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蔡小雀 > 侯爷长命又百睡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二


  一一几有一丝落荒而逃的意味。

  他走得快,却留下邓箴在原地一头雾水,苦恼地对着地上那堆贵物发呆。

  兜了一大圈,难题还是没解决呀!

  * * *

  默青衣心跳得厉害,连进了议事堂仍然有些身躯发软、步伐凌乱,直待坐下来喝完一杯蔘茶后,方逐渐安神冷静下来。

  他摸着异常骚动的左胸膛处,喃喃:“是蛊毒蠢动的缘故吧?”

  对,心神失守,连连失态,当是这个原因无误。

  “禀侯爷,伯府二爷来了。”身形高大的燕奴缓步而入,躬身禀道:“您见吗?”

  “如何不见?”默青衣看着燕奴一副摩拳檫掌的凶狠样,不禁失笑了。“也许他今日是来赔罪的。”

  “请恕燕奴无礼,但是伯府二爷对您从未有过善意。”燕奴咬咬牙,还是只得听命让人放那欠揍的家伙进来。

  那姓李的混蛋小子,以为宫中有昭仪娘娘撑腰,便可横行无阻、不可一世,将侯爷的大度宽容当作胆小怕事,真是不知死字如何写得!

  “莫担心我,”他脸上的笑容消失了,轻声道:“我亦有底线。”

  “只要伯府老祖宗仍在,昭仪娘娘不倒,伯府依然会以为凭仗着当年一丁点人情,就能继续将侯爷搓揉于掌中,其中尤以这位r李二爷’为甚。”燕奴自知这话十分大逆不道,可拚着被主子责罚也想一吐为快。

  娘的!大不了被赏一百军棍,但只要能换得打断李羿一条狗腿,这笔买卖还是极划算的。

  “伯府……”默青衣目光低垂,隐住了其中精光与叹息,如玉大手轻按在昨晚收到的那一卷暗线消息上。

  只怕气数将尽。

  但愿姨母在后宫中能切记谨小慎微行事,莫因皇上的宠爱和镇远侯府的风光声势,便忘了当年的步步险境。

  昔日后宫恶斗,独孤贵妃对姨母下手,甚至祸及身怀六甲的母亲,致使亲母早亡,他则是蛊毒缠身,注定活不过二十五载。

  那样的憾恨,他不想再发生在家族的任何一个人身上。

  “表兄,我今日是来跟你要人的。”李羿一身权贵公子作派,昂首阔步骄气毕露无遗。

  燕奴觉得手好痒,真想一掌劈过去。

  “坐。”默青衣以宽袖掩住了那卷锦帛,淡然微笑。“表兄府上并没有伯府的人。”

  李羿也不怕他,无赖地斜坐着,嗤道:“表兄就莫同弟弟打迷糊眼了,燕奴是你手下第一人,他既然敢打了我府中管事,抢走我看上的人,难道不是出自表兄的示意吗?”

  燕奴心中痛骂了一句粗话,就要挺身发火,却被默青衣一记轻描淡写的眸光抑住了,只得听命躬身退于他身后。

  李羿见状,毫不客气地讽笑了起来。“狗就是狗,瞧,可听话的呢!”

  “来人,表少爷醉胡涂了,领他到清轩的芙渠塘泡泡水醒个神。”默青衣平静地吩咐了一声,“待醒酒了再过来回话。”

  “诺!”燕奴眼睛一亮,还不等他挥手,门外的护卫早就兴冲冲地领命而来,不由分说地“押”了李羿就要往外“请”去。

  “默青衣,你敢?”李羿愀然变色,暴跳如雷。

  “本侯有何‘不敢’?”他对着李羿温文尔雅地一笑,清眸深邃幽然,似笑非笑。

  以前不愿多加计较,一则顾念亲情,二则无谓;因人生无常,他又随时如风中残烛转瞬即灭,世事种种亦不觉有何好计较。

  只是不想计较,不代表不能计较。

  入他镇远侯府来侮辱他的人,他默青衣只是病,还没死。

  “你一一你今日要真敢动我一根寒毛,就等着老祖宗和大姑姑找你一一”李羿又惊又怒地大吼,声音却有一丝掩不住的颤抖。

  “好,我等着。”他温和地点了点头。

  李羿的惊恐怒吼声渐渐远去,到最后已是嘶哑难辨……

  燕奴嘴角大大上扬,傻笑的模样和威猛外貌丝毫不般配,好半天才回过神来,不禁一拍大腿一一“哈!”真真大快人心啊!

  “憋狠了?”默青衣修眉微挑。

  “每一天都是。”燕奴也不“欺主”,老实道:“安定伯府除却老祖宗外,奴下不想揍的还真没有。”

  “还是给本侯留面子了。”他的微笑里有一丝无奈。

  燕奴尴尬的抓了抓头,不过痛快是痛快了,可一想到李羿今日吃了这番大亏,回伯府后定是加油添醋的给主子放火招祸,面色又有些迟疑起来,虎眸隐有杀意外露。

  默青衣心中微叹,修长指尖沉吟的轻敲了敲那卷锦帛,最终还是取出递与了燕奴。

  “交由陈良。”他平静地道。

  陈良乃殿中侍御史,举凡王公贵族文武百官有不法行事者,不说有风闻奏事之权,却是只要能手持证据,便可直上九重弹劾不法,由皇帝金口交与五曹三司究查审断。

  燕奴大喜过望,接下那卷写满安定伯府肮脏事的锦帛,单膝跪下,朗声应道:“诺!”

  待燕奴离去后,默青衣独自坐在紫檀矮案畔,脸上淡然神情终于流露出了一抹怅然……却坚定。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