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蔡小雀 > 侯爷长命又百睡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五


  邓箴努力吞咽下泪意,吸吸鼻子,对着他挤出了一个笑来,将手中的瓷罐放在矮案上,打开了盖子,霎时甘醇清香的鸡汤味荡漾了开来。

  不说众武奴和文先生不自禁地深吸了一口气,面露陶醉,连太医都吞了口 口水。

  连最简单的清鸡汤都能焖熬出这般余韵无穷的勾人香气,也难怪镇远侯府众人对这庖丁娘子如此看重了。

  可掀开瓷盖的邓箴却一时僵住。糟,她太心急,抱着鸡汤就跑出来了,居然连根汤瓢都没带?

  她赶紧对默青衣比了个手势,急急就想回身赶去取食具来。

  “我便这么喝吧。”他看着她痩津津单薄的小身子,冲口而出。

  众人下巴险些惊掉了,邓箴也谔然地傻傻望着他一一默青衣清俊无血色的脸庞悄悄地红了,长长睫毛低垂,掩住了眸中的一丝腼腆羞涩,声音却有些不自在地道:“你们,都下去吧!”

  “侯爷,您身旁现下还离不得人……”

  “主子万万不可啊!”

  邓箴则是有些手足无措地看着他,又看向众人,也不知道自己现在是该乖乖站在旁边当摆设还是赶紧退下好?

  “嗯咳……”燕奴重重咳了一声,虎眸警告地扫向众人。

  老子好不容易替侯爷留下了这个可心人,可别被你们这群楞头青搞砸了。

  虽然就连文先生也不放心如今体弱气微的侯爷身边,只留下相同手无缚鸡之力的邓小娘子,但是见燕奴表情活似要杀人,侯爷的耳垂则是红通通得稀罕,立时便明白他的用意。

  “侯爷安心静养,我等告退了。”文先生抿唇一笑,拱手告退。

  众武奴鱼贯而出,就连太医也被一同拎出去了。

  人走得太快,寝堂一下子变空,气氛却突然变得有些莫名尴尬、暧昧,令人忐忑起来。

  邓箴其实也很想随之退下的,可她愣是不放心他,正犹豫间就听见默青衣低唤:“扶我起来。”

  她心怦评跳,默默上前搀扶起他,体贴地在他身后放妥大迎枕,不小心碰触到他痩削却精实的背脊,那温热感烫得她慌地忙缩回手。

  默青衣也有些不自在的凝滞,足足做了好几个调息才维持平静地开口: “我想喝汤了。”

  邓箴回过神来,忙巴巴儿地捧起那瓷罐送到他面前一一话说,真的不需要汤瓢吗?

  向来举手投足一派优雅若仙的侯爷,用大杯酒大块肉的姿态喝鸡汤……说实话,她还真想象不出那样的情景。

  他缓缓低头,邓箴刹那间心中灵光一闪,小手捧高了罐口,目不转睛地注视着他一口接一口……直待喝了第三口,他斜飞的清眉不着痕迹地一雙,神色己有一丝艰难,她胸口泛起心疼,忙收回了瓷罐。

  “很好喝。”他气息破碎而急促,看着她的眉眼依然温柔和煦,隐约有些许歉然。

  她直直地凝视着他,鼻头一酸,压抑了多时的热泪终于还是滚滚而落一一都到这个时候了,他还顾着关心她的感受,生怕委屈了她。

  像他这样心善温暖的好人,为何偏生蛊毒缠身命不长久?

  一一老天何其不公?

  邓箴突如其来的落泪令默青衣慌了手脚,面色发白,心乱如麻地忙替她拭泪,却是越慌越粗手笨脚,惯常的从容尔雅早不知抛到哪儿去了,袖子檫得她鼻头脸颊都红了,显得一塌胡涂。

  “莫哭,嗳,我……我不是喝不下,我就是,歇口气,我还想喝,没有嫌弃你的汤,你……别哭。”他说得结结巴巴。

  泪汪汪的邓箴傻乎乎地望着他好半天,突然噗哧地笑了出来。

  他茫然地眨眨眼,见她被泪水清洗过越发晶莹明媚纯净的眸子,盛着弯弯笑意,原是闷痛慌乱的心,刹那间竟奇异地释然喜悦了起来。

  “又哭又笑,小狗撒尿。”他总算恢复了一贯的清雅温和,替她擦完眼泪后便摸了摸她的头。

  她那张小脸悄悄红透了,在这时就万分庆幸自己是装哑,要不还真不知道该如何反应回话。

  恩公的手好大,好温柔……虽然还是清泠泠的透着微凉之意,可是却带给她前所未有的温暖宠溺感。

  真好,他没事,他还在。

  经过那日严重晕厥后,就算京城局势再暗潮汹涌、诡谲难辨,众武奴也不愿再让默青衣多耗上一分的心神了。

  随皇驾祭天的三大侯爷收到了暗线消息后,又惊又急又气地火速飞隼下令,命心腹进镇远侯府盯人。

  不过就是些跳梁小丑罢了,值得他们家阿默熬命周旋吗?

  套句关北侯雷敢的原话一一十个吴王和一百个世家也及不上老子兄弟的一根脚毛!

  镇远侯府众人自然没有雷侯爷的底气,不过他们劝自家侯爷的必杀技便是一一推邓箴出面。

  邓箴起初自然是害羞无措,可渐渐地,却发觉只要自己在他身旁伺候汤水,他眉眼间总是透着一丝舒展愉悦,甚至也能多喝下两口汤,她心底便也有了满满说不出的欢喜。

  她,喜欢看着他一天天精神起来,看着他清俊消痩苍白的脸上慢慢有了一抹血色。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