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蔡小雀 > 侯爷长命又百睡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二


  刘媒婆浑身寒毛直竖,不敢置信地望着向来温婉驯柔,此刻却不啻玉面煞神阎罗的邓箴。

  “我只给陈家三日,还请三日后,陈家能给我邓家一个满意答复!”话毕,邓箴起身牵着看傻眼的大弟邓甘,腰肢挺直步履坚定地走回内室,“礼请收回,你,我不送了!”

  门帘哗啦啦地垂落,掩住了外厅刘媒婆的暴跳如雷、撒泼谩骂。

  邓箴紧紧握着弟弟的手冰凉而颤抖,心中却没有半点出了一口恶气的得意痛快。

  她只能赌,赌陈家不敢把事儿豁大,赌犹有功名之想的陈大郎君,怕被冠上个始乱终弃的罪名。

  可如果陈家回过神来后,硬是要同他们拚个鱼死网破,那么己将身子交与了陈大郎君的细儿,恐怕难逃沉潭的下场。

  邓箴面色惨白,只觉呼吸困难……

  “大姊姊,痛。”邓甘怯怯地挣扎着。

  她这才惊觉自己还紧紧攥着大弟的手,心疼地松开,吹揉了起来。“对不住,都是大姊姊不好……甘儿还疼吗?”

  “不疼了。”邓甘睁着滚圆稚气的大眼睛,先是想点头,随即好脾性地摇了摇头,“大姊姊……你也痛吗?脸都白白,出汗了!”

  “姊姊无事。”她眼眶一热,柔声道.? “好甘儿乖,姊姊得去找小姊姊,你能在家帮姊姊带好拾儿吗?”

  “能!”邓甘把小小的胸膛拍得砰砰响,神情热切又慷慨激昂。“甘儿是哥哥,能带好弟弟,甘儿很厉害!”

  “谢谢甘儿。”她再抑不住地将大弟小小身子揽入怀中,热泪几乎决堤。

  若不是还有这般体贴暖心的弟弟们支撑着她,邓箴真不知道自己这些年来要如何熬过这些凄风苦雨?

  她好恨,自己却是无能得只能让弟妹们跟着她吃糠咽菜。

  也难怪细儿想做人上人,想得病急乱投医,竟就此走了歧路都是我的错。

  * * *

  在邓细知道陈家居然叫私媒送来纳妾文书后,气得摔碎了家中仅存的几只碟碗,怒气冲冲地就要去找陈大郎君间个清楚。

  “不用去了,事已至此,你就是去问了又如何?”

  “我怎么不能问了?他说他只喜欢我一个的,我不信他会让家里人送纳妾文书来,这肯定是弄错了,再不就是有人在搞鬼,故意破坏我的姻缘!”邓细娇艳如花朵的脸气得扭曲,大喊大叫,试图掩盖内心深深的惶恐与无措。

  “细儿!”邓箴凝视着她,眼底尽是心疼与失望,更忿这妹妹的不争气。“你现在还不明白吗?陈家,并不由陈大郎君做主。”

  更何况,看似温文儒雅实则懦弱多情的陈大郎君,其实从来就不是妹妹的良人。

  只是不管邓箴苦口婆心劝上再多次,这个妹妹就是听不进耳。

  “他说他不会辜负我的……”邓细身子一晃,美艳的脸庞血色褪得干干净净,不断喃喃。“他敢辜负我?难道不怕我日后再不理他吗?不对,他不敢的,他是那么喜欢我,最怕我生气……而且我都把自己给他了,他怎么可能……

  不,大姊姊,你是在骗我对不对?是你赶跑媒人的对不对?你就是不想我嫁,你要我跟你一起死守在这破屋里熬苦日子,你一一”

  清脆的一记掌掴声响起!

  邓细瞪大了眼,不敢置信地盯着她,目光如凶兽。“你……你打我?”

  “我早就该打你了!”邓箴噙着泪,掌心的热辣生疼却怎么也敌不过心口万箭钻刺的剧痛,颤声地道:“邓细,你怎么会变成如今这番模样?”

  向来温婉柔顺大度的长姊居然打了她一巴掌……这个巨大打击令邓细脑际嗡嗡然,呆滞在当场,连红肿起来的面颊痛楚都顾不得了。

  “你凭什么打我?”邓细痛哭了起来,恶狠狠的瞪视着她,“你又不是爹娘,你一一”

  “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她嗓音里满是颤抖的沉痛。“未曾成婚便失了贞洁,若是陈家不认帐,你又能如何?若是他们举报你……淫乱失德,知不知道你只有死路一条?”

  邓细如遭雷击,脸上的怒愤刹那间全被恐惧取代。

  邓箴捂着突突作疼的额际,苦涩低道:“不,你从来没有想过这些,你一径任性自私,只顾自己痛快……”

  邓细面无血色,喃喃道:“我想过好日子又有什么错了?若不是爹娘做错事连累了我,我现在还是南阳邓氏长房贵女,多的是名门世家子弟求娶……我至于委身陈大郎君那种货色吗?”

  邓箴满眼失望地凝视着这个早已迷失了心窍的妹妹,只觉浑身说不出地发冷。

  四周一片窒息的静寂,良久……

  “事到如今,你心里也该有个章程了。”她悲哀地看着邓细,缓缓开口。“姊姊教不好你也护不住你,若你心中怨我,我也无话可说,可是命是你自己的,路往后想怎么走,你自己说了算。”

  邓细闻言猛然抬头,满脸错愕,不知怎地喉头发干,心下阵阵发慌。“你……你不管我了?”

  “我管不了。”泪水在眼眶中打滚,邓箴唇角噙着一丝苦笑。“早就管不了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