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蔡小雀 > 侯爷长命又百睡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八


  “往后我们再也不敢了,求大人饶了我们吧!”

  “都是里正、村长还有那个劳什子的贵人哄骗我们来的,大人明察啊!”

  情势急转直下,原本气势汹汹的众人下一刻像夹尾狗般哆嗦着连滚带爬逃出了邓家,最后只剩下自知大难临头的伯府管事和邓家姊弟,以及愉悦狞笑的燕奴。

  “说吧,”燕奴一脸嫌恶,脚下狼靴顶起了跪地垂首颤抖不己的伯府管事下巴,“李羿又让你干什么好事了?”

  “老奴……老奴……”伯府管事汗出如浆,瑟瑟说不出口。

  燕奴冷笑一声,“便是你不说,爷也知道李羿又想盯着侯爷看上的人作祟,不过你大可以滚回去告诉他一一,侯爷念他是不懂事的表弟,我可和他没有半点亲缘干系,若是他再敢惹侯爷不舒心,伯府就等着挂白幡吧!”

  “是……是……”伯府管事已经决要吓瘫了。

  “滚!”

  片刻后,心里也不知是甜是苦是涩的邓箴低声叹了口气,拉着满面惊疑震惊的乱细和满眼崇拜的弟弟们,深深感激地对着燕奴跪了下来。

  “多谢燕大人出手相救。”

  燕奴哪里敢受主子另眼相看的小娘子的礼,二话不说忙闪身到一旁,清了清喉咙道:“不过随手教训了个狗奴才罢了,不必放在心上;我今日来实则另有要事,是想请小娘子到京城镇远侯府走一趟。”

  “这……”她迟疑。

  “侯爷旧疾发作,已一天一夜半点米水不进,”燕奴眼神一黯。“太医说那猛药不可空腹饮下,否则脾胃受创甚剧,将咯血不止。”

  邓箴脸色一白,一想到那清皎似月的温润男子竟受此病痛折磨,只觉心都拧成了一团。

  “我立时跟燕大人进京!”尽管家中诸事糟乱未理,邓箴还是毅然决然地应下,回头对邓细沉声吩咐道:“妹妹,你在家中好好照顾甘儿和拾儿,至于陈家的事,咱们有的是时候同他们细算这笔帐,你别担心。”

  “姊姊,我……我也跟你去。”邓细冲口而出,顶着燕奴讥讽的眼神,硬着头皮道:“今日若非藉侯爷威势,妹妹只怕也逃不了这一劫,我、我真的也想尽些绵薄心力,就是为奴为婢、服侍侯爷于病榻前也是应该的。”

  逃过大劫后的邓细心思又活了,方才一度的内疚悔愧终究敌不过天性里的自私贪求,只要见着有一丝往上攀的可能,就绝不愿错过。

  “嗤!”燕奴笑着,眼神冷了,戏诸地问邓箴:“邓小娘子,令妹跟你确定是同一个爹娘生的?”

  “你一一”邓细气红了脸。

  邓箴眸光灼灼地注视着妹妹,眼底失望之色越发浓重。“细儿,我原以为你吃一亏长一堑了。”

  “姊姊你……你在说什么?”邓细心虚地一跺脚,气恼道:“难道就只准你自己攀高枝儿,却不许我报答恩人?

  你明知道如果我们……我们有人撑腰,哪里还有方才被那群混蛋下等人欺上头来的窘境?”

  邓箴闭上了眼,胸口一阵冰凉痛楚。

  这个妹妹……终是屡教不改。

  燕奴同情地看着邓箴,摩挲着下巴一一难怪自家主子会对这邓小娘子一见生念,原来两人都有相同坑人不倦的亲眷。

  “细想想,你这妹子到陈家做妾也不错。”燕奴闲闲地道。

  那话语中的森冷和警告之意,霎时令邓细打了个大大的寒颤,当下不敢再胡搅蛮缠。

  邓箴到灶下取了两瓦罐自制的面酱和乌梅脯,用一方老旧却干净的布巾裹了起来,想了想,也不知自己一去会耽搁几日方回,便取了两百文钱给邓细,另外还偷偷数了二十文给邓甘。

  她怕成日不着家的细儿在自己出门后,又鬼迷心窍去寻了那陈大郎君,也不知会不会记得弄饭食给甘儿和拾儿吃。

  思来想去,面上自有踌躇担忧之色……

  燕奴冷眼旁观,揉了揉眉心,最后还是决定把邓家人统统带走。

  “侯府宅院甚多,然闲杂人等不得进入,你弟妹便安置城东别院,待你办完事之后再随你返家。”

  “这不妥……”邓箴呆了下。

  燕奴打了一记响哨,马车迅速驱近门前,哪里还由得邓箴婉拒?

  * * *

  在疾驰却平稳舒适的马车上,邓箴左右揽着兴奋过后沉沉睡去的弟弟们,眼神复杂地盯着一脸欢喜地趴看窗外的邓细。

  今天这一切来得太急太快,乱哄哄得令人来不及思忖细究,可眼前和陈家这粧因亲成祸的糟心事看似过了,其实依然埋下了不小的隐患。

  只是她现在对这个妹妹,也不知该从何训斥起。

  邓箴蹙了蹙眉,深觉头痛。

  “姊姊,你怎么会认识镇远侯府的贵人?”邓细难掩好奇和艳羡忌妒地问,“侯爷,真的那么看重你?”

  “侯爷是尊贵之人,高不可攀。”她声音清冷,隐含怒意。“细儿,别忘了我们是什么身分,难道陈家的事还没给你足够警醒吗?”

  “对,都是我错,是我认人不清,”邓细也火了,咬牙切齿道,“是我带累你,让你丢脸,可我已经受到报应,被全村人羞辱得彻彻底底,难道还不够吗?”

  “你执迷不悟,无可救药。”邓箴只觉心冷得无以复加,别过视线,连看都不愿再看一眼。

  邓细一窒。自己心里何尝不知道闯下了大祸?又何尝不知今日若非长姊,自己早已性命不保……可是、可是那种活生生在众人前被剥去衣衫,羞愧若死的感觉,这个向来“贤淑清高”的长姊又怎么会懂?

  而且陈大郎君对她的始乱终弃,陈家的种种糟蹋羞辱,她是势必要报复回来的一一如果能够攀上镇远侯府,能拥有了权势,到时候就该陈家和全荞村的人跪在她面前哀泣求饶了!

  想起那位燕大人今日的风光,邓细顿时热血沸腾,骨子里本就不安分的野心更是蠢蠢欲动。

  如果她能被镇远侯爷看中……如果她能做上一国之侯的贵妾……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