性情好,思虑细腻又心软,自进府来便天天惦记着他的身子……他,也不想她担心的。

  她低着头,心跳得越发厉害,迟疑片刻,还是点了点头,却怎么也不敢看握着自己手的他。

  就在此时,默青衣大手一紧,清眸里的温柔霎时消失无踪,电光石火间升起的是一抹杀气一一“当心!”他猛然将她拉进怀里,长袖一甩,及时击飞了女婢手上的食盒,下一刻紧搂着她急速后退。

  原是恭顺的女婢浑身气势乍变,抽出腰间不起眼的腰带一抖,竟是精钢缅铁所铸的飞炼,一弹指间宛若狂风暴雨般攻向了默青衣!

  邓箴被他紧拥在胸膛前,从懵懂到惊骇,感觉到他浑身肌肉紧绷,腾腾杀气伴随着快得令人眼花的闪避,还击,腾挪……

  “果然是你。”默青衣淡淡冷笑,扬袖震翻了女婢一记雷霆闪电般的杀招,高挑清瘦的身躯似一柄隐隐出匣的宝剑,随时能将敌人斩杀当场。“潜伏侯府十年,倒有几分本事。”

  “怪只怪你得罪了吴王和二爷!”女婢面无表情,手上飞炼越发凌厉可怕,嘶啦一声划破了默青衣的右臂袖子。

  默青衣神情依然沉静浅淡,仿佛险些受伤的手臂不是自己的,倾听着门外刀剑交击声不绝,忽然一笑。

  “你,是娘娘的人吧?”

  女婢的脸色瞬变,随即又恢复森冷镇定。“堂堂镇远侯也不过如此?”

  邓箴脑际轰轰f乍响,小脸惨白而严肃,却是紧紧咬着下唇,不管内心多么震撼I京骇都不能扯他的后腿,令他分了心神——

  今晚究竟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会这样?他又怎么知道……这女婢是内奸?是刺客?为什么在这之前,他从不曾给过她半点提示?难道,他也怀疑她吗?

  或者是,她从头到尾都只是一个他引出内奸的诱饵。

  她面上血色顿时褪得干干净净,心脏绞抒痛楚得无法喘息一一

  * * *

  那女婢后来被默青衣击晕,让代叔押下去受审,而外头趁夜奇袭的吴王府死士们也——被格杀当场。

  邓箴面色白如雪,木然地看着他慢条斯理自袖中取出一方黑色绸帕,缓缓拭了拭手,随即掷入火炉内燃烧殆尽。

  一缕难闻的烧絹气息逸出,隔着袅袅而上的朦胧烟气,他那张清俊的脸庞有一抹歉然。

  “还是吓着你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