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蔡小雀 > 侯爷长命又百睡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四


  无论如何,燕奴就是坑蒙拐骗抢,使尽各种下流手段也要把这邓小娘子送到主子面前,只要能博得主子片刻欢愉,就值了!

  十两白银?

  她心激动震颤地评评跳了起来,脑中窜过十两银能够给弟妹们吃多少好吃的,还有添置暖些、好些的衣衫,弟弟们还能去学堂读书……

  她觉得自己就像在做梦一样。

  燕奴见她晕晕呆呆的模样,胸口一堵,不禁有些心中矛盾一一难道他当真要帮主子找个这么眼皮子轻的女人吗?

  “不、不用十两银,太多了,小女受之有愧。”邓箴勉强收束心神,极力恢复镇定,“若是恩公他真的吃得好,也是小女的福气。”

  燕奴审视着她片刻,眸底幽光莫测高深。

  但愿,这邓氏女不致叫人失望。

  “还有一事,”她迟疑了一下,秀目歉然而忐忑。“可否请您暂且莫告诉恩公他,我、我能说话?”

  燕奴眯起了眼。

  “我这嗓子……”她神情黯然,“自己听来都刮耳难听之至。”

  燕奴高高挑起了一边浓眉,面露思索。“好,我可以答应你。”

  说不定主子当初便是对她因怜生喜,不听她这一口破锣嗓子,反倒还好些。

  “多谢您。”她闻言心一松快,嫣然一笑,满眼感激。“啊,对了,我昨儿磨了些黄豆汁子,加盐卤凝出了几方黎祁(豆腐),虽然不是什么贵物,可吃着是极好的,您能帮我拿一些给恩公吗? ”

  “嗯。”燕奴眉间掠过一丝满意。

  见邓箴脚步轻快欢悦地奔进屋里,不一会儿就用荷叶和草绳折拎了方物事而来,燕奴眉头又悄悄拧上了。

  这邓家,未免也太穷了,竟连个食盒也无?

  不过燕奴还是按捺嫌恶,小心翼翼地接过那方黎祁。

  “记着,恩公若是这么吃着嫌味儿淡,便请府上庖丁磨少许姜,滴点子桔汁,沾着品尝分外鲜香滑口的。”她热切地道。

  燕奴瞥了她一眼,点点头,脚尖一动,高大身影倏然消失在她眼前。

  邓箴顿时傻眼了。

  一一当天夜里,镇远侯府精致的六热六凉菜中,果然是这道雪白中透着淡淡橘色清香的姜桔黎祁,让默青衣多动了两筷子。

  “这道很好,”夕食前才饮下一大碗苦药汁的默青衣,眉头终于舒展开来,清眸隐约有丝愉悦。“赏三匹绫布与庖丁。”

  “诺。”一旁服侍的代叔接收到不远处护卫的燕奴抛来的示意眼神,硬着头皮道:“侯爷,不过这道黎祁是邓小娘子献上的,是不是——该赏?”

  “邓小娘子?”

  “上回制腌菜的那位邓小娘子。”

  默青衣脑中跃现了那个荆钗布裙、人淡如菊的清秀女子,心下悸动,耳际竟不自觉地悄悄红了。

  “知道了,”他低道,“那,便赏吧。”

  等等,那邓小娘子不是远在荞村,如何进献黎祁入府?

  ——燕奴。

  默青衣仿佛被窥见了不可说的隐密心思,清俊脸庞涌现了难得一见的羞窘恼色,冷冷地狠瞪了守在亭外的燕奴一眼。

  燕奴高大身躯一僵,随即佯装抬头四处巡视张望……嗯,今晚没刺客呢!

  * * *

  安定伯府一锦绣灿烂跨院中,身着锦袍风流蕴藉的李羿喝着酒,正听着手下躬身对自己禀报的盯梢内容,嘴角不禁上扬了起来。

  “有意思。”李羿掷下酒盏,眼眸灿灿发亮,“我那病秧子好表兄素来一副宛若仙人不近女色的姿态,原来骨子里也是个贪花的,不过眼神忒差,还真看上了那个卑贱的贫女。你们去,把那贫女给本少爷带进府来!”

  手下一凛,面有惧色地道:“回二爷,那日跟去盯梢侯爷行踪的五十人,仅逃了一人回来,侯爷麾下的燕奴大人说了,若是再有下回,就算是安定伯府的人,也当……当人头奉还……”

  默侯爷若非看在府内老祖宗的情面上,又怎么可能处处忍让至此?

  天下皆知,镇远侯默青衣清俊映丽、毒病缠身,看似风中残烛,却心思缜密、手段狠辣,早年受命镇压叛乱藩王,不过短短十日,布兵阵,掘山道、引猛兽,大败十万敌军,押着五万战俘浩浩荡荡凯旋而归。

  那一战,白衣翩翩的默侯爷宛如玉面杀神,俊美脸庞微笑着,于圣驾亲迎至城门的那一刻,翻身下马,亲自将藩王的头颅顶冠献与笑得合不拢嘴的皇帝,朗声禀道一一“臣青衣,幸不辱命。”

  那一幕,至今犹深深为人崇拜赞咏。

  偏生李羿丝毫不看在眼里,皆因他自幼看惯了默青衣对伯府上下的温和有礼,隐忍容让,这个在外头人人敬畏的镇远侯,也不过是他们安定伯府一门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亲戚罢了。

  况且……默青衣欠了他们李家的,这辈子就该被李家人生生踩在脚下!

  “我是伯府的二爷,他的二表弟,就是和他看上同一个贫女,想纳进府里来做妾,难道他还能跟我相争不成?”

  李羿嗤之以鼻,恶意地笑了。 “他可是堂堂的镇远侯,超一品侯爷,要什么女人没有?”

  “还请二爷三思!”手下身子弓得更低了,冷汗如雨下。

  “不中用的东西!”李弈勃然大怒,广袖一扫,立时砸了手下满身酒水淋璃。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