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蔡小雀 > 侯爷长命又百睡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六


  唉,若是能再把他身子调养得不那么单薄就好了。

  邓箴为此,几乎是每每刚煮了上顿就开始惦念下顿,恨不能每隔一盏茶辰光就往他嘴里塞一块饵食。

  默青衣总是好脾气地、笑吟吟地看着她殷勤忙碌的小身子在自己跟前扑凑,一忽儿打点这个、一忽儿喂食那个的。

  他自知事以来,就从未感受过这种带着暖暖温柔女性的细心呵护宠溺照料,而邓箴做惯了长姊,自然是处处周到无微不至,明明知道他比自己大上好些岁,又是手握权柄的尊贵侯爷,可是在最初的崇畏、恭敬之后,见他总是不知爱惜自己的身子,忙起来比任性挑食的娃儿还令人头疼,久了以后,她也忍不住拿他跟甘儿和拾儿一般“收拾”了。

  如此刻,夜己更深,邓箴本是想回房洗漱歇下了,却因女婢的随口一番话一一今晚好似有些要飘雨了,入夜定会寒凉些,小娘子可记得多添件衣衫,因而心念一动,忙匆匆赶回了小膳房。

  “小娘子?”女婢小碎步地跟了去,面露不解。

  她对女婢笑了笑,动作老练地煮了一壶红枣蔘须茶一一夜里凉,侯爷身子是受不得寒的,得煮壶暖茶送到亲自司夜的代叔手中,好让他搁在暖炉子上,给侯爷夜半醒来喝几口暖暖。

  女婢这才会过意来,感动地道:“小娘子真是有心。夜路黑,奴陪着您吧。”

  她也不好推拒女婢的好意,尤其入侯府这些时日来,她们着实待自己尽心周到,每每令她受宠若惊。

  虽然侯府铺着方正青石板的路极为平稳,十步高悬一盏广明纱灯,可府里终究占地辽阔,若是邓箴独自个儿在深夜里走也有些心慌,这时就越发感激女婢的相陪了。

  可是没想到当她捧着用厚棉绸布套包裹着的茶壶,并提着一盒饵食的女婢走近寝堂大门口,就看见燃起的宫纱灯下,代叔一脸的愁眉苦脸。

  咦?

  她还来不及反应过来,代叔一见她登时眼睛一亮,急急上前。

  “邓小娘子来得正好,你快劝劝侯爷吧。”代叔明显松了一口气,陪笑道,“今晚侯爷坚持……咳,至今还不肯歇下呢!”

  一一坚持什么?

  她澄澈的眼里漾着疑惑。

  事关重大,代叔自然不可能把今夜吴王欲发兵攻进皇宫,占领京城,将犹在外的皇帝硬生生逼成流亡帝王等机密大事告知邓箴,只能言语模糊地说了句“侯爷还在料理公事,不肯歇息”。

  她听得也不免有些焦心起来,对着代叔点了点头。

  代叔轻敲了敲门,扬声禀道:“侯爷,小娘子来了。”

  隔着雕花房门透出的影影绰绰光晕,隐约感觉到里头的默青衣顿了顿一一似乎,有一丝心虚一一“嗯。”

  这些时日近身相处以来,邓箴对默青衣的性情习惯不说摸透了大半,至少也了解三分,她心中一叹。

  他比拾儿还不听话呢!

  邓箴原是想将暖茶和饵食交给代叔就回房的,可见这情况又怎么迈得开脚步?

  侯府上下,哪个不怕他,又哪个劝得了他?

  而他?也不知为何,总是对她格外好性儿些,眼神柔和,笑容温暖邓箴的心蓦地卜通卜通跳得欢,深吸了好大一口气,这才勉强压抑下胸口这不该生起的非分念想侯爷……不过是心地极柔软极善良,怜她贫苦,这才额外待她和气温柔的。

  她不断重复告诫自己,极力克制内心悸动,眼神却不自禁地黯淡了下来。

  一一是,有细儿这样血淋淋的例子在前,她怎能相同的蠢昧不知事?

  隐隐鼓噪骚动的心霎时沉冷平静了,邓箴凝视着紧闭的这扇门,恭敬有礼地轻轻推门而入。

  女婢见她神态沉静恭谨,也垂下了头,战战兢兢地提着食盒跟在她身后,大气也不敢喘一口。

  亮晃晃的广明灯下,纵是初夏依然裹着厚绫大袍的默青衣玉容掠过了一丝愧色,对着邓箴浅浅一笑。

  【第八章】

  溱与洧,方涣涣兮。士与女,方秉简兮。
  女曰观乎? 士曰既且。且往观乎?洧之外,洵吁且乐。
  维士与女,伊其相谵,赠之以勺药。

  溱与洧,浏其清矣。士与女,殷其盈矣。
  女曰观乎? 士曰既且。且往观乎?洧之外,洵吁且乐。
  维士与女,伊其将谵,赠之以勺药。

  ——《诗经·郑风·溱洧》

  安定伯府中,夜里也极度不平静。

  “父亲,您为什么要命人把儿子锁在院子不准出?”李羿怒气冲冲地高喊。

  厚厚的一门之隔,安定伯面色阴沉地喝斥道:“你还没闹够吗?”

  “我闹?明明就是默青衣那个目中无人的短命鬼一一”

  “住口!他是镇远侯,是你表兄!”安定伯脸色变了,低吼道:“你不想要命了吗?”

  “什么狗屁表兄?他有拿我当他亲表弟看过吗?”李羿咬牙切齿,自那日浸了冰凉凉的湖水后便被侯府的人扔回家,病了一场至今仍没养好,想起默青衣和那群狗奴才给他的羞辱,就恨不能立时一剑杀了那个病鬼才好。“若不是有大姑姑在宫中扶持他,他能当上皇上和太子跟前的红人吗?若非当年……太子伴读就会是我,他夺走了本该属于我的东西一一”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