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蔡小雀 > 侯爷长命又百睡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三章】

  羔裘豹桂,自我人居居。 岂无他人?维子之故。
  羔袭豹褎,自我人究究。 岂无他人?维子之好。
  ——《诗经·唐风·羊裘》

  幸而那日那碗哑药只是暂时性的,经过一两日之后,邓箴的嗓子终于渐渐恢复了,可终究留下了些许暗伤,原来温柔清脆的嗓音变得疮哑粗嗄,只要说多了话便觉喉头疼得厉害。

  虽然遇险遭劫,可终能得遇贵人,捡回了一条小命,她己是深深感激上苍庇佑垂怜,丝毫不敢有半点怨怼。

  况且还有那枚金豆子……一想到足可兑上十两银,也就是整整一万贯五铢钱,够他们姊弟四人两年不愁饥馁了。

  只是最近细儿神色间的焦躁总教她观之心惊胆战,暗暗忧心不己。

  不能再放任下去了,她一定得做点什么好断了细儿的心思!

  邓箴放下手上缝补的衣衫,深吸了口气下定决心,起身走出房门,见大弟和小弟正围着一笼新买的小鸡崽,喜得挠腮抓耳格格笑,目光不禁柔和了起来。

  “甘儿,你帮大姊姊看着拾儿。”她蹲下来摸了摸两个小娃娃的头,微笑吩咐道,“在家乖乖儿的,大姊姊有事出一会子门,很快便回来,你们切莫乱跑,知道不?”

  “甘儿知道,甘儿会乖,弟弟也会乖。”邓甘抬头对大姊姊咧笑,露出漏了门牙的小嘴,憨傻可爱得教人心疼。

  “拾儿乖!最乖!”邓拾一把蹦了起来,小手激动地猛拍着自己的小胸膛,睁大了圆滚滚黑溜溜的眼儿,若是能擦擦嘴边兴奋地淌出来的口水,就更像个小男子汉了。

  “嗯,拾儿和甘儿都乖,最最乖。”邓箴笑眼弯弯地抱了这个又抱那个,这才留恋不舍地出了门。

  一出家门,发现原来该在前院菜园子里帮忙浇水的邓细又不见踪影,她脸上笑容霎时消失无踪,素净小脸沉了下来。

  邓箴又是着恼又是焦心,面色绷得紧紧,脚下步伐添了七分的急促。

  温暖的春风吹在她急得一头汗的额上、身上,却莫名激起了抹寒意凛凛的机灵。

  只要穿过了这片树林子就能连接到荞村内的大路上,她脚步飞快,顾不得频频被横生的枝叶扫面,一心只想着赶到陈家,把话说清楚。可就在她即将出树林的前一刻,远处隐约传来了一声娇笑,熟悉得令邓箴心头一跳,胃重重地往下沉一一细儿?

  她僵立原地,下意识屏住了呼息,冰冷的手脚慢慢地移动,挨蹭向声音来源处。

  密密麻麻的树干枝叶之后,有一对紧紧交缠依偎的男女身影。

  邓箴不敢置信地看着那个衣衫不整、香肩微露的稚嫩美少女,眼前金星乱冒,阵阵发黑。

  “……细儿眼中也只有阿郎一人,阿郎,你万万不能负了我,否则便教你应了你方才许下的誓言,人神共厌不得好一一唔唔……”女声娇喘着像是被什么堵住了嘴儿。

  邓箴搭着树干的指尖几乎要深陷而入,抠得斑斑渗血。

  邓细,你一一竟胡涂至此?!

  “细儿好狠的心,明知我心中只有你,偏还说这样的话气我,唉,若不是你长姊每每阻拦,我又何尝不想早些将你娶回家,日日怜爱缠绵。”男声沙哑傭濑,语气中说不出的满足餍足。

  “哼,长姊自己想当暮气沉沉的活死人,还不许旁人舒心痛快,她断我姻缘,口 口声声是为了我好,其实还不是羡慕我能和阿郎鸳鸯比翼,这般快活?”女声冷嗤了一声,声音满满都是嘲讽。“我阿父和阿娘都已经不在了,没人能为她做主,她就由妒生恨,巴不得让我也同她一样,孤苦终老呢!”

  原来在细儿的心里,自己竟是个阻她姻缘的大恶人……

  而她一向自以为的保护,换来的却是妹妹满满的怨恨。

  无媒私通,世所不容,细儿恨她也好,怨她也罢,她又如何眼睁睁看着妹妹往死路上奔?

  邓箴深深吸气,只觉胸口刀剐似的阵阵剧痛,眼眶却灼热干涸,连一滴泪也流不出了。

  她沉默地回到林间小径上,等待着。

  窸窣穿衣的声音,男子调笑和女子娇羞的呢哝声音,和着林间不知名鸟儿清脆的啼叫中,她犹恍恍惚惚的在想……长姊如母,她却失责至斯,不知从何时让妹妹误入歧途,越走越远还不自知?

  他日九泉之下,她这个做姊姊的还有何脸面见双亲?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邓细和陈家大郎君惊慌中见羞恼的低呼响起,邓箴回过神来,清澈眸底掠过一丝森冷和悲凉,语气却十分平淡。

  “你们二人又怎会在此?孤男寡女,甚是不妥。”她看见对面两人明显松了口气,心中也不知是苦是涩是愤,哑声道:“陈大郎君乃世家子弟,当是知礼守礼之辈,而家妹年幼天真,不晓世情险恶,为免日后人言可畏,还是请大郎君自重……家妹,我也会好好管教的。”

  因受了滋润,越发美得娇艳妖娆的邓细那张小脸霎时涨红了。

  “邓箴!你有完没完,凭什么?”

  她目光一寒。“就凭我是你的长姊,邓家如今还是由我做主。”

  “你!”邓细一室。

  陈大郎君总算还有一丝廉耻和世家子弟的骄傲,红着俊脸拱手行礼。“邓大姊儿,我、我对细儿是真心的,请你成全。”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