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蔡小雀 > 侯爷长命又百睡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一


  自那日侯爷竟肯吃下邓小娘子做的白茧糖后,整个镇远侯府顿时沸腾了,上上下下欣喜若狂、乐不可支,几乎把她当菩萨供起来,巴不得她能永远留在侯府里,好让侯爷能多吃点、多补点,说不定这么补着补着就能长命百岁了不是?

  邓家阿箴,就是镇远侯府的大恩人哪!

  对此,邓箴受宠若惊极了,每每看到大家对她奉为上宾的模样,她都心虚得不得了。

  不过就是……就是她做的吃食有幸能合了侯爷的胃口而己,况且她才是要进府来报恩的,怎么反倒角色颠倒了?

  代叔还不由分说地将她的住处安排在侯府内院中至为清幽美丽的一座独立跨院中,拨了两个女婢专门伺候她。

  两个奴婢伺候一个庖丁……

  邓箴甚是苦恼,总觉坐立难安,直到看见女婢捧进来,此刻摆在她面前红檀木矮案上三匹茜草色、秋香色和缥色锦缎,一匣子盛着简单却内敛的玉钗、玉坠,并言明是侯爷所赠时一一就再也憋不住了!

  她一把抱起那堆华贵物事冲到了主院求见,却在见到发束玉冠、身穿紫金侯服,清俊中透着沉沉威严尊贵气势的默青衣的刹那,傻了。

  邓箴从来没有一刻如此时,这般强烈意识到他确实是个高高在上的公侯,而……自己只是个卑微到尘埃里的庶民贫女。

  心仿佛被谁重重拧了一把,她迅速低下头,掩住了眼底的怅惘。

  “寻我有事?”默青衣声音却温和如故。

  她深深吸了一口气,将怀中揽着的锦缎和那匣子首饰恭敬地放在地上,这才抬起头来,并后退了一步。

  默青衣一怔,凝视着她。“不喜欢?”

  她比了比那些贵物,再比了比自己,摇了摇头。

  “这些东西只是谢礼,没有旁的意思。”默青衣还是看明白了她的意思,沉默半晌,这才轻声道:“你如愿意,大可安心收下。”

  她还是摇了摇头,小脸透着一丝固执。

  “你……”他看着她一身洗得褪了色的青布衣裙,袖摆虽然绣上秀气的暗色小碎花遮掩,却隐隐可见其中的破旧。

  清贫得令人心疼,却也执拗得教人头痛。

  她再后退了一步,还是坚定地摇头。

  “你,近前来。”看着她就要退到门外,仿佛在彼此之间拉开了一道清晰可见的疏离,默青衣心一动,急急冲口而出。

  邓箴娇小身形倏然一僵,澄澈的眸子疑惑地望着他。

  “你写给我看。”他叹了一口气,温言道,“我想知道为什么你坚辞我的谢礼。”

  她小小气结,他方才明明就明白她的意思了。

  “本侯送出的礼是不会再收回的。”他清眉微挑的直视着她,“除非你给我足够的理由。”

  他、他这不是故意胡搅蛮缠吗?

  邓箴有些招架不来,手足无措地傻望着他。

  见她愣在原地,畏怯为难的模样,他心下一软,长腿主动迈向她。

  默青衣在她和那堆贵物之前停了下来,温和却灼灼然的黑眸盯得她没来由地心虚、羞惭起来,好像……被他看穿了心底深处最隐晦的念头。

  “为什么不愿收?”他轻声问道。

  她强自镇定的小脸渐渐地红了,心慌意乱地张口欲解释,在最后一霎总算及时想起自己瘠哑难听的嗓音和“哑子”的身分,复又闭上嘴,熟练地在掌心画写下这礼太重,阿箴受不得。

  “原来,本侯的命竟连这几匹锦缎、些许玉饰都不值?”他叹了口气道。

  邓箴心一跳,慌得连忙摆手摇头,却苦于口不能言,小手在掌心上飞快写下回话,却只换来他神态状若寂寥忧郁地别过头去,怎么都不肯看……

  她的性情本就有些老实头,再加上默青衣于她心目中犹如谪仙天神般的存在,此刻他的落寞郁郁,不啻像是一记生生抽在她心上的鞭子,心疼得她又慌又乱,只觉得自己真是千不该万不该,居然狼心狗肺地这般惹他伤心了?

  他修长清痩如青竹的身躯恍若不胜寒苦,侧过身去,隐隐有瑟瑟之意……

  邓箴都快哭了,想也不想地抓住他一只大手,在那美若皓玉微布剑茧的掌心上,认真地一个字一个字写下一一侯爷,您很好的,是天下第一大好人,在阿箴心中,远胜一切奇珍异宝。

  默青衣先是感觉掌心痒痒的,像是被什么撩拨了……脑子还恍惚着,胸口己是奇异地暖暖发胀了起来。

  可惜邓箴满心担忧紧张,要不一抬头,就能清楚见到他緋红了的双耳,和清俊苍白脸庞上的一抹霞色。

  默青衣心口激荡得厉害,原就深藏于胸膛内的某一处更是剧烈悸跳着,仿佛就要破胸而出……

  他的手好似烫着了般闪电缩回,后退了一步,烧红的双耳更是羞艳欲滴,“我、本侯还有公务,就,不便耽搁了。”

  邓箴迷惑而茫然地望着他,小手还维持同一个手势不及收回。

  “那谢礼,你若真不想要便扔了吧。”他玉脸垂得低低的,匆促说了一句,便急急大步离去。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