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蔡小雀 > 侯爷长命又百睡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三


  现在揭开,固然是给了安定伯府一记不啻天崩地裂的沉重打击,可至少还能保住府中大半人等的命。

  “李羿,你若再不满足于小打小闹,便是看在老祖宗的份上,本侯也不会再对你留手了。”他喃喃。

  帝王祭天,九方城门中的三方却蠢蠢欲动……

  他清艳的眉宇冷凝成冰,隐含戾气,忽地笑了。

  “正好,你们就替本侯这个短命鬼先行地府铺路吧!”

  【第七章】

  南有乔木,不可休思。汉有游女,不可求思。
  汉之广矣,不可泳思。江之永矣,不可方思。
  翘翘错薪,言刈其楚。之子于归,言秣其马。
  汉之广矣,不可泳思。江之永矣,不可方思……
  ——《诗经·周南·汉广》

  镇远侯府一如往常的幽静肃穆,护卫奴仆依然守卫的守卫、服侍的服侍,连花匠都照旧优闲地栽下迎接初夏的各式花卉。

  邓箴丝毫不知在镇远侯府外的京师,正暗暗拢聚流动着一股暴雨欲来的阴郁危险气息。

  她只知道侯爷近日留在议事堂的时候长了,自己送汤菜饵食去的机会也多了,每次见他依然只夹那么几筷子,汤也只能喝两口,便会歉然的挥手命她收了,再埋首投入堆满锦帛的案头。

  邓箴心知,他脾胃不好,若是再勉强吃些,清俊面上就会露出蹙眉的不适之色,可是她依然忍不住焦急心疼一-像他这样食少事多,本就病痛缠身的痩弱身躯又能撑多久?

  于是她努力变着法子换花样,就是希望能让他吃得舒心,不求多吃几口,只要还能引起他一星半点想吃的欲望,愿意开口尝,她紧绷着的心也就稍稍能松快些了。

  只是邓箴庖食的技艺再好,送上的滋补汤食再多,还是远远弥补不了他因案牍劳形而为身体造成的迅速亏损衰败。

  这一天,当她提着一食盒的红枣玉藕鸡汤走近议事堂紧闭的门口,对甫自里头出来的幕僚文先生欠身行礼,正欲推门而入的刹那,忽然听见里头传来了一个物体坠落的声响!

  她的心猛缩了一下,和愀然变色的文先生交换了一个惊慌担忧的眼神,当下想也不想地齐齐冲撞开了门一一当看见晕厥倒地,面色惨白透青的默青衣时,邓箴脑子轰然巨响,迅速冲至他身边,饶是心急如焚,颤抖的双手却轻柔小心地扶起他的上半身,却被那冰冷如……

  如……

  邓箴这一刻几乎魂飞魄散。

  不,不会的,恩公他不会死,他、他这样的大好人怎么可能……怎么、怎么可以就这样死去?

  她还没有报答完他的恩情,还没有看着他苍白的脸庞重现血色,恢复徤康一一“快来人!主子病了!”素来睿智儒雅的文先生声音也凄厉破碎了三分。“速传太医,快啊!”

  邓箴在极度的慌乱恐惧中,异常地镇定了下来,小心翼翼地让昏迷不醒的他躺在自己的大腿上,小手为他拭去满头豆大的冷汗,不断搓揉着他冷冰冰的手、脸颊……

  他不会死,绝对不会。

  只是怀里的痩削男人气息越来越弱,冰冷的身躯越来越僵硬,死命搓揉着他、试图用体温暖和着他的邓箴心痛如绞,死命咬着下唇,鲜血淋漓也丝毫未觉。

  不知何时涌出的热泪和唇上鲜血,一点一点地落在他惨白的脸上、唇上……

  仿佛过了痛苦煎熬的一生之久,实则只有短短的几息辰光,邓箴怀里陡然一空,默青衣已经被昆奴和仑奴抱起急回寝堂一一邓箴呆呆地看着怀里的空空如也,恍惚间,不知怎地竟觉心也空了。

  默青衣色淡如杏花的薄唇微沾上邓箴的血,双眸紧闭,气息若断。当太医和众人强捺焦灼地守在他榻前,用尽一切方法都无法令他醒来,只能眼睁睁感觉到他的气息逐渐消散之际……

  忽然间,昏迷不醒的他唇瓣轻颤了一下,指尖也微微动弹了。

  “侯爷醒了?”燕奴等人反悲为喜,激动地低唤。“太医!”

  太医跪在榻畔,在号过脉后,不禁心下一松,迅速用金针落在默青衣的神庭、印堂、气海三穴轻捻,须臾后,再小心轻巧地拔起。

  默青衣喉头一动,长长地吁出了一口气,睁开酸涩眼皮时,蓦然发现榻前怎么跪了一地人?

  冰冷的双手仿佛还残留着某种暖意和柔软,恍恍惚惚如梦中。

  “我……怎么了?”他沙哑地问。

  众人面面相觑,太医则是赶紧忙着开药方、命药童煎药去了,最后还是文先生谨慎地道:“您一时闭气过去了。”

  默青衣这才想起自己正欲批拟卷宗时,忽地胸口剧痛,眼前一黑,而后便不省人事了。

  “我身子现下如何?”他浮起一丝苦笑,极为平静地问。

  一个比一个剽悍凶狠的武奴不约而同直勾勾盯向太医,好似太医只要嘴里敢说“不好”二字,立时就会被斩杀榻刖。

  太医吞了口 口水,真真有苦难言,频频拭着冷汗道:“侯爷……您、您万不可再劳神过度了,那蛊毒原就不易压制,您精神血气一耗弱,蛊虫便伺机蠢动坐大,虽然这次明明己突破心脉,却不知怎地又被逼退了回去……实是蒙天之大幸啊!”

  太医虽然未说得太直白,众人却听明白了话中之意一一此次能清醒纯属侥幸,可若再有下次,主子恐怕……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