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蔡小雀 > 侯爷长命又百睡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六


  紧闭的木门被撞开来了,邓细回过神,丽色灼灼的脸蛋霎时灰败如土,不假思索地朝邓箴身旁躲去,随即一僵。

  邓箴却是一如既往地挡在妹妹身前,神色苍白却清冷地直盯着打头冲进来的一干村民。

  “乡亲今日喊打喊杀的,是成心要上门强欺我们孤女幼弟吗?”

  “胡言乱语!”为首的里正表情凝滞了一下,旋即抚着胡须斥道:“你身为长姊却教养出了个行止淫乱的妹妹,不思跪地磕头向乡亲谢罪,居然还先作贼喊捉贼了?”

  “我说阿箴哪,婶子平时最是疼你,可今儿也不得不说上你几句了。”罗婶子自人群中挤出来,一脸痛心疾首。

  “你妹妹犯了这天大错事,你做姊姊的难道平时都不管不顾吗?婶子知道你养家活口不易,可咱们做人宁可饿死也不能失节,这丑事要宣扬出去,被戳脊梁骨的可不只是你一家四口,还是咱们荞村全村上下老少呀!”

  “婶子你误一一”邓箴眸光一黯,胸口闷痛。

  “别猫哭耗子假慈悲了!”邓细冲口而出,美眸怒火闪闪,仿佛想烧尽眼前这些自以为是的恶心村民。“我邓细一人做事一人当,别攀扯到不相干的人身上去,她一一她是我姊姊又如何?我爹娘既不在了,她也拘不得我!”

  邓箴心一紧,想也不想地低喝了一声。

  “细儿住口!”

  “我为什么要住口?这些人平常也不见得待我们多好,一有个风吹草动就当自己是什么了不得的人物,指手画脚“你这不要脸的贱妇就该打折手脚沉潭,还敢在这儿诋毁叫嚣众乡亲?”老村长瞥见伯府管事示意的目光,迫不及待的怒喝,“来人,既然身为苦主的陈家已经将邓氏细儿告上了,咱们还跟她啰嗦什么?还不快快将人押到祠堂!”

  “对!押她到祠堂!”

  “沉潭!这等贱妇一定要沉潭!”

  邓细不敢置信地瞪着如狼似虎的村民们,脑子轰轰然。

  “不,陈郎怎么可能这样对我?明明是他心悦我,他说他要娶我的,我不是……我没有淫乱,我们订了鸳盟的!”邓细神情恍惚,下一瞬尖叫了起来。

  “就是陈大郎君具状作证,你先是勾引他在前,又骗婚在后,你们邓氏姊妹一心讹诈他,状纸上字字清楚,你还想抵赖吗?”里正也开口了。

  勾引,骗婚,讹诈?

  邓细呆若木鸡,面色如灰,心中对陈大郎君最后一丝希冀与爱恋,霎时崩溃破裂成千千万万残片。

  大姊姊……原来你说的都是真的,原来……我邓细,自诩美貌,可在他们眼中也不过只是能任意亵玩践踏遗弃的玩物。

  “来人,把人押走!”

  就在此时,邓箴不知从何处拿出了一柄亮晃晃的锋利菜刃,一手护住陷入傻愣状态的妹妹,一手对着逼近的村人狠狠地威胁挥舞。

  “今天谁敢动我妹妹一根寒毛,我就先要了他的命!”她粗嗄难听的嗓音在这一刻更是森冷如地狱恶鬼。

  众人不约而同一阵寒颤,立刻停下脚步。

  虽然人多势众,若是大家伙儿一同扑将上去,拚着受伤几下子也能夺下邓箴手中的菜刃,可是今儿大多都是来看热闹的,趁火打劫还罢了,哪个又想当那个惨遭菜刃重创的出头鸟?

  于是一时间,双方反而对峙住了。

  邓箴冷冷地看着众人,面色苍白,握着刀柄的手却极稳,“我邓氏自长居荞村以来,从未做过任何一粧伤天害理、有损乡亲利益之事,对于众乡亲也素来敬爱有加,不曾为难过谁,可今日乡亲们却打上我门来,要我妹妹的命……这盛汉王朝也还是有王法的,还由不得你们要打就打说杀就杀!”

  里正和藏身于人群中的伯府管事心一咯噔,万万没想到这弱不禁风的贫女有这等见识和傲气,这事要是不能快斩快决,恐怕迟则生变。

  邓细呆呆地望着姊姊护在自己身前的痩弱身躯,心乱如万马杂沓,眼眶却逐渐湿润发烫了起来。

  难道,真是她做错了吗?

  “咳!”伯府管事再忍不住,理理衣袍就昂然地走出人群。“各位,各位,请听在下一言如何?”

  众人一愣,疑惑地看着这一身富贵打扮的中年男人,里正和村长忙不迭地哈腰行礼,向大家介绍起“乡亲们,这位乃是京城伯府的管事大爷,可是大大的贵人哪!”道貌岸然的里正脸上堆满了谄媚的笑容,“管事大爷今儿本是来看看咱们荞村的风水,想在这儿买个庄子的……咳,正好,您是京城的大贵人,见多识广,定能替我们主持公道,做个见证。”

  邓箴警觉的眸光自里正那太过热切的笑脸缓缓扫到了那位“贵人”身上,心下一凛,握着刀柄的手紧了紧。

  ……不对劲。

  “老夫是外人,论理是不该多嘴管这桩闲事儿的。”伯府管事微微一笑,“不过上天有好生之德,依老夫看来,这位邓家小娘子虽说失德于陈家大郎君,论村规该沉潭以警世人,可若当真这么沉潭了,倒也有伤阴鸷,不如众位给老夫一个面子,就由老夫做了这个媒人,让陈家纳小娘子为妾,化戾气为祥和,也未尝不是件好事?”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